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照_雷神索爾3_諸神黃昏.png  

 

衣冠塚已被震出一道道深溝,隨時面臨坍塌,德卿一邊跳過裂縫,一邊閃躲從墓頂砸下的青石板。突然墓室像被山神擰毛巾似的,空間完全扭曲變形,德卿眼前通往石階的方向有一段被擠壓的僅剩膝蓋高度,連忙倒地、大手一推,身子驚險地滑過那一段,再縱身虎躍過石棺,下至石階。

他扶著岩壁連滾帶爬地到石階盡頭,好幾次差點因瞬間強震摔落深淵。年方十八的他到底還是稚氣未脫,有驚無險地跑進石室,不僅絲毫無懼,反而顯得有些亢奮,一看到師父、師叔便高舉鎮山矛,樂不可支地說:「有救了!矛拿回來了!」

他正要將矛插回石台的凹槽中,凹槽底部的地牛背皮突然往下急沉,瞬間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陣不懷好意的低沉笑聲自深淵底部傳來,祂道:「癡人說夢,以為我會給你們機會嗎?」

「糟了,」陳山河小聲對德卿說,「祂剛才一定也聽到你說的話。」

德卿氣惱自己怎麼那麼不小心,正想狠狠甩自己幾個巴掌,腳下就忽然一鬆,石室地板瞬間塌陷,所有人都跟著石磚往下墜入如幽冥般漆黑無底的深淵!

「瑤鏡!」陳山河臨危不亂,立即使出御劍術,踩上打橫懸停的劍身,很快就止住了勢。

「鑿壁偷光!」他十指夾八符凌厲一轉,指尖立即冒出火花。

八張黃符登時散發明亮的碧綠幽光,隨陳山河意念圍成一大圈並同時往下墜。他御瑤鏡劍往下飛探,一瞧見徒弟德卿,立即催劍下沉。劍速如流星般迅疾,德卿才剛意識到自己正在下墜,就被陳山河牢牢抓住了手臂。

喬風、喬雨到底是《伏魔》道士的後人,身子一落,兩人便心有靈犀似地拔劍與陳山河一同使出御劍術,利用劍身很快便止住了勢。透過黃符的冷綠光芒看到陳山力,雙雙衝至他下方,拉開制殭的硃砂漁網接住他。

落在網上的陳山力上一秒還心想自己出師未捷,下一秒就撿回這條命,不免心有餘悸。他見喬風、喬雨動作一氣呵成又默契十足,心中不禁感謝起師叔陳德蒼,要是他當年沒好好栽培這對徒弟,自己今日可就真的直抵黃泉了。

五人很快就鎮定下來,陳山河見大夥都沒事,便催八道黃符繼續下探。山體中,土石持續崩落,三人帶兩人一邊御劍閃躲、小心翼翼緩降,一邊察看週圍環境。下方別有洞天,越深處就越寬廣,就像是一個倒過來的巨型漏斗。

眾人很快就注意到如鯨背般龐大冗起的深黑底部,最高處就在中間縱向的脊梁骨,再向左右兩側緩降;脊梁上有一排坑洞,像是在同一條山稜線上的火山口,不停冒著騰騰濁白的熱氣。背脊以條條上符鐵鍊困縛,礙於地形遮蔽,地牛的頭尾都還見不著。

德卿心想,他們剛才從那麼上面的石室摔下來,那地牛該不會被鎮山矛鎮在這九百年的光陰裡,都是一直維持弓身的姿勢,直到現在才終於能趴伏下來休息吧?

眾人下降到距離地牛背部十幾尺遠的位置,才驚覺原來他們剛才在上方不過是管中窺豹,看到的只是祂的一小塊背部,地牛本身簡直高大的跟丘陵一樣!

祂脊梁上一排氣孔忽地冒出灼熱的烈火,將背上跟人一樣寬的鐵鍊燒的通紅;猛然拱起身,條條鐵鍊登時「鏗鏗鏗」幾聲接連崩斷!

「不好!」陳山河見地牛即將起身,便向眾人大喊:「快避開!」

五人立即散至地牛左右兩側,喬風、喬雨和陳山力落腳在一狹長石台上,而陳山河與葉德卿才剛攀上一塊突起的岩壁邊緣,便感背後熱風襲來。一轉身便見地牛正朝他們揮掌而來,兩人直覺就是鬆開手躲過攻擊。往下墜的同時,與上頭的三人同時注意到地牛實為牛首人身、四目六臂,簡直就是遠古傳說中的戰神—蚩尤!

地牛頂著一對碩大的銅角,六臂握拳,四目同時燃起銅金般的火焰,威喝道:「我要讓你們所有人都嚐嚐被活埋的滋味!」

喬風為轉移地牛注意力,連忙抽出一枚金針,向上一拋,喊道:「撒豆成兵!」

那金針霎時化為成千上萬根,在黃符的冷光下將偌大的窟頂映照的如同滿天星斗一般。

喬風劍指比向地牛,高喊:「天降甘霖!」

「嗖嗖嗖!」金針萬箭齊發,鋪天蓋地般射向地牛。祂皮粗肉厚,根根金針打在祂身上就像雨點似的,根本不痛不癢,當即睥睨喬風一眼,狂妄地仰首大笑。

此時陳、葉已離淵底很近,陳山力恐陳山河來不及救葉,立刻拿出雙面鏡對準葉的正下方猛力擲去,對不斷企圖抓住岩壁縫隙的葉高喊:「跳進下面的鏡子裡!」

葉往下一看,詫異想道,那鏡子那麼小,他怎麼跳的進去?此時已是間不容髮,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馬上對準鏡子雙腳併攏。就在他腳尖落到鏡面的前一刻,陳山力及時抽出另一面八卦鏡藉符光反射至地上的雙面鏡,喊道:「水中撈月!」

