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_如來_神掌_電影_西遊_降魔篇_劇照.png  

 

眼見還差九道天雷,陳山河不惜玉石俱焚,以命力拚第三道雷符。地牛當即又遭五雷轟頂,此時已全身焦黑龜裂、伏在地上奄奄一息,即將化為一隴焦土。

四十五道天雷已接連劈下,正當陳山河想催動第四道雷符時,元氣幾乎耗盡的他,陡然吐出一大口黑血,當場暈死過去。

德卿在崖底密切關注著上方石台的一舉一動,眼下師父、師叔全都不支倒地,他除了乾著急以外,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們到底怎麼樣了?還差四道天雷,若不趕快引天雷劈之,豈不功虧一簣?他想。

此時伏臥的地牛乍然抖動了下身軀,竊竊獰笑了起來:「哈哈哈」低語道,「老天有眼

祂隨即抬起大如屋舍的牛頭,四目陰沉地盯視葉德卿道:「昨日以前,鎮山矛興許還能再鎮我一甲子

祂緩緩握緊五拳,指節發出咯咯響聲,鼻孔噴氣、低吼一聲,一手將矛拔出!

霎時污濁的黑血噴濺崖壁,可是這回,矛造成的穿刺傷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癒合,頃刻間便宛若新生,看不出一丁點疤痕。不僅如此,祂身上焦黑龜裂的皮肉也隨之一塊塊剝落,露出底下新一層完好如缺的肌理,彷彿瞬間脫胎換骨!

「但是現在!」地牛將矛隨手一扔。「輪到你們當一回俎上肉!」

地牛仰天咆哮,六臂撐地欲起身,但是馬上就被歸元八卦無形卻強大的結界給網罩住。地牛先是驚詫自己怎麼離不開這望寮山,隨之轉為惱怒,又是六臂猛擊狂捶,又是滾動翻身,仰首朝低矮的夜空怒吐烈焰。

這一怒便地動山搖、天地變色,方圓幾十餘里全都遭殃。裂谷內震盪劇烈,四週岩壁紛紛崩塌,泥流如瀑布洪水傾淌,墜岩如隕石暴雨驟至。

此時頂上無日,又烏雲蔽月,滿山的精妖靈鬼已為之一空,歸元八卦陣少了天地靈氣來源,「陣眼」所在的望寮山又正在土崩瓦解,無法再自行加固,擋不住地牛多時,結界就被牛角一撞而裂,眨眼間為之滅解!

德卿一見駭然,心想地牛一掙脫結界現世,忘憂若還在山腳下等著自己,哪還來的及逃?

眼下碩果僅存的玄清派弟子好不容易相聚,此時卻都倒地不起,性命堪憂、生死難料,德卿想隔空使出護身咒,替他們擋去土石。然而道法在於術,佛法在於念,德卿心裡一直惦記著忘憂,使得他頻頻分神、無法專心,法力無法完全施展,護身咒變得極弱。他空焦急,卻一點辦法也沒有。他就是沒辦法不擔心忘憂。

就在這時,突如其來一塊巨岩「轟隆」砸落石台,那蕈菇狀的石台底下並無牢實支撐,遭此一擊,立即崩落,四人全都應聲往下疾墜!

德卿顧不得自身安危,忙往他們底下奔去,但此時又如何來的及?跑到一半,被牛尾一掃當即騰空飛出,如風中落葉似地在空中翻了幾翻撞壁墜地,由於摔的實在太重,差點當場嚥氣,一時間半點知覺都沒有。

與此同時,瑤鏡劍閃了閃金光,自行掙脫陳山河的手心,反轉穿過他橫過身前的布囊背帶,猛刺進岩壁,他身子陡地被背帶吊在半空中晃了兩下便止住墜勢,及時被救回一條命。也幸虧他背帶異常結實,否則瑤鏡劍想救主也是無計可施。

就在地牛即將立起身時,幾道金光乍然亮起夜空,三道天雷爆響劈下,立即又將祂打倒在地。一隻燃著天威怒火、如蒼穹般廣袤的大手,耀著萬丈光芒、夾帶震耳欲聾的暴風從空中直直疾下,掌心一觸山巔登及天崩地裂,率土之濱遽然一震,宛如整座季青島都為之下陷沉沒;剎那間滾滾沙石如千軍萬馬般往四週奔逸,揚起的煙塵鋪天蓋地,大地隨即陷入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地牛才剛感到炙風壓頂,身軀便被大掌帶下的填谷石流給壓的不得動彈。祂初時懼於這毀天滅地的神佛之力,也心知只消再一道雷,祂就會徹底化成焦土,但隨即滿腔的憤恨不甘又再次壓倒性地蓋過恐懼。

祂拳拳擊地、怒嘯:「如來——連您也幫著人?為什麼?憑什麼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不甘心!憑什麼凡間由人族主宰?為什麼!」祂悲憤道:「自古厚德載物,我們牛族寬厚,數十萬年如一日,從不殺生!我們牛族才應該稱霸天下!」

