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05龍隱.jpg  

 

      忘憂隨杜鵑回府上後雖止住了淚,卻是滿面憂愁,她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出來也不吭聲,杜鵑在門外說到舌頭打結也無動於衷。

杜鵑當然看得出來忘憂傷心,可是就是百思不得其解她為什麼這麼傷心。忘憂自從進了王家以後就一向表現的溫柔賢靜,但杜鵑知道,好姐妹骨子裡其實有股倔強和無比的堅毅,就算受再多委屈、吃再多苦,也鮮少掉眼淚。

這樣的她,剛才居然在大街上哭了!杜鵑現在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也不知該怎麼安慰她才好。

在院裡忙活的下人見到這一幕,莫不感到新鮮好奇,心想:這敢情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吧?雖說男尊女卑,但杜鵑從小嬌生慣養,在家裡可是小霸王啊,就算是她六個哥哥也都要讓她三分。現在這個飛上枝頭成鳳凰的忘憂居然敢擺譜給小霸王看?膽子也太大了吧!

      杜鵑注意到院子裡的下人都好奇地打量自己,有的正在小聲議論紛紛,就插腰喝道:「看什麼看!那邊那兩個,不好好幹活,還嚼起舌根來啦!我在忘憂門前練單口相聲,甘你們什麼事啊!通通不許看!」說完,就自己心虛地跑掉了。

深夜時分,晚風刮起無人街道上的紙屑,一台黑色進口轎車停在王府大門前,身穿西裝的司機立刻下車為後座兩人開門。兩位身穿西式襯衫,喝的有些微醺的男人一同進門。除了看來較年輕斯文的那位手上親自抱著的一個長型破爛木盒外,後車廂尚有其他古董、古玩等著被下人給收進府中。

年紀較長那位是王大少爺—王仁耀,南北雜貨商行的老闆;年紀較輕那位則是六少爺,也就是忘憂的丈夫—王仁謙,是古董店《七巧齋》的掌櫃。

今日仁耀的外國友人想買些古董,肥水不落外人田,就將他介紹給自家兄弟仁謙。不巧七巧齋裡頭的存貨都較尋常、上不了檯面,仁謙怕拿出手會丟了大哥仁耀的臉,就將幾位散落各鄉收購古董的伙計把手頭上的貨都先帶回來,吩咐「櫃眼」,也就是店裡負責鑑定品項的行家,另擇幾件好貨色給外國朋友挑。

晚上就在鎮上一流餐廳設宴款待這位外國朋友。在大哥的推波助瀾下,酒過三巡,便順利談成幾樣價格漂亮的買賣,今晚這餐應酬也算是值回票價了。

仁耀醉眼惺忪地問六弟:「仁謙啊,你手上抱著的是什麼啊?剛才在餐廳怎麼沒看你把這破盒拿出來?」

他雖對古董沒什麼概念,但也清楚這類器物的價值往往跟一般人乍看之下的印象有很大的區別。就好比家裡一段看似不怎麼樣的木頭,其實是塊稀世的百年沉香,有市無價,連擺在七巧齋賣都捨不得。所以仁耀對這看起來不起眼的木盒,也不敢小覷。

「大哥,這盒沒什麼,貴重的是盒裡的東西。不過老實說,」仁謙苦笑一聲,「我也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雖然我沒店裡的幾位老櫃眼識貨,但是基本眼力還是有的。這東西我橫看豎看都看不出什麼名堂,但可以肯定不一般。」

仁耀哈哈大笑,說:「看不出名堂還抱的這麼緊?不知道的還以為裡頭裝的是金條咧!」

兩人又在內院裡瞎扯了幾句,才各自回房歇息。仁謙走到一半就看到杜鵑,見她自己一個人在迴廊上苦惱地來回踱步,很是好笑。

「杜鵑,」仁謙上前問道,「這麼晚了還不睡?又在動什麼歪腦筋啊?」

「哥,你終於回來啦!」杜鵑對他笑道,馬上跑過來親暱地拉拉他的手臂。

仁謙聽她的語氣應該是在等自己回來,便感到有些意外。有什麼事非要現在親口告訴自己?如果很急的話,為什麼不打通電話到餐廳找他?再說,這個成天就只知道玩的小妹,能有什麼要事可說?

「怎麼啦?」仁謙摸摸杜鵑的頭問道。

杜鵑還年少,未曾有機會談情說愛,但女人心總是比較敏感,想了一下午就多少明白了。忘憂與那和尚雖然只是童年玩伴,且久別重逢、人事已非,但今天見到他們兩個在大街上互相凝視的眼神,明顯彼此之間有著某種情愫在,就算沒有舊情也難說就不會爆燃。

所以她就想私底下提醒一下六哥,要他多注意、多關心嫂子一點。誰叫仁謙心裡九成都是工作,剩下的全都擠在那麼一成裡面,忘憂該有多渺小、多邊緣啊?

