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_縮圖.jpg  

 

公司剛搬到一棟商辦大樓,就公佈一系列的新規定。譬如,為了響應節能減碳,辦公室空調溫度會提高兩度,男員工非必要不用穿西裝、打領帶,穿polo衫就可以。

還有一點,就是不鼓勵加班。這棟大樓的公司似乎是有志一同,晚上六點前,幾乎每間辦公室都會熄燈。據茶水間小道消息說,一方面是公司想省電費,另一方面是政府現在抓加班費抓的比較嚴,所以下班時間一到,公司就會開始趕人離開,沒做完的就把工作帶回家做。

我們做業務的沒差,到哪裡都可以工作,本來就常常把工作帶回家。但是工程師有的時候要測試機器,又不能把一大台機器搬回家,就勢必得留公司加班。

這時候高層又說話了,叫工程師務必要共進退、結伴進出辦公室。說什麼因為大樓以前有遭小偷之類的,怕工程師單獨一個人會有危險。

想想就覺得好笑,我們幾個大男人還怕小偷上門嗎?一人一把扳手都可以把他打哭。

今天晚上,我買了宵夜陪幾位工程師留辦公室加班。雖然實際上沒我的事,但總要做做樣子,讓工程師知道他們不是孤軍奮戰。

辦公大樓每一層都有公共廁所,供同層樓幾間辦公室共用。晚上九點多的時候,我剛上完廁所走出來,就遇到定時巡邏的大樓警衛。李大哥是個六十幾歲的大叔,感覺是個坦率熱心的人。聽說在這邊工作已經二、三十年,一直都是輪小夜班。偶爾看到我們公司的工程師,還會勸他們不要加班到太晚、不要落單等等。

「李大哥!」我向他打聲招呼。

平常看起來老神在在的李大哥,一看到我,竟神色有些慌張,用他一貫特有的腔調說:「怎麼就你一個人咧?」

「喔,辦公室還有其他人在。我只是先出來上個廁所。」我說。

「那不行、不行!晚上都要結伴,你快回辦公室去!。」

「不用了吧。有沒有那麼誇張啊。」

我心想:李大哥反應太激動了吧。這棟樓出入都要刷卡,有那麼容易遭小偷嗎?再說,李大哥年紀這麼大了都一個人巡邏,難道我會比他還差?

「這個咧…」李大哥眼睛左右飄移,似乎欲言又止。

我覺得這背後應該另有隱情,就邀李大哥一起去樓下抽根菸,趁機打聽、打聽。李大哥很喜歡我抽的Dunhill,知道我要請他抽,菸癮一來什麼顧忌都沒了,說他巡邏完後就來辦公室找我。

我們到了外頭以後,我恭敬地遞了根菸給他,再為他點菸。待他吞雲吐霧一番,神情滿足放鬆的時候,我才假裝隨口拋出剛才腦中想好套他話的說詞。

「李大哥,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講。」我故作神秘地說。

「什麼啊?說啊。」李大哥語調溫和地說。

「那你千萬不要跟別人說是我講的喔。我之前聽說這棟大樓以前有遭小偷,可是我覺得不只是這樣。那個小偷應該有殺人,所以這棟樓才有點陰陰的,我每次進公司都覺得好毛。我看你常常一個人晚上巡邏,不太安全。以後還是找個人陪你一起吧。」

李大哥聽我這麼說,先是一驚,接著一臉啼笑皆非的樣子。

我心想:是不是我猜錯了,被李大哥看破手腳?

正想要講什麼把話圓回來的時候,李大哥忽然左顧右盼了一下,小聲對我說:「你只猜對了一半。」

「什麼意思啊?」

李大哥嘆了口氣,對我說:「本來我也是不該講這些的。畢竟你們現在的年輕人都鐵齒的很,老人家說的話你們只會覺得迷信咧。但看在你這麼好心的份上,我就跟你說吧。」

我馬上面露業務招牌的誠懇上進表情,對他點頭說道:「李大哥你放心,你說什麼我都會認真聽進去的。」

「我們這棟大樓的確死過很多人,不過都跟小偷沒關係。」李大哥深深吸了一大口菸,才開始跟我娓娓道來事情的經過。

以前有間公司的女秘書被他們董事長留下來加班。聽說女秘書原本是在茶水間切水果,董事長趁四下無人對她意圖不軌,她邊逃邊反抗,董事長要把她拿刀的手推開時,不小心就把她推下樓。她摔下來的時候,脖子被臺階撞斷,當場就死了。

從此以後,常常有人晚上看見那個身穿紅洋裝的女秘書拿刀在樓梯間徘徊,似乎想要找那個董事長報仇。但董事長在出了事以後,就因過失殺人入獄,根本就沒再進公司。

漸漸的,女秘書開始移動了。出現的範圍不再僅限於樓梯間,大廳、電梯、交誼廳、廁所、茶水間、各個辦公室…都有人看過,最常出現的就是祂生前上班的辦公室。雖然當時他們公司沒人受傷,但辦公室裡都人心惶惶,越來越多人不敢加班或是乾脆離職。那間公司不堪其擾,租約一到期就搬走了。

原本大家都以為這件事就這麼告一段落了,沒想到,那女秘書反而變本加厲,開始攻擊每個落單、穿西裝的男人。只要被祂遇到,祂就會問那個人,是不是某某某(董事長的名字),如果那個人說不是,祂就會把他帶到高處再推下去;如果那個人說是,祂就會直接拿刀把他殺了!

