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12迷霧.jpg  

 

不只葉德卿,陳山河也是一晚都沒闔眼,不過他不像葉一樣為兒女情長所苦,而是在思索三娘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清早,村民得知和美村裡大患已除,昨晚落荒而逃的人大都接連返家。

陳山河與葉德卿就在招待二人留宿的村民陪同下,再次前往江家。路上陳山河又向幾位村民探聽些事情,這些人聽說他與葉昨晚制服了飛殭,對他們既感激又崇拜,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將所知全告訴了他們,也讓陳對於自己的推敲結果有了更多的把握。

昨夜跟著村民逃走,今早才剛回來、將家裡收拾乾淨的江家人,得知陳、葉兩位高人出手相助,自己還沒來得及去答謝,他們一早又親自登門造訪,讓一家人莫不感激涕零,立刻恭迎兩位偏廳入座。

席間,江家人不免又提及老夫人、三兒子和其隨僕之死,頻頻感嘆家門不幸。

「我真是不明白啊,」江家老爺痛心地說,「兩位恩公啊,我們已經讓兒子與三娘冥婚、又將她給安葬在我們江家的墓園裡,為什麼還會無端遭她毒手?」

陳山河久經人事,深知清官難斷家務事,為了避免自己古道熱腸指出真相反而惹得一身腥,說話語氣額外謙虛。

「有件事我很好奇,冒昧詢問,還請勿怪,」陳山河說,「這個我聽說村子裡的崔家,是不是也曾有意與你們家結親啊?聽說,你們大戶人家都講究門當戶對,那怎麼不是娶崔家的小姐,而是周家?」

「唉,是啊,還不都是因為娃娃親嗎?十幾年前哪知道周家現在會變得那麼不濟?我要是早知道,當初就跟崔家訂娃娃親啦。本來嘛,我們兩家這幾年因為生意的關係就多有往來,我老婆一直叫我安排老三跟崔家閨女的婚事,好親上加親。可惜就是我們家老三對周家那女人死心塌地,怎麼勸都勸不聽,就是只要娶那姓周的。」

說到這,江家老爺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唉,誰知道啊,我們老三在知道三娘死了以後就傷心欲絕,不吃不睡,三娘才剛下葬沒幾天,他就撒手了

「這是我一個外人的想法,」陳山河對江家人說:「絕無不敬之意,還請各位姑且聽之,有錯的地方,還請你們多多包涵,不要見怪。」

江家人感謝他們都來不及了,又聽兩人言行舉止客氣有禮,對他們自然又多了些好感。

「我們和美村的命都是你救的,有什麼話儘管說!」江家老爺甚至說了重話:「我們誰要是臉上有一絲不悅,誰就是畜牲!」

陳山河便直言,三娘說自己是被自家丫鬟和外人聯手毒死的。根據他的推敲,三娘之所以在前天晚上殺了五人,就是因為祂認為自己的死與這些死者有關。也就是說,祂是來向江老夫人、三少爺的隨僕、崔二小姐、三娘的丫鬟和大夫李有財報仇的。

三娘出嫁那天或前幾天,江三少爺的隨僕有可能以「主人派他送吃的給三娘」為由,將東西交給丫鬟。三娘對丫鬟推心置腹,丫鬟說是江三少爺送給她吃的,就不疑有他地將含毒的東西全吃下肚。而這毒藥很可能就是來自村大夫李有財。

那大夫雖然姓李,卻是周家親戚,周家的晚輩都是從小給他看病看到大的。不只彼此熟悉,李有財更能輕而易舉就知道周家人的身體狀況。譬如,他在為三娘驗屍的時候就曾說過,三娘有心病隱疾。若是想下毒加害三娘,那與她熟識、又懂醫藥的李有財可以說是村子裡最清楚下什麼藥的人了。

「但是,他們三個人為什麼要這麼做?」江家大少爺半信半疑地問道。

「我認為,他們很有可能全被人買通了。」陳山河意外深遠地說。

「你你的意思是」江老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支支吾吾地說,「是我老婆和那崔家的閨女

「爸爸,你先喝口茶冷靜、冷靜。」江二少爺安撫完父親,轉頭就問陳山河:「大師啊,我不太懂,你說她的丫鬟或是我家下人還可以理解,但是其他人那三娘又是怎麼知道自己是被這些人給害了的?」

陳山河點點頭,說:「按照前天晚上五人死的時間先後來看,最早就是周家丫鬟,再來是大夫李有財、崔二小姐,最後才是江家二人。很有可能是三娘在殺死這些人之前,都曾逼問過他們為什麼要害自己,從而得知背後還有其他共謀。」

他知道江家人這一時半刻不太可能接受自家人與崔家共同密謀毒殺人,便又委婉說道:「不過,這些都只不過是我這個臭道士的胡思亂想。真要知道事情的經過,恐怕還是得仰賴警察大人的調查啊。」

