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_夜_月_山.png  

 

龐大如山丘般的地牛一消失,望寮山又是驟然一震,山峰上的土石再次向下坍塌,轉眼就將裂谷填平。整座山勢像是被天神撫平一般,不但低矮了一截,峰巒也平緩許多,原本歸元八卦「陣眼」所在的北方山崗也自然形成了八卦形貌,像是仍在守護著這片土地。

 

===================

 

幾個時辰之前,地牛發怒,地動山搖,望寮山腳下的村民們為躲避亂石泥流,四散奔逃,大家各自跑各自的,連回頭看的餘力都沒有,也不知道彼此怎麼樣了。

忘憂跑在杜鵑後頭,一個不小心被石子絆倒在地,腳下的大地再次開裂。

杜鵑回頭一看,立刻又飛奔過來要扶忘憂,偏偏這個時候忘憂的腳踝扭傷了,一時間連站都站不起來。

眼看兩人所在的地面正在塌陷,杜鵑立刻一把將忘憂猛往後推開,自己隨之摔下地震震出的深溝,頭撞到冗起的土堆,登時眼前一暗。

忘憂往後撲倒,差點也跟著摔下深溝,還沒爬起身又被落石擊暈,立刻昏了過去。

 

===================

 

德卿心懷感激地對如來說:「謝謝佛祖!若不是您及時出手相助,我們一定難逃此劫!」

如來對德卿說:「地牛心地並不壞,祂對於人族的恨,皆是來自於對已族的愛。德卿來日方長,渡人不容易;渡己,更不容易。」

渡己?

德卿一時間會意不過來,正想詢問,頂上的風雨就戛然而止,陰沉的天空突然撥雲見日,霎時滿天星斗照耀大地,顯得一片寧靜祥和。

他有種感覺,如來已經離開了。

      昏厥的陳山河被懸吊的位置較高,德卿正想攀著垮下的石堆上山壁救他下來,就瞥見一塊落石下方,有隻緊握桃木劍的手!

原來方才石台一塌,不省人事的陳山力和二喬墜落之後,隨即就被無數落石給壓在下方。現在德卿發現他們,早就為時已晚。

德卿想,他們原本可以袖手旁觀、甚至逃得遠遠的,但是他們最後卻選擇站出來與師父一起並肩作戰。像他們這樣熱血俠義之士,居然就這麼身先士卒去了。他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不由得難過了起來。

想把岩石給搬開,卻怎麼都搬不動,他登時覺得自己好沒用,連替師叔收屍都做不到。

這時,有人從背後拍了拍德卿的肩膀,他回頭一看,是陳山力的魂魄,喬風、喬雨也都在祂左右。

「小兄弟別難過,我們雖不是玄清派弟子,」喬雨說,「但是能替師父完成《伏魔》一脈救濟蒼生的使命,我們也死而無憾了。」

喬風點點頭,拍拍兄弟的肩膀。

「我們《采風》也不是膽小懦弱之輩,」陳山力挺胸說道,「怎麼能讓你們《伏魔》專美於前?德卿你就別費事了,反正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皮囊放哪都一樣。快把你師父救下來才是正經事!」

德卿在祂們催促之下,趕忙爬上石堆,瑤鏡劍像是長眼似的,立即將自己拔出岩壁,陳山河便落在德卿伸出的雙臂上。

他將師父山河放在地上,接著盤坐在地為三人超渡,送他們最後一程。

待一切塵埃落定,德卿揹著陳山河爬出幾近填平的裂谷。才剛下山、足履平地,中央山體又再次坍方,將他們剛才爬出的那一道裂縫徹底掩埋。再過幾年,草木橫生、枝葉覆蓋,後人經過此地時,大概也看不出那曾經有過一道裂谷。

      山腳下鴉雀無聲、蟲蛙不語,被泥流覆蓋的大地,寂靜的嚇人。

透過明亮的月光,德卿環顧週遭,見阿旺等村民的魂魄還在附近徘徊不去,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已死,不由得悲從中來,有種伯仁因我而死的悲慟。

他們是如此的相信我們,一定能拯救大家;他們是那麼的想幫忙,想與我們並肩作戰,不願棄我們而去可是我們卻辜負了他們

接著,他看見一位倒在不遠處深溝旁的女人。

是忘憂!