不管回答是或不是,下場都一樣,不死也重傷。越來越多公司搬走,大樓為了招租,就一直調降租金,直到最近才吸引到幾家公司入駐。

「李大哥,」我突然覺得不妙,問他說,「那個女秘書生前待的公司該不會就在…」

「嗯,就是你們公司現在租的辦公室。」李大哥擔憂地看著我:「所以,晚上咧,沒事千萬不要留在公司,尤其是自己一個人。」

「可是,如果是這樣,你們晚上巡邏的警衛怎麼都沒事?」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咧…祂認得我們警衛的制服吧?從來沒找過我們麻煩。」李大哥嘆了一口氣,又說:「話就說到這咧。走,我送你上樓。」

回到辦公室以後,我馬上就把這件事跟幾個工程師講。有的信、有的不信,但不管信不信,總是要把事情做完才能走。到了晚上十一點多,事情終於完成,我們一群人一起離開。工程師阿浩跟我家住滿近的,就由我負責載他回家。

車才剛開出地下室,阿浩就發現自己把手機留在辦公室裡,說什麼都要回去拿。我車才剛停下,他就打開車門,自己從大樓後門衝進去了。我又不能拋下車不管,只好先把車停好再衝進去找阿浩。

後門離電梯有段距離,我才剛跑進來沒多久,前面交誼廳就傳來「沙沙沙」的聲音。我覺得有點奇怪,就放慢腳步,靠著牆慢慢前進,走到轉彎的地方偷偷探頭出去瞄一眼,赫然瞥見紅紅的東西在交誼廳地板上!

不會就是那個穿紅洋裝的女秘書蹲在地上吧?

我剛才沒看清楚,想再偷看一眼,那「沙沙沙」的聲音就往我這邊靠近了!

不會吧!

我這才突然想起來,阿浩穿的是polo衫,那女鬼根本不會找上他。自己因為白天去拜訪客戶,所以穿的才是襯衫、西裝褲!

      那像是拖行的聲音離的越來越近,似乎移動的很快,此時已經容不得仔細思考了,我回頭看見自己離後門有一段距離,馬上三步併兩步、就近閃進男廁!

一進廁所我就發現門不能鎖,就趕快躲進隔間裡、把門鎖上,打電話給阿浩想叫他趕快來找我,這樣我就不算落單了。可是他手機響了幾聲都沒接,不知道是不是還沒進辦公室。

這個時間點,大樓除了警衛以外也不會有別人了,偏偏我就是沒有李大哥的手機,也不知道他人現在在哪巡邏。我現在根本孤立無援!

「沙沙沙!」那聲音已經到廁所外面了!

「拜託不要進來!拜託不要進來!」我趕快掛掉電話,一邊傳line給阿浩,一邊拚命祈禱祂會路過廁所。

     希望馬上就隨著「磅」一聲猛烈的推門聲落空。

     祂進來了!

此時間不容髮,我馬上當機立斷把襯衫、西裝褲給脫了,從門縫底下推到旁邊隔間裡,蹲在馬桶上不敢發出聲音。

果然,下一秒,隔壁那間就傳來「磅!」一聲推門聲!

「凍咚、凍咚!」我心跳的好快、好大聲,好怕被那女鬼聽到,可是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完全沒辦法抑制血液裡奔騰的恐懼。

「沙沙沙!」那女鬼似乎在隔壁打轉了幾圈。接著就沒有任何聲音了。

一時之間,我還不敢輕舉妄動,正猶豫是不是應該鼓起勇氣推門出去看看的時候,手機鈴聲突然爆響,我差點被嚇得心臟病發!

習慣性伸手摸口袋的時候,忽然驚覺自己剛才竟然手機連同褲子都一起推到隔壁間了!

鈴聲響了幾秒,我聽廁所內都沒有其他動靜,才提心吊膽地從馬桶上下來。當我蹲下來、彎腰要伸手拿回褲子時,突然從門縫底下看到一個女鬼的臉!祂披頭散髮,瞪大雙眼與我四目相交!

「啊!」我嚇得往後縮。那一瞬間我終於明白那個「沙沙沙」的聲音是怎麼來的了。

女秘書摔下來的時候,不只是脖子被臺階撞斷,全身一定也有好幾個地方都骨折,那個窸窸窣窣的聲音就是祂用斷掉的骨頭在地上爬的關係!

祂忽然開口:「你是張清揚嗎?」

「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嚇得馬上衝出隔間,想逃出去。

祂一隻手舉起水果刀,手臂折成詭異的角度,「沙沙」追著我爬,偏偏我又被嚇得腿軟,根本就跑不動!

「磅!」李大哥突然推門衝進男廁。看到我們兩個,馬上就對女鬼說:「小姐啊,那個害你的人現在都還在坐牢咧,祢在這邊怎麼找的到他咧?冤有頭債有主,祢不要再亂害人了好不好?現在我也穿襯衫,難道祢也要殺我嗎?」

沒想到那個女鬼竟然哭了!

「李大哥…李大哥…」祂喊了幾聲,又說,「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說完就消失不見了。

隔不到兩、三分鐘,阿浩拿著扳手衝進廁所找我,看到我在扣釦子又看到李大哥,立即一臉尷尬,還以為我們剛做完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想到剛才那通未接來電就是阿浩打的,當下真有股衝動想把他掐死。

     後來送阿浩回家的路上,他問我為什麼李大哥一出面,女鬼就哭著消失了。

我想了很久,或許有這麼一個可能。

也許在祂心中,當初發現祂屍體並且報警的李大哥,和那些警衛,都是不能傷害的好人吧。

 

 

===================  

想看更多  都市傳說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日本怪談  

科幻劇場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老梅謠外傳/番外篇(連載中)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