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甬道3.jpg  

 

德卿理直氣壯道:「既然已經有你《采風》師兄和《伏魔》後人相助,這鎮山矛就非必要之物了,不是嗎?」他邊說邊將鎮山矛拋給杜鵑。「要是早知道會連累忘憂,我絕不會跟你一起來盜矛!」

此時,天空陡然下起傾盆大雨,雨勢來的又快又猛,如同山澗瀑布般隆隆作響,聲勢驚人,四人瞬間就被淋的渾身濕透。

陳山河聽不清葉德卿後面說的話,也懶得再跟他廢話,手朝杜鵑伸過去要搶鎮山矛,葉德卿閃身擋在陳山河面前,令陳大為光火,直接對葉出招。其身手看似瀟灑飄逸,實則凌厲決絕。葉出手迎擊,拳拳如撞鐘之樁,沉穩威猛。兩人在雨中大打出手,霎時水花四濺如激流撲打溪岩、如猛虎力撲雄鷹,稍有不慎,定得重傷。

就在這個時候,仁謙和大少爺仁耀、四少爺仁武,各自領著家丁忽從四人前後方出現,燈火登時將甬道照的大亮。

方才兩人纏鬥不休,杜鵑和忘憂都在一旁看的乾焦急,大雨又遮蔽來人的腳步聲,是以四人皆絲毫未察覺有人走近。此時驚覺,甬道前後早已被包夾。

「快走!」忘憂催促道。

德卿點頭:「你自己小心。」便與陳山河一同翻牆離開。

牆外也有家丁守著,但都不是兩人對手,眨眼的功夫便擊暈眾人,疾步離去。等到仁謙領著另外兩個家丁追出家門時,兩人身影早已消失在夜色之中。

撐著紙傘的仁謙瞥了一眼地上被打的七葷八素的家丁,抬頭凝視前方蜿蜒的街道,臉上沒有洩漏一點情緒,實則心裡波濤洶湧:都已經叫上好幾個下人守在外面,竟然還是被他們給逃了!這兩個黑衣人到底是誰?那個男人,到底跟忘憂是什麼關係?

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彷彿跟夜闖王家的黑衣人一起消失似的,來的快、去的也快。院牆內,仁耀的妻子也披衣出來察看,一問完狀況便酸溜溜地說:「唉,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她直勾勾地盯著忘憂說:「原來是有內應啊。真是養老鼠咬布袋。」

「哪來什麼內應、老鼠啊?大嫂,」杜鵑高舉鎮山矛,「東西不是還好好的在我手上嗎?難道你在說我是賊啊?」

忘憂急著解釋:「大嫂,我們也是逼不得已。要是不趕快把鎮山矛帶回望寮山,重新鎮住地牛,這附近的居民都會遭殃的。這件事,和美村的江老爺上門來買矛的時候,就說過了。你當時不是也在嗎?」

「喔你說那鄉巴佬啊?」大少奶奶鄙夷一笑,說:「你啊,麻雀飛上枝頭也成不了鳳凰。那種愚不可及的話你也信?虧你還讀過書,這麼迷信!還什麼鎮山矛咧!」

忘憂聽了心裡很難受,她知道自己怎麼說,他們都不會信。她實在不知道自己還能再說什麼,便低下頭不再說話。

「大嫂!」杜鵑蹙眉喊道:「你這樣說太過份了!」

「夠了。」仁耀顧及手足之情,不願弟妹被羞辱。「反正那東西也沒被偷,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大家趕緊回房更衣,以免著涼。」

「可是—」大少奶奶不想那麼輕易就放過忘憂,正想說什麼,就被仁耀打斷。

「我說,夠了!」仁耀拉高音量。「六弟的家事他自己看著辦!」他看向其他人:「都給我回去休息!」說完便拉著妻子回房。

家丁們你看我我看你,也不敢吭聲地默默跟著離開。甬道內一下子只剩忘憂、杜鵑和仁武三人。

仁武方才注意到其中一位黑衣男子與忘憂彼此之間曖昧的眼神交會,心裡很是憤怒。他強忍到眾家丁都離去之後,才走到忘憂身邊,咬牙切齒道:「你要是敢做對不起我六弟的事,哪怕只是一丁點,你看我會不會把你賣到妓院!」聲音不大,卻恫嚇性十足。

「你!你怎麼能說這種話!」杜鵑氣的對仁武又打又踢:「你們一個個都太壞了!都欺負忘憂!我不許你們欺負她!你走開啦!」

仁武對自己親生妹子沒有半點脾氣,但對忘憂可就不一樣了。他轉身離去前,又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才勉強作罷。

然而,此時垂首的忘憂感受到的卻是另一股冰冷的視線。她抬起頭來,迎向的是站在甬道轉角,沉著一張臉的仁謙。

仁謙一語不發地領著兩個家僕走向忘憂。相較於仁武那般如烈火般的憤怒,平靜如水的他反而更流露出一股危險的氣息,就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

杜鵑怕六哥責怪忘憂,連忙擋在她身前,將鎮山矛遞給他:「六哥,這東西又沒丟,你就別怪忘憂了。」

「嗯,」仁謙接過矛,「時候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他雖在對杜鵑說話,視線卻一直停留在楚楚可憐的忘憂臉上,一刻也沒移開過。他想起剛才忘憂與那黑衣人彼此互望的畫面,心想:忘憂什麼時候用那種眼神看過我?