可是,話到了嘴邊,杜鵑卻突然說不出口。心裡糾結地想:我這麼一說,會不會變成直接給忘憂扣帽子啊?要是忘憂因此被六哥誤會了,導致他們夫妻不和睦怎麼辦啊?嗯還是先看看再說好了。

杜鵑眼睛骨溜地轉了一圈,看向別處:「沒、沒什麼啊。睡不著出來走走而已。」

仁謙看杜鵑一副「想說又不敢說,憋著一肚子話」的臉,就忍不住笑出聲。小妹的脾性,他這個當哥哥的怎麼會不清楚。就糗她道:「別賣關子了,你這個人就是不吐不快。快說吧,省的憋久了得內傷。」

杜鵑心想:那我還是稍微暗示六哥一點點好了。便說:「那個,我就是想說,人家忘憂雖然是從小在我們家長大,可是再怎麼說也是剛嫁給你,你沒事就多陪陪忘憂嘛!不然她都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多可憐寂寞啊!」

「啊?」仁謙怎麼想都想不到,向來調皮搗蛋的杜鵑想講的居然是這麼正經的事。

杜鵑怕仁謙會細問,便趕緊小跑步跑回房間:「不跟你說了,晚安!」

仁謙有些錯愕地目送小妹消失在迴廊的另一頭,心想這陣子的確是冷落忘憂了。

仁謙與忘憂可以說是貨真價實的青梅竹馬。不過長年相伴左右,愛情還未開花,就已先結成家人一般的果實了。

他小時候體質極為虛弱,成天病懨懨的,一個流感就幾乎要了他的命。中西醫看了好幾家都不見起色,眼看就要病危,家中長輩只好死馬當活馬醫,為他訂個童養媳進門沖喜。說也奇怪,忘憂一來到王家,仁謙的病情就奇蹟似的好轉。不只如此,忘憂年紀比他小五歲,卻從小就得學會看大家的臉色,還要學著怎麼照顧體弱多病的他。外人都說忘憂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其實名門媳婦大不易,箇中的艱辛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到的。

人家都說新婚夫妻花成蜜就,但仁謙對於忘憂,除了親人情誼以外,就只剩下感激了。他可以給她富足的生活,也會一輩子待她好,卻無法給她那種如膠似漆般的愛。

想到這,仁謙轉向還亮著燈的廂房,看見那抹霧玻璃窗內的纖細身影,頓時感到十分歉疚。

 

===================

 

江家墓園中,陳山河與葉德卿有驚無險地爬出衣冠塚,立刻就扯下臉上白布,急著大聲吆喝眾人下山。

「撤!全都撤!快點!」陳山河話剛說完,定晴一瞧,此時墓園裡竟只剩三個守候的壯丁、江老爺、二少爺和五人,方才二、三十個江家親戚、道士和殯葬師父都已不見蹤影。原來他們方才那般下墓初探,一去一回竟也耗費了近兩個小時。

陳山河與眾人在趕路下山的時候,琢磨著此事非同小可,但憑自己與徒弟二人無法成事,需仰賴地方上頗有人脈的江家才有希望。於是回到江家後,便從客房中拿出一卷泛黃破舊的卷宗,決定將部份實情坦誠相告。

「師父,這是《季青神怪榜》?」葉德卿一眼就認出這是陳山河珍藏的卷宗之一。

「神怪榜?」江老爺與幾個兒子對看了一眼,神情疑惑。

「是啊,」陳山河粗糙長繭的大掌輕輕撫過紙頁,想起年輕時在龍隱山中修行的日子,有些感慨地說,「這事說來話長啊。」

 

===================

 

千百年來戰火遞嬗,創始於南北朝的《玄清派》門下弟子因緣際會輾轉於季青島落地生根。此派道觀隱於深山之中,凡事儘可能自給自足,是以人人各司其職。有負責降伏鬼怪與傳授道法的《伏魔》;負責經典抄錄撰寫與授課的《藏經》;耕種、採草藥、鑽研醫術的《神農》;灶房燒菜的《火工》等。

陳山河兒時曾被當時的掌門—陳德青認定天資聰穎過人,對他寄予厚望,認定他最適合門下最講求功夫修為的《伏魔》一門。

但是修道練功實在太苦,陳山河年少時又是個胸無大志,成天只想著玩的小道士,所以一天到晚都偷懶跑出去玩。

德青掌門看他生性浮躁又心性不定,硬逼著他練功也難有所成,便問他是否要改入《采風》。

《采風》的工作是踏遍天涯海角,記錄山川地理、人文風俗、精怪見聞等,是玄清派最需要四處遊歷的一門。

他初生之犢不畏虎,學了點皮毛,就想仗著自身三腳貓的功夫,去做個遊歷四方的道士。所以一聽得掌門詢問,便喜孜孜地連聲答應下來。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全部章節 佛殺

01

打勾勾

02

青青子衿

03

鬼新娘

04

村內屍體

05

紅衣飛殭

06

和美村

07

鬥法

08

蟒珠

09

鹿港鎮

10

墓下墓

11

采風

12

鎮山矛

13

七巧齋

14

穿雲火

15

地牛

16

棺中草紙

17

歸元八卦

18

夜闖王家

19

佛悲

20

佛怒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