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雷閃電.png  

 

葉德卿正跪在陳山河房門前請求原諒,一聽忘憂來找,腦子就轟地一下全空白了。此時恨不得自己會飛,拚命挪動跪到早已麻痺的雙腳,連滾帶爬地往街門衝。

「你們怎麼在這?這不安全,你們快走吧!走的越遠越好!」德卿慌張地說。

杜鵑一見到德卿,就衝著他氣惱地喊道:「你還說!還不都是你們害的!現在忘憂在我們家待不下去了,你說怎麼辦啊!」

接著不顧忘憂的阻攔,氣嘟嘟地把忘憂被家人數落、關進柴房裡的事都說了出來。

德卿既心疼又愧疚,但是眼下最要緊的就是忘憂的安危,他立刻勸忘憂離開這裡,走的越遠越好。要是還有條命在,他願意在事情平息之後,跟她和杜鵑一起回王家負荊請罪。

杜鵑看德卿一臉誠懇,又那麼關心她們倆的安危,也不好再繼續責怪他,只是嬌嗔地說:「一直叫我們走,是要我們走去哪啊?我就只拿了衣服給忘憂,身上一塊錢都沒有。」

德卿一聽,便想代她們向江老爺借錢,只是江家現在也是忙成一團,上上下下都在忙著收拾東西,連問了五、六個人都不知道老爺在哪。

這時,江二少爺急急忙忙跑來關心。他愛慕杜鵑多年,一聽家僕說王家的大小姐和六夫人來訪,便趕過來看看有沒有機會跟杜鵑說上話。現在聽到兩人遇到困難,便直問她們是否願意先與江家人到外地的別莊避難。

杜鵑與江二少爺本來就是同校同學,彼此認識。眼下也沒地方可去,便豪爽地一口答應,讓江二少爺喜不自勝。

「那德卿你呢?你真不走?」忘憂擔憂地問。

「我不能走!」葉德卿挺起胸膛,理所當然地說:「我要跟師父一同上山鎮地牛!」

忘憂不知為何,突然有種即將失去德卿的預感,這讓她非常害怕。他們好不容易才相聚,要是她一走,此生就再也見不到他的話,那她寧可現在就死了算了!

想到這裡,她不顧旁人的目光,激動地對德卿說:「你不走,那我也不走!」

她往德卿再走近一步,目光無比堅定地仰望著他:「如果你現在跟我一起走,我願意拋下一切!」

剎那間,一顆豆大晶瑩的雨珠自雲端砸落人間,直直墜落在兩人中間,那飛濺的泥濘就像是大地伸出幾十隻欲阻撓這對相愛男女的手。

緊接著,天降滂沱暴雨,豐沛的雨水如同天帝的鞭子,無情地往凡人身上抽打。然而,再兇暴的雨鞭也無法打斷兩人深情地凝望、澆熄兩人的綿綿情意。嘩啦啦的雨聲反倒遮掩住所有雜音,讓兩人陷入被雨簾包圍的靜謐,天地之中只剩彼此。

忘憂眼神中流露出那股兒時的倔強,讓德卿看呆了,一時也忘了幫她遮雨。他心裡大為感動:我就知道忘憂心裡也有我!

「要是這次能僥倖躲過一劫,」德卿下定決心地說,「我就再也不回白鶴寺了!我就在這等你回來!天涯海角,我們都一起去!」

忘憂點點頭,眼角閃爍著瑩瑩淚光,對德卿綻放出一抹笑容。

反射性後退躲到屋簷下的杜鵑和江二少爺都因眼前這一幕「你儂我儂,忒煞情多」而大為驚愕。

尤其是杜鵑,一聽到眼前這個已嫁給她六哥的姐妹跟這呆頭呆腦的和尚說要一起雙宿雙飛,登時目瞪口呆,下巴垮的都快落地了。

她還未察覺自己心裡對德卿已有好感,只覺得自己的理智處在崩潰邊緣,卻又不懂這怒濤般的氣惱之中,為何又帶著無比的酸澀。

佇立宅內一隅的陳山河默默遠觀,將這一切納入眼簾,心裡直嘆氣。對於葉德卿拒不拿矛一事,他早就氣消了。面對情愛,他自己何嘗不是如此盲目莽撞?

他不知該勸阻德卿,還是該支持他。

這次鎮伏地牛可謂九死一生,傻小子對那丫頭說這番話,會不會讓她抱著過大的希望?

他無言地仰望灰濛濛的天空,不知這場突如其來的驟雨,是不是老天想傳達什麼?

 

===================

 

隨著時間推移,很快便來到傍晚時分,天象轉為狂風暴雨,陰暗的雲層不時閃著金光,傳來幾聲隆隆低鳴。

江家的行囊財物都已放上台台牛車,家人也一對對地上了拉起擋雨帆布的三輪車。

忘憂與德卿兩人離情依依、難分難捨。她不放棄地問:「你真的不跟我們一起走?」

德卿搖搖頭,正要開口,一道閃電就突然當頭霹下!

