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攀登奇萊山前,還有些行前工作得先辦,導遊背景的潔弟負責聯絡嚮導和申請登山證;吳常、上官凌和庫卡則一同在吳常的飯店套房內研究山勢走向、登山路線和要攜帶的物資。

吳常原想,他們這趟上山每個人少說都負荷十公斤以上的裝備,若是不方便帶武器,可以請黑茜命人空投到特定座標上。

但是庫卡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相信我,你帶槍上去沒用。」

