老梅謠023陳府.jpg  

 

懸在半空中的三娘一臉怒容,杏眼圓睜地瞪著陳山河:「臭道士!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師父,你剛才確實講得太過份了。」葉德卿小聲地說。

「對不起、對不起,」陳山河嘻皮笑臉地說,「怎麼能說是熱臉貼冷屁股呢?祢臉早就涼到長草了吧?」

「找死!」三娘十指一繃,烏黑指甲頓時長成三寸長,形如剛硬利爪,朝陳山河猛撲而來。

      陳山河與葉德卿左右閃開的時候,阿旺突然從門外衝進來,抬起一竹籃的生糯米就往三娘身上潑。

      那三娘被砸了一臉,當場愣住,但是毫髮無傷,顯然不懼生糯米。

阿旺也呆了一下,傻傻地問三娘:「怎麼沒用啊?祢不是殭屍嗎?」

三娘往後空翻一圈,將米甩的一乾二淨,對阿旺怒吼:「我先拿你開刀!」

「啊!救命啊!」阿旺嚇得屁股尿流,轉身又朝外跑。

葉德卿立刻將浸過硃砂的漁網拋向三娘。只聽得祂冷哼一聲,漁網尚未落在祂身上,便被雙爪給扯碎。

「沒用的,飛殭非殭,不能用尋常制殭手段。」陳山河提醒道。

三娘暴起,身子凌厲一旋就朝葉德卿揮爪,葉德卿閃避不及,被祂爪尖連袖帶皮割出幾道深深的血痕,霎時間熱血飛濺。

三娘舔舔指甲上的血珠,滿意地說:「童子血,很好。」又朝葉德卿一拋媚眼,嬌豔欲滴地說:「我看你生的俊俏,當我丈夫的肉身再合適不過。」

「去你媽的臭婆娘!」陳山河罵道:「我現在就把你姘頭三魂七魄都打飛,看祢們怎麼做鴛鴦!」

「你敢!」三娘怒目,轉而撲向陳山河。

葉德卿知道師父陳山河這麼挑釁是想將三娘引開,護自己安全。他陡然想起之前師父對自己說過,要借力使力,善用自身的天資與修為。頓時靈光一閃,明白自己該怎麼做,立刻趁三娘轉移注意時,衝進正廳。

飛殭畏光懼火,陳山河取出八卦鏡、看好反射角度將院內燈籠火光打在三娘臉上。祂感到刺眼的同時,魂神即遭鏡懾而眩暈,立即以袖遮面。陳山河又燃葉射向三娘。祂吃痛哀嚎,整片村頭都聽得到那淒厲刺耳的尖叫,聞者無不毛骨悚然。

陳山河馬上就留意到葉德卿不見蹤影。他側耳傾聽,發覺正廳內開始傳出細如蚊蚋般的喃喃誦經聲。心裡讚許道:這傻小子,還有機靈的時候!

三娘不服,臉龐仰天又是一聲拔高駭人的大叫,一身紅衣在空中打轉,雙臂猛地揮袖,院內立即陰風大作,火光登時全滅。

風勢一停,陳山河赤手燃起一道黃符,念道:「鑿壁偷光!」

那黃符竟如同被一條絲線綁住似的懸在陳山河身前,發出碧綠色的幽光,為他照亮方圓幾尺之地。

三娘朝它噴出一口髒血,黃符立即如流星隕落。

陳山河為了幫葉德卿轉移三娘注意力,馬上又另施一招雕蟲小技。

即便是道行再高的人,法力也並非無窮無盡。頻繁施法、過於損及元氣,乃是道家大忌。不到最後關頭,道士不會輕易使用高階法術,以免在修元復氣期間,突遇危難時,無力可擋。

他再燃黃符、搖起三清鈴,喝道:「囊螢映雪!」

剎那間,外頭田野間無數的螢火蟲如浪潮般迅速湧進江家,萬隻流螢聚起來形成點點曳火,將曬穀場照的熠熠通明。

三娘沉著一張臉,張嘴舞爪,竟能隔空吸盡其精氣,滿院的螢火蟲頃刻間就全數被吸乾、紛紛墜地,地上為數眾多的蟲屍,彷彿被鋪上一層黑疙瘩。

陳山河佯裝與三娘嘔氣,破口大罵道:「來勁了是吧!」

隨即踩起罡步,口中念念有詞:「一轉六神藏,二轉四煞沒。三轉陰霾收,四轉淫雨止。五轉乾坤煥耀,六轉日月合明。七轉封潭鎖海,收攝陰霾不正之炁,赴五雷之下受死滅形!急急如律令!」

這《祈晴七轉咒》一念完,原本陰沉的天空立即像是被把無形的匕首給劃破,明月探出頭來,再次將院裡照的清冷明亮。

三娘不甘示弱,騰飛地更高,口吐一顆大如雞卵、色澤如珍珠般潔白瑩透,表面籠罩的薄霧閃動著流光的寶丹,那丹發出的幽光將三娘照的陰森森的,令人越看越心涼。接著祂雙掌猛力合併,天空驟然烏雲聚攏,掩星遮月,四週再次變回方才那般伸手不見五指。

陳山河暗暗心驚:三娘竟有此等寶物,怪不得能如此迅速化為飛殭,法力又似無窮無盡!此等邪祟萬萬留不得!