陳山力手伸進八卦鏡,就從裡頭拉出葉德卿的腳,德卿整個人也順勢從鏡中溜出來,幸而陳山力緊緊抓住他,不然差點就又摔下石台。

就在這個時候,身旁喬雨突然喊道:「雨後春筍!」

第二波射向地牛的金針在觸及牛皮的瞬間,伸根似地全數反向扎進皮肉,祂龐大的身軀一震,低吼一聲:「啊——」

祂通體立即燒的赤紅,身上金針全都瞬間氣化,由萬點針孔「嘶嘶」散溢出黑氣,周圍山壁全都被燻的焦黑。

「純陽子!」地牛四目再次噴火,咬牙切齒道:「祢害我九世不得翻身,我就要所有生人永世不得動彈!」

力拔山河的祂乍然立起,牛角順勢往上方窟頂一拱,登時地動山搖,五人皆被震倒;德卿及時抓住摔下石台的喬雨;對面山壁的陳山河則猛將劍插進岩縫中,才止住墜落之勢。

「殺————」地牛怒吼一聲,牛頭猛力一甩,大地為之劇烈震盪,望寮山脈頃刻便被扯開一道縱谷,眾人抬頭都可見頂上的密佈烏雲,當下都是瞠目駭然。

德卿正想奮不顧身跳下,將矛插進地牛身上時,陡然發現矛不見了!

「在那!」喬雨指著對面山壁下方雙面鏡的方向,鎮山矛就在鏡子幾步遠的位置。原來剛才德卿為避開地牛攻擊,摔落崖底時,矛也不慎從它手中滑落墜地。

陳山河也注意到鎮山矛的位置,對德卿喊道:「快去,我來引開祂!」說完灌下一口葫蘆酒,抬頭將之噴出,又念道:「冰天雪地!」

眼前劃過半月弧度的水珠剎那間凍結成冰,皆懸停在空中不再下墜。

陳山河持劍、提氣一躍而下。地牛豈知他手上的瑤鏡劍是上古神物,正朝他挑釁吼叫,便被他一劍將鼻頭砍成兩半。

與此同時,德卿再次縱身躍進八卦鏡中,從地底的雙面鏡裡跳出來,立即衝向鎮山矛。

地牛吃痛,如何甘心被生人反擊,當即怒不可遏,張嘴就對踩著空中冰珠移動的陳山河吐出烈焰。陳早就有捨身迎敵的覺悟,眼看避之不及,便打算挺身跳進襲來的火球,將劍刺進地牛四目中心。就在此時,雙面鏡突然從中攔截。他眨眼就連人帶劍地進入鏡中,被移轉到石台之上。

下方的德卿將雙面鏡往上猛力一拋,見陳山河安全從另一頭八卦鏡出現,立即狂奔向地牛,高舉鎮山矛,將之刺進地牛腿腹。矛尖穿過腿骨,從腿另一頭竄出,原本金絲掐揉而成的鏤空矛頭如怒放花朵盛開,根根牢牢扎進皮肉裡。

「啊———」地牛立即痛的跪地哀嚎,六臂亂舞亂揮,縱谷內都是祂吶喊的回音,聽得人毛骨悚然。

德卿一看也是愕然,心想難怪當年先輩陳御風初遇地牛時,曾聽到自行擺脫鎮山矛的祂,發出揪心痛苦的悲鳴。

陳山力眼見此時佔盡天時地利、機不可失,便趕緊催動銀色雷符,射向厚厚雲層,喃喃念起《五雷咒》,引第一波天雷劈地牛。霎時烏雲疾速逆時針捲動,雲層中金光閃現。須臾,伴隨幾聲雷吼,震天撼地的天雷相繼劈下,道道如金鞭般抽的地牛痛苦地嘶吼。

「我不服!我不服——」地牛怒吼:「我們可有得罪過人?同樣都是生靈,牛不但生生世世為人所奴役,還得被任意宰殺?憑什麼!」

陳山河、與喬家兄弟置若罔聞,同時接力引天雷劈之。但葉德卿心生悲憫,突然有股衝動想阻止大家這麼做。

只是一旦阻止師父、師叔,我又該怎麼阻止地牛殺光生人?德卿徬徨地想。

「當你們大啖牛肉、腳踩牛皮靴,可曾有過一絲憐憫和羞恥?」地牛聲嘶力竭地咆哮:「我有什麼錯?我有什麼錯!我沒有錯!」

欲滅地牛,須連下四十九道天雷方能告成,但是《五雷咒》是道家斬妖除魔最為凶惡的符咒,十分講究道行,而且極為耗費元氣,鮮少有人能連下兩道《五雷咒》;連下三道更是聞所未聞。

雖此趟眾人早已將個人性命拋之腦後,隨時準備與地牛同歸於盡,但方才一番打鬥已先耗掉了些法力,接著又輪番下了兩道《五雷咒》,四人此時皆已是力竭。這第三道《五雷咒》,陳山力與喬家兄弟說什麼都催不動了。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全部章節 佛殺

21

夜未央

22

翻身

23

佛殺

24

忘憂

25 (完)

長河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主題標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