他連忙向後跳開,那道閃電竟就這麼落在兩人之間的地面,爆起刺眼高熱的火光,嚇得在場眾人心都漏跳了一拍。

陳山河一看,登即鎖眉,心裡雖知道這是異象,卻苦於不知其為何意。

就在這大雨如銀河倒瀉、雷電交加之際,一陣沉悶卻響徹四方的地鳴突然而至!

這異音彷彿是喪鐘被敲響似的,緊接著腳下的大地猛然一搖,幾台三輪車差點翻倒,拉車牛隻也因驚嚇而躁動地原地踩踏。

土地登時自望寮山腳下往四面八方迸裂開來,轉眼就如大樹的老根般,在一望無際的田野間蔓延出無數的裂縫;陳山河、德卿與江家的人馬之間也被震出一道臂寬的深溝!

江家人登時嚇得面無血色,德卿連忙催促忘憂上車。

陳山河大叫不好,沒想到地牛之力恢復的如此之快,只怕一過子夜,祂便會徹底掙脫結界、開始作亂。若不即時阻止地牛翻身,只怕到時此地頃刻間便會淪為煉獄。

「德卿,快隨我上山!」陳山河手一揮,便率先往望寮山奔去。

「是!」德卿應道。他又再轉頭不捨地看了忘憂一眼,才跟上師父的腳步。

忘憂望著德卿漸漸變小的背影,心裡又是焦慮又是汗顏。她恨自己無用,德卿為了拯救一方百姓,連命都可以不要,而自己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要是我能幫他拿回鎮山矛就好了。她想。

 

===================

 

忘憂與杜鵑搭的三輪車跟著江家的人馬往南前進沒多久,東方便有兩台黑頭車朝他們駛近。大雨朦朧了視線,直到車頭離他們幾十尺遠時,杜鵑才從車牌認出是她們王家的車。

「怎麼辦?」杜鵑急道:「現在跑也來不及了!」

忘憂腦中靈光一閃,便與杜鵑說上幾句悄悄話,正好趕在司機下車之前說完。

兩位司機先禮後兵地請忘憂和杜鵑上車,她們互望一眼,裝作莫可奈何地上各自的轎車。

忘憂車上只有司機、她和丈夫仁謙三人。她在上車的瞬間,刻意讓車門夾住裙擺,使車門無法完全關起。

杜鵑車上則是除了司機和自己以外,還有大嫂和二嫂兩位女眷。她一坐上副駕駛座,就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用火柴點燃手帕。車開沒多遠,車內就開始冒起焦臭的白煙。

「啊!失火啦!」杜鵑裝作驚慌失措的樣子,喊道:「啊!燒到我啦!救命啊!」她邊尖叫邊忍著痛將手帕往後座扔。

「啊——」大嫂、二嫂齊聲大叫,嚇得花容失色,也不管車是不是正在前進,車門一推就各自往左右摔滾出去。

「快下去看看啊!」杜鵑命令司機道。

「是是是!」司機連忙下車察看。

就在這個時候,後方的轎車裡,忘憂忽然對一聲不吭的仁謙開口說:「對不起。」

「為什麼又道歉?」仁謙冷漠地說。

「啊!」他們前座的司機突然大叫一聲。

只見擋風玻璃前,杜鵑正將車掉頭,要往他們車的方向撞來!

忘憂趁司機緊急轉彎、仁謙轉移注意力時,彎腰將他放在腳踏墊上的鎮山矛搶走,門一推就帶著矛滾了出去。

她忍著疼痛爬起身,衝上杜鵑的車,杜鵑立刻油門催到底,往望寮山的方向直駛而去。

「怎麼辦?要追嗎?」仁謙車上的司機慌道。

仁謙愣愣地看著向來嫻靜溫柔的忘憂,此時為了那個童年玩伴如飛蛾撲火般奮不顧身,既震驚又憤怒地想:瘋子!她真的是瘋子!

沒想到自己一片好心,派車繞遠路來和美村載妻子和妹妹離開,結果熱臉貼冷屁股不說,還再度被搶走鎮山矛!

「不,」仁謙很快就恢復鎮定,命令道,「去把大少奶奶、二少奶奶扶上車。」

「那六少奶奶和杜鵑小姐怎麼辦?」司機又問。

「從此刻起,她們的死活,與我們無關。」仁謙邊說邊回以冰冷的眼神。

 

===================

 

葉德卿跟陳山河一起趕赴望寮山,途中遇到阿旺等一干熱心的村民表示很想幫忙,就等兩人吩咐。陳山河怕傷及無辜,便謝絕他們,勸他們離開後,便與德卿頭也不回地衝上山。

阿旺他們怎肯輕易離開?一來是陳、葉兩人救過他們村,是和美村的恩人,若真有危險他們怎麼說也不能拋下他們、自己落跑;二來是他們心裡早就認定兩人是神仙轉世,一定可以降伏那地牛,所以便決定在山腳下就近等候。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全部章節 佛殺

11

采風

12

鎮山矛

13

七巧齋

14

穿雲火

15

地牛

16

棺中草紙

17

歸元八卦

18

夜闖王家

19

佛悲

20

佛怒

21

夜未央

22

翻身

23

佛殺

24

忘憂

25 (完)

長河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