杜鵑雖心思機靈,卻個性單純,看仁謙沒在生氣,便鬆了一口氣,拍拍忘憂的肩,放心離開。

除了答應德卿保密的事以外,忘憂將這幾天來的經過全都告訴仁謙,包括她在街上與德卿重逢和德卿救了杜鵑的事。

「仁謙,你相信我,德卿他不會說謊的。真的有地牛!我們快把鎮山矛交給他們好不好?」忘憂心急如焚道。

仁謙依然不語,只是凝視著濕淋淋的她,像是在思索著什麼。片刻之後,他終於開口,說的卻是:「你喜歡他嗎?」

忘憂愕然,她沒想到丈夫會問自己這個問題。不擅說謊的她,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仁謙步步進逼:「要是他下次再要你偷我東西,你會答應嗎?」

忘憂垂下視線,不知該怎麼回答。

因為她會。

即便她知道這麼做是不對的。

王家對她許家有天大的恩惠,她一輩子做牛做馬都還不起。然而,只要是德卿開口,她還是會願意為他做任何事。

忘憂內心的糾結,仁謙全看在眼裡。他一個手勢,身後兩個家僕立刻上前候命。

「把她關進柴房裡。」仁謙依然面無表情。「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准讓她出來,也不准跟她交談。」

      忘憂初時很錯愕,但想來也是,她的反應,換作是誰都不可能接受的。

「對不起。」她一臉歉然。

仁謙不想看到忘憂的臉,刻意轉身背對她離開,但腳步卻又放的極慢。待忘憂與家僕走遠,他才停下轉身,目送三人的背影消失在甬道的末端。

他不認為忘憂懂他心裡在想什麼,也不期望她懂。他不是不能忍受忘憂愛上別人。要是她私下告訴他,她心裡有了別人,他也許會念及多年情份,寫封休書送她一程,兩人好聚好散。

他是不能忍受背叛。

尤其是從小服侍自己長大的忘憂。他是如此的信任她!就算她說的都是真的,他也絕不能接受她為了一個童年玩伴背著自己偷東西!

 

===================

 

杜鵑回房沒多久,一位家僕便悄悄跑來敲門,私下請她為六夫人忘憂跟六少爺仁謙說些好話。杜鵑細問才知道忘憂竟然被六哥軟禁在柴房裡。

一想到向來纖弱的忘憂被淋的全身濕冷、沒衣服可換,還被關在柴房裡過夜,杜鵑當下氣得不管三七二十一,從衣櫃裡隨便拿出幾件衣服,威逼家僕把柴房門上的鎖給打開,幫忘憂換上衣服,緊接著就要家僕拉著黃包車載她們往和美村江家的方向前去。

皓月轉眼來到長空的邊緣,即將黎明的時刻,望寮山週遭的城鎮與鄉村皆突然陷入異常的寂靜,彷彿除了熟睡的人們以外,所有夜晚啼唱的生命都悚然噤聲。

接著,猛然一陣天搖地動,所有人都被嚇得驚醒。惶恐的老人以為房子要塌了,邁開顫抖的腳步就往外跑;嚇醒的小孩哭叫連連,反而不敢下床;不安的大人們都瞬間沒了睡意,不懂這幾日地震為何來的如此頻繁又劇烈。

地震一直持續,未曾趨緩或歇止。到了雞鳴時,整座鹿港城都陷入了恐慌與著急之中。超過一半以上的鹿港人都相信是地牛在作祟,沒人想著上學或工作,而是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逃命。親友之間住的近的,便彼此跌跌撞撞地奔相走告。鎮上的電信局大排長龍,居民不是急著想通知遠方的親人趕緊離開,就是慌忙地詢求一處暫宿的地方。

王家的幾個少奶奶從沒遇過如此可怕的地震,紛紛說要到外地避難。尤其是原本嘲笑忘憂的大少奶奶,此刻已面無血色,直吵著要回娘家。

老爺和老夫人也動搖了,與六個兒子商議的結果,便是先去三少爺仁洋在離鯤城招待賓客的會所住上幾天,再看情況做下一步的打算。

決定一下,大夥便各自開始忙著打包,準備天黑前離開鹿港。就在王家忙的人仰馬翻之際,仁謙和老夫人分別發現忘憂和杜鵑不見了。

 

===================

 

望寮山腳下的和美村中,雜貨店的共用電話一直「鈴鈴鈴」地響,但是始終沒人接聽。此時店裡空空如也,老闆一家早就不知跑哪去了。

杜鵑與忘憂來到江家要見德卿一面。江家下人看兩人一身華貴,也不敢怠慢,立刻入宅通報。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全部章節 佛殺

11

采風

12

鎮山矛

13

七巧齋

14

穿雲火

15

地牛

16

棺中草紙

17

歸元八卦

18

夜闖王家

19

佛悲

20

佛怒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