      趁著烏雲低垂,陳山河正想抓住空檔點符引天雷時,阿旺又帶著好幾位義勇,舉火把衝進江家,想助陳山河一臂之力。他們一個個朝三娘灑鹽,不但無用,反而將祂激的七竅生煙。

三娘揮一揮袖,幾十斤的鹽巴都飛回義勇身上,把他們打的落荒而逃,連掉下的火把都不敢回頭撿。

「我要你們的命!」三娘正要追上去趕盡殺絕時,葉德卿突然欣喜若狂地從正廳內衝出來。

「師父、師父,我成功啦!」葉德卿喜道:「我把江三少爺超渡走啦!」

「你說什麼!」三娘得知自己此生都無法再與愛人相聚,立即恨的咬牙切齒,眼珠轉為血紅,殺氣騰騰地對葉德卿咆哮道:「我殺了你!」

陳山河即時擋在葉德卿身前,對三娘罵道:「臭三八,祢有本事試試!」

三娘見陳山河背後有支劍柄,便回道:「拔劍吧!」

「呸!」陳山河說:「憑祢也配?」

他背上這把劍是「瑤鏡劍」,乃上古神器,更是玄清派鎮派三寶之一。

陳山河不願髒了寶劍,桃木劍又在前幾天收妖時遭毀,便隨手從葫蘆上,拔了顆裝飾用的桃核,往地下一扔,喊道:「桃之夭夭!」

一株嫩綠桃苗立即破土而出。他灌了一口葫蘆酒就往桃苗噴,雙掌同時朝天一翻,高喊一聲:「起!」

那桃苗立刻拔地而起,眨眼間便長出一株枝葉繁盛翠綠的桃樹!

古有云,桃者,五行之精,能厭服邪氣,制御百鬼。陳山河立即折桃枝做劍,朝三娘攻去。他雖出手如電,但三娘也非省油的燈,一時之間不分伯仲,一來一往下來,雙方皆負傷累累。

      葉德卿在旁念念有詞,誠心誦念《藥師經》,以求能感化三娘、消除祂心中的怨恨與戾氣。無奈誦者有意,聽者無心,念了老半天,三娘也聽不進去。

陳山河也是越聽越心煩,趁佔上風之際,對葉德卿喊道:「念什麼《藥師經》,快念《楞嚴咒》啊!」

      《楞嚴咒》可驅散週遭邪魔,但殺傷力極大。葉德卿不願意傷了三娘,於是又改念《地藏經》,打算傾盡全力直接將之渡化。

此時陳山河已落居下風,又聽葉德卿在那邊念緩不濟急的《地藏經》,簡直快被他給氣死,邊打邊罵:「我去你媽的!怎麼毛這麼多,這也怕傷到祂、那也怕傷到祂,祂是你親生的啊?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甘心?快給我念!」

葉德卿還是狠不下心,但隨即想到師父教過的法術,立即扯下胸口的佛珠,將之灑在四週。雙手同比劍指、夾住黃符,無名指齊扣。

黃符一點著,馬上念道:「撒豆成兵!」

      只見散落在地上的佛珠全都化為葉德卿的分身,與本尊同時喃喃念起《地藏經》。

      眾口齊聲誦念的威力不同凡響,經文字字念進三娘心坎,聲聲令祂振聾發聵,攻勢不再凌厲狠辣。轉頭就要制止葉德卿,偏偏又無法辨別哪個才是本尊,胡亂撲抓幾下全都落空。

陳山河看準時機,桃枝一擊便中,深深埋入三娘心口,鎮住其七竅。他反手又送出重重一掌,三娘不敵,立即吐出大丹。

此時失去靈丹之力,三娘功力大為衰減,已變為尋常殭屍。陳山河拉出墨斗線,將祂一繞一捆,便足以將之困縛。

「三娘,別再一廂情願了。塵歸塵、土歸土,」葉德卿口氣溫柔地對祂說,「我勸祢還是放下這些仇恨與嗔癡,讓我為祢超渡吧。」

「住嘴!你懂什麼!你叫我如何放下?」三娘悲憤地咆哮:「你這個臭和尚,可曾愛過?曾有過眷戀?曾有一段刻苦銘心卻又痛徹心扉之情?若不曾有,又有何資格勸我放下?」

這番話說的葉德卿啞口無言。他心想:我不明白祂們的痛苦,只一昧地想渡眾生,那又與這痴女一廂情願有何不同?

「廢話一堆!囉唆!」陳山河按奈不住,瑤鏡劍一出,虹彩閃現、鋒芒畢露,一道虹光下去,就將三娘斬成兩半!

剩一半臉的三娘杏眼圓睜地愣了愣,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容貌就先衰老乾癟,皮肉轉眼就化成一攤屍水,只剩淡褐色的骨骸撐著一襲大紅嫁衣,看來額外悲哀淒涼。

此刻葉德卿滿腦子都是剛才三娘責罵自己的話。他心想:愛?情?到底是什麼?

回去後,他整夜不能成寐。直到雞鳴日出之時,他才終於領悟,自己之所以這些年心心念念那個小女孩忘憂,就是出自於男女之愛、男女之情。

第一道曙光蒙上他的臉龐時,他就心想,今生若能再見忘憂,他便還俗!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全部章節 佛殺

01

打勾勾

02

青青子衿

03

鬼新娘

04

村內屍體

05

紅衣飛殭

06

和美村

07

鬥法

08

蟒珠

09

鹿港鎮

10

墓下墓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