「恩公說話太客氣了。」江大少爺一邊親自幫陳、葉倒茶,一邊問說:「那既然三娘都已經報了仇,為什麼昨晚又跑來大鬧村子,而且聽說,還賴在我們家不走?」

「三娘跑回來毀屍多半是洩恨。至於她為何逗留府上,」陳山河從懷裡掏出那枚三娘吐出的大珠,交還給江老爺,「還得從這寶珠說起。」

此時屋內敞亮,珠子本身的霧氣與光芒都消失不見了,外觀看起來就像是白玉那般的色澤溫潤。雖說白玉也是價格不菲,卻遠不及昨晚那夜明珠般的迷幻奪目。

江老爺眼睛瞪的好大,雙手顫抖、小心翼翼地接過來,將珠子捧在手心裡,激動地說:「沒想到啊沒想到!我還以為這寶貝昨晚跟著那三娘一起爛沒了!恩公啊,我真不知該如何謝你才好啊!」

「小事一樁,不足掛齒。」陳山河繼續說:「我想,三娘恐怕不知道自己因故已化作飛殭,以為是口中的寶丹讓自己起死回生。祂生前與三少爺情意真摯,昨晚待在江家不走,可能是想將這丹放入三少爺口中。但接著又怕自己一旦沒了大丹,身軀會馬上腐化,那還是無法與愛人團聚,所以遲遲沒有動手。」

他看了葉德卿一眼,又說:「三娘仗著大丹,自持法力深厚,便開始盤算為三少爺另覓肉身,再將其魂魄轉移,如此兩人就可再續前緣。所以當祂見到德卿的時候,才會如此見獵心喜。」

      江家人聽了恍然大悟,認為陳山河於情於理都分析的頭頭是道。

      葉德卿曾聽聞前朝的慈禧太后就是因為入葬時口含夜明珠,所以屍體得以不腐不化、駐顏如生。便好奇問道:「這大珠有這樣的神力,難道是所謂的夜明珠?可是夜明珠應該是不可多得的稀世寶物啊,為何」他小聲說道,「這珠子有股妖氣啊?」

剛才最難啟齒的話都說完了,陳山河立即本性畢露,快人快語地說:「差遠囉,人家都說夜明珠是寶,我說它就是個屁!除了半夜上茅房拿著方便以外,還能幹啥?依我看,這珠可是修行不下百年的精怪內丹啊!」

江家人聽到葉、陳一問一答,眼睛立即睜的圓亮,對兩人的佩服簡直就到了一個五體投地的地步。

「兩位高人有眼!」江老爺說:「實不相瞞,這小龍珠是我們家祖傳的寶貝啊。」

「小龍龍珠!那是什麼?」葉德卿極為震驚地說。他從沒看過龍,沒想到現在就有一顆跟龍有關的珠子出現在自己眼前。

「傻小子,」陳山河笑道,「小龍一般說的都是蛇蟒一類。跟傳說中的神獸—龍,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趁勢教葉德卿,小龍珠實則指的是蛇蟒的肉丹。像江家這顆,就是百年大蟒的內丹。自古以來,深山中的飛禽走獸一但壽長便易為精。雖主要靠自己修煉,但還是可以透過內丹吸收天地靈氣、日月精華作為輔助,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修煉過百年,肉色的丹質便會逐漸轉為玉般潤亮;越是上乘,色澤就越盈白。

「唉,」江老爺又惱又怨地說,「按習俗,我們家已經用了些上好的玉石為那三娘封住七竅,一點也沒虧待她。我這老三竟然還不滿意,又背著我,偷偷拿小龍珠給三娘口含入殮!等到他快嚥氣的時候,才跟我坦白!那個時候才說有什麼用啊?三娘都已經下葬了!我我想開棺把那小龍珠拿回來,又怕被村裡人說閒話。這才猶豫沒幾天,禍事就先上門了。」

「嗯」陳山河低頭沉吟,面有憂色。

葉德卿見他似乎有些心事,便問:「師父,你怎麼啦?是不是還有什麼麻煩事要處理?」

      他這麼一問,江家人無不豎耳恭聽。他們才剛把屋子收拾乾淨,還沒將停在正廳的三副靈柩下葬,不知道陳山河心裡想的是否與三位的後事有關。

陳山河擔憂的眼神掃過眾人的臉,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們想啊,為什麼三娘死了幾天之後,才突然回村裡報仇?她的屍身固然是因蟒珠而不腐,也因這珠頃刻間便由『殭』化為『飛殭』,但究其根本,她還是需要活人鮮血為引,才能從不腐屍轉變為『殭』啊。」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全部章節 佛殺

01

打勾勾

02

青青子衿

03

鬼新娘

04

村內屍體

05

紅衣飛殭

06

和美村

07

鬥法

08

蟒珠

09

鹿港鎮

10

墓下墓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