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_空屋.png  

 

聽說,走夜路的時候,走在隊伍後面的人最容易被鬼抓走。

 

大學畢旅的時候,我們系選擇自助到花蓮、台東玩。

      跟國中、高中一樣,畢旅第一天晚上都沒有人在睡覺的,大家都興奮的睡不著。

      喝酒喝到一半,我們這掛帶頭的K就說要去夜遊,地點就選在剛才從夜市騎回飯店時,經過的一處廢墟。

      「誰要是中途落跑,誰明天就要請所有人吃早餐!」K說。

      人一多氣就壯,大家都想說反正我們這群人加起來也有十幾個,也就沒什麼好怕,紛紛點頭贊同。皮夾、手機、房卡放口袋就馬上出發。

      那處廢墟直線距離與飯店不遠,但是走大路的話會繞比較遠,我們就邊看google maps邊抄捷徑、走小路,一行人徒步十幾分鐘就到了。

      廢墟是由三棟相連的透天厝組成,大概是因為荒廢多年的關係,房屋外觀的漆都剝落的差不多,顯露出混凝土的灰底,週遭雜草叢生,想要走近還得先拿根木棍在前頭敲兩下,確定沒蛇大家才敢快速走過草叢。

      最左邊那棟空屋已經半塌了,看起來屋況很糟糕,我們就不打算進去,只進右邊和中間那棟。

      右邊那棟窗戶全被打破,剛開始進去的時候我還有點怕怕的,因為我猜拳輸了負責墊後,然後嘴賤的J還嚇我說,走夜路的時候,走在隊伍後面的人最容易被鬼抓走,害我一開始都神經兮兮的,走沒幾步就改成倒著走。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後來我也慢慢鎮定下來。

      裡頭坪數大概三、四十坪吧,除了一樓地上有些垃圾、香菸、空酒瓶和針頭以外,整棟可以說是空空如也。

      中間那棟外觀看起來最小,實際走進去才發現裡頭很深,外面馬路的燈光根本照不到深處,而且一進到屋子裡,大家都突然起雞皮疙瘩、覺得好冷。但是又想說這麼多人應該沒什麼好怕的吧,所以大夥又硬著頭皮往底部走,這個時候我忽然慶幸自己墊後,不然裡頭烏漆抹黑的,像K那樣走在前面實在太恐怖。

      幸好底部什麼都沒有,甚至可以說是乾淨的不可思議,裡頭的屋況實在比外部好超多,一點也不像是荒廢很久的樣子。要不是因為外觀太糟糕、沒有門、窗戶又破了,我們大概會以為這戶是剛裝潢好、等著屋主入住的房子。

      房子深處的樓梯在手機燈光一掃而過時出現,K走了幾個台階後,發現大家都沒跟上,就停下來回頭看我們。

      「幹嘛?走啊?」K說。

      「不要,這裡好毛喔。」隊伍前面的同學說,大家都點頭附和,也說想趕快離開。

      「好啊,那你們猜拳一下,決定誰明天要請吃早餐。」K說。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了幾眼,看在口袋扁扁的份上,還是決定跟上K的腳步上樓。

      二樓居然有傢俱!深色的電視櫃、大台的映像管電視、木頭茶几、搖椅...這些看起來雖然比較老式,但是也很乾淨、沒什麼灰塵,看擺設應該是作為客廳。我當下都有點呆住了,心想難道還有人住在這嗎?那我們不就變闖空門了?

      正想跟大家商量明天早餐各出各的、大家趕緊溜時,頭上的電燈竟然開始閃爍!

      我愣了一下,這邊居然還有通電!那不就代表這裡真的有住人嗎!

      就在大家猶豫要不要落跑時,搖椅突然自已前後搖晃了起來,電視畫面也忽然出現黑白雜訊、傳出「滋滋」聲響。我們像是被鞭炮炸到一樣,同時跳起來,轉頭就往樓梯跑。

      大家爭先恐後、亂成一團地衝出空屋,有些人順著來時的小徑跑回飯店,有些人跟我一樣改跑燈火通明的大馬路回去。

      因為走大馬路比較遠,所以等我們回到飯店大廳的時候,其他人早就已經回房了。我跟K還有JS睡同房,因為剛才我跟S是一起跑的,所以回去以後只看到J,就問他K怎麼不見了。J說不知道,剛才太混亂,他跟著一群人跑原路回來,也沒注意K在哪。

      我們原本想說先等等看,但過了一個小時後,K還是沒回來,手機也沒接,我們就決定報警。

      警察聽了很詫異,他說那邊荒廢幾十年、房子都快塌了,怎麼可能裡頭還很乾淨。我們跟著兩位警察一起過去看,中間那棟樓外觀跟我們一開始來的時候一模一樣,但是裡頭髒的亂七八糟的,比右邊那棟還破爛許多,跟剛才的情形完全不一樣!