他頓時感到心臟漏掉了一拍,連忙衝過去查看。幸好忘憂還有鼻息,德卿檢查了一下她的傷勢,身上幾處挫傷應無大礙,但是額上有塊滲血的大腫包,似乎是被落石擊中所致。

在他的呼喚下,忘憂如羽般的長睫毛顫抖了幾下,隨之睜開那對美眸,德卿懸著的一顆心也總算可以放下。

「德卿!」忘憂見德卿沒事,心裡很是激動,但是她隨即又想到杜鵑,馬上驚坐起身:「杜鵑!她人呢?」

她很快就注意到眼前的深溝,顧不得腳傷,慌亂地手足並用爬到溝旁,一看到倒在溝底的杜鵑,便奮力跳下深溝。德卿被她突如其來的舉止給嚇得傻愣在地,回過神也連忙跟上去。

忘憂見杜鵑臉色慘白,又不像有在呼吸吐納,立即慌了手腳搖晃杜鵑,頻頻叫喚她。奈何她嬌小的身軀已然發冷僵硬,又豈是忘憂的眼淚能喚回來的。她想起剛才昏倒前親眼見自己的好姐妹為救自己摔落深溝的那一幕,登時抱著杜鵑的屍身愴然痛哭。

杜鵑的幽魂就站在忘憂身邊,想安慰她,手卻一直穿過她的肩膀。忘憂看不到,而蹲在溝旁的德卿看到了,卻也無能為力,只能跟著難受痛苦,心想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孩這麼年輕就香消玉殞,都是因為自己來不能及時阻止地牛翻身的緣故。

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安好?

德卿隨即啟千里眼觀之。此番動靜波及的範圍比他們原先預想的還要更廣,方圓十幾里皆滿地死殍,無數人流離失所、哀鴻遍野。更可悲的是,德卿不知道這些人是因地牛翻身而死,還是因如來落掌而逝。

      他頓時感到晴天霹靂、心神猝然崩潰:要不是我那晚動了兒女私情,不願拿回矛,這一切根本就不會發生

「都是我的錯」他悔恨萬分地拔下一根頭髮,「要不是我,杜鵑不會死」又拔了三根,「師叔們不會死」接著拔下一整撮,「阿旺他們不會死

他痛徹心扉、淚流滿面地一把一把拔下頭髮:「數千人,皆因我而死...

「德卿你在做什麼?」溝底的忘憂想阻止他,卻無法獨自上去地面。「快住手!」

「都是我的錯!」德卿痛哭失聲道。

當拔光所有頭髮的那一刻,失魂落魄的他,已下定決心。

「我罪業深重,此生都難以消彌」他喃喃發願道,「從此我不再姓葉我願拋棄我的姓、我的情,只求能渡千人至彼岸」他闔上雙眼,專心致志地念起《地藏經》。

經此一轉念,他的功力登時一躍而升,週身佛光乍現,頌唸之音如暮鼓晨鐘,遠播四方,這片遼闊的災厄之地上,成千上百的亡魂剎那間立地成佛。

杜鵑那抹漸漸淡化的倩影,在徹底消失之前,對德卿回眸一笑,那笑容溫柔的淒美,令他為之動容。

      直到這片土地上不再有一縷冤魂遊蕩,德卿才止住聲。

當滿面淚痕的忘憂與德卿四目相交的瞬間,她突然覺得,德卿變了。他看她的眼神不再炙熱,而是無止盡的憂傷與悲憫。

忘憂胸口一緊,感到十分不安,便以詢問的口氣喚道:「德卿?」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走?

她想這麼問,但是話到嘴邊,卻只說得出開頭:「我們

滿頭是血的德卿聞言,默默地凝視忘憂片刻,接著緊閉雙眼,不發一語。如今的他,視人皆可直抵魂識,只消看一眼,便知其前後一甲子因果。

許久,德卿再次睜開雙眼時,忘憂只看見一片平靜、澄澈,如無風的深潭。

他還沒開口,忘憂就明白了。他不會跟她走了。

果然,德卿低下頭,雙手合十說:「從今往後,我將日夜為你誦經祈福,祈求佛祖能保佑你、你丈夫和孩子能一生平安。」

他的語調很溫柔,卻字字扎進忘憂的心裡。

「你說什麼?」忘憂顫抖著說。

      德卿指向忘憂的腹部說:「是個男孩。還很小,但是我感覺得到他。他很喜歡你,想趕快見到你。」

忘憂登時感到一陣暈眩,她難以置信地說:「你是說我有身了?所以」她淒楚地看著他。「你不要我了?」

德卿並沒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垂下視線,平靜地說:「花不論是否結果,我都摘不了了。與其摘花、讓花死在我手裡,倒不如遠遠欣賞它的花開花落。」

接著他抬起頭直視忘憂的眼睛:「你應該有你的一生一世,應該平平安安。只有與王家六少爺一起,往後的日子,你才能真正忘憂。」

忘憂不解,正想追問,德卿陡地一揮袖,她當即又暈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當忘憂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台三輪車上,車伕在前頭使勁騎著腳踏車,載她前行。

她迷惘地看看週遭,馬上認出是鎮上的五福大街。

鹿港!我為什麼會回到這裡?我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先心中滿是疑問,但當她看到身旁坐著的德卿時,所有記憶都瞬間回來了。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全部章節 佛殺

21

夜未央

22

翻身

23

佛殺

24

忘憂

25 (完)

長河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主題標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