如來這一掌,天地變色;震動之大,使得倒在地上的德卿和被神劍懸掛在山壁上的陳山河皆悠悠醒轉。

這時谷中傳來莊嚴宏亮的低語:「解鈴還需繫鈴人。」語音剛落,大掌便消失蹤影。

陳山河見狀,雖知德卿的道行根本無法集雲下雷,但事已至此,不得不死馬當活馬醫,便用盡餘力將最後一張雷符射至德卿跟前,聲嘶力竭吼道:「快引天雷!」

德卿隨即想到忘憂,以及許多來不及撤離的居民,感到肩上的重擔又再沉重了幾分,眨眼間心中已經幾番天人交戰。然而,這雷符,他無論如何是下不了手了。於是他拾起雷符,一股腦將它撕的粉碎。

「你!」陳山河一見為之氣結,熱血直衝腦門,立即兩眼一翻又昏了過去。

我該怎麼渡祂呢?如何讓祂不再對人有恨?德卿苦惱地想。

此時無形無影的如來像是看透了德卿的心,溫柔地說:「再試一次。」

地牛冷笑一聲,道:「你?還想渡我?」

德卿趕緊用力點點頭,但是又苦於口拙,搔頭搔了半天,就只吐出一句:「我從沒吃過肉,也沒穿過牛皮靴。」

地牛搖頭苦笑:「如來啊如來,」祂六掌拍地,「您也太瞧得起人了吧?渡我?可笑至極!」

德卿也知道自己笨拙,還想說些什麼,可是一急腦子就又一片空白。

這時,繫在他腰際的濾水囊陡地晃了兩下,如來又說:「再試一次。」

德卿當即意會過來,對地牛說道:「即便我從小到大都吃素,還是每天都在殺生!」

地牛面露不解,德卿小心翼翼地問:「我能碰祢嗎?」又補充一句:「我保證絕不傷你一根牛毛!」

「就憑你?」地牛低沉地笑了笑,語氣略帶惡意地說:「儘管放馬過來!」

他先將濾水囊裡的清水倒在地牛面前,請地牛閉上眼睛,手再輕輕放在祂頭上,說道:「請祢現在再看看這水。」

地牛睜開了眼,目力像是瞬間被放大了百倍、千倍,竟能清楚看見水中的微觀世界。赫然驚覺,原來祂飲用的每滴水裡,都有著無數生命;更遑論祂以前咀嚼過的每一株草!

「阿縛悉波羅摩尼莎訶。佛觀一杯水,八萬四千蟲。」德卿說道:「萬物滋養萬物,相生相息,也生生不息。」

「你是想告訴我,人族與牛族之間,並沒有什麼不同?」地牛沉思了許久,態度明顯放緩,點點頭說:「如果人族同我們一樣,出於本能殺生求存,那我再也沒話說。但是,為了浮華虛榮,剝我們的皮角;為了口腹之慾,毫無節制地奪取我們的血肉,我說什麼都無法原諒!」

「人心不足蛇吞象,」如來口氣仍舊平靜,「天地終將不容人,自有無數的報應與劫難在將來等著他們。」

剎那間,地牛與德卿都在同一時間見到觸目驚心的虛象:季青島將火山爆發,熔漿行走大地、焚噬一切,火山灰雲也將遮天蔽日,屆時不僅是人類末日,地表上所有生靈都將頃刻間滅亡絕跡,全島從此萬物不生!

地牛看了一則以喜,一則以憂:「若真火山爆發,豈不同歸於盡?人族滅亡雖好,但我們牛族也難逃死劫啊!」

「水能覆舟,亦能載舟。」如來道:「自取滅亡的是人,但,也唯有人能力挽狂瀾、挽救局勢,拯救所有生靈。」

「照您這麼說,」地牛苦惱道,「若要我牛族一脈能延續下去,還需靠人族之力?若是這樣,在火山爆發之前,人族可就不能先滅絕啊!」

「兒孫自有兒孫福。」如來溫柔地說:「祢已操了幾千年的心,又虛度了九百年光陰,何時才能躍升仙界?」

「是啊是啊,」地牛甩了甩頭,「亂啊、煩啊凡間諸般因由業果糾纏不清,又豈是我能洞燭參透的?又豈是我能干預介入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再揣著這麼多不甘仇恨?」

說到這,祂幡然醒悟,壓抑了千年的怨氣突然一股腦煙消雲散。

祂釋懷了。

「要是當年純陽子能這麼對我說,我又何必白白耗費九百年?」地牛感嘆道。

「純陽子雖已成半仙,但祂終究是人所化,祂能領略諸般種種,卻未必有能耐也讓他人通曉。」如來道。

「唉...」地牛牛頭輕搖,「罷了罷了!」

此刻祂已放下所有惡念與牽掛,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輕鬆愉快,祂大笑幾聲,立即化為身形飄逸、通體雪白瑩透的「仙牛」,飛升至化外之境。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全部章節 佛殺

21

夜未央

22

翻身

23

佛殺

24

忘憂

25 (完)

長河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主題標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