      警察擔心樓梯會塌,叫我們待在樓下不要亂跑。其中一位自己小心翼翼地踩著台階上樓走了一圈下來,一聲不吭地逕自往大門快步走掉。大家看他臉色蒼白,也沒白目的亂問發生什麼事,只是默默跟著他一起走到外面。

      兩位警察後來叫我們待在外面大馬路旁等他們。他們隨後又去查看左、右兩棟還有附近一帶,但是都沒找到K。後來我們跟他們一起回警局做筆錄、通知K家人來的時候,J就問剛才那個臉色蒼白的警察,剛才是不是在二樓也看到什麼?那棟房子是不是有鬧鬼?

      那警察沒回他,只是送我們回飯店人就離開了。

      隔天大家都睡的很晚才起床,我們這一房的心情都很沮喪,也不打算再繼續跟著大家玩下去。退房以後就想說在附近隨便吃點東西,然後直接搭車回家。

      中午的時候,我們在附近一間老字號的餐廳吃飯。J看老闆、老闆娘都有些年紀,可能住在這比較久,就抱著胡亂打聽的心情問老闆娘知不知道附近廢墟的事。沒想到老闆娘還真的知道!

      她說,這些都是她以前聽附近的人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們就當故事聽聽就好。

 

      廢墟那三棟以前是一大家庭住的,中間那棟是一對阿公、阿嬤還有長子家庭住,左右兩棟是二哥、三弟家庭住。聽說幾個兒子脾氣都不太好,整天好吃懶做,完全都靠老夫婦的老本生活,尤其是長子更是因為賭博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債,沒幾年妻子就帶著孩子離開,後來也都沒再看到他們。那位阿公還在世的時候,有天感到自己恐怕時日無多,擔心自己一走,幾個孩子分完家產會拍拍屁股走人,妻子就沒人照顧了,所以臨終前把自己名下的財產都轉到妻子名下。過一陣子阿公果然去世了,但是阿嬤隔沒幾天也不小心從樓上摔下來、跟著走了。

      三兄弟都如願分得家產,三棟房子也各由三個兒子繼承,照理來說繼續住在那,分得的財富應該夠他們生活幾十年。但是聽說後來他們家裡常常鬧鬼,搞的他們不得安寧,所以二兒子和三兒子也等不及賣房子就匆匆搬走。但長子因為把所有財產都拿去還債,所以在房子賣掉之前,根本沒錢搬家。

      後來附近有鄰居發現好像很久沒看到長子,出於好心,就連同幾位鄰居一起過去看看。這才發現長子死在家裡好幾天了,人站在屋外都能聞到那股令人作嘔的屍臭味。幾位鄰居被嚇得落荒而逃,除了警察以外,根本沒人敢再靠近附近一帶。

 

      老闆娘講完以後,又聽我們談起昨晚的經歷,才知道我們有去廢墟那邊探險,急得直叫我們去附近的大廟拜拜,也連帶擔心起不見的K,說他是被鬼抓去了。

      J說:「怎麼可能?要抓也應該是抓D才對!」他指著我的鼻子說。「昨晚走在最後面的是他耶!」

      「你怎麼那麼笨啦!」老闆娘對J說:「D一開始是走在最後面沒錯,但是你們上樓以後不是發生怪事,然後大家一起轉身衝下樓嗎?那個時候D變成第一位,K反而才是最後一位!」

      我一聽恍然大悟,頓時感到頭皮發麻。

      禁不住老闆娘的叮嚀,我們馬上口頭答應吃飽就去廟裡拜拜。但是結帳完要去騎車的時候,J還是堅持己見的說:「我覺得應該是警察、老闆娘想太多了。我看就是有逃犯住在那邊,然後看到我們來就想嚇我們走。可是K膽子太大嚇不走,所以逃犯才把他打暈、載到別的地方丟之類的。」

      「不管怎麼說,我都要去拜拜。」我說。

      J聳聳肩,就自己先騎去機車行還車,我跟S則前往老闆娘講的大廟。

 

      我不知道K到底在哪,但我想,廢墟中間那棟應該是真的沒住人。

      其實昨晚我不是跑第一個。因為混亂之中,我才跑兩步,房卡就掉地上,有幾個人在此時與我擦身而過、變成跑在我前面。我回頭撿時,看到了不該看的。我怕說了大家不信反而會笑我裝神弄鬼,所以沒跟任何人講。

      當時,有個滿臉皺紋、看起來很老很老的阿嬤突然出現,坐在搖椅上,對我們招手,一直說:「來啊來啊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捷運百鬼夜行 

校園鬼話】   軍中鬼話

異國怪談     日本怪談 

海中迷藏     科幻劇場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佛殺(老梅謠外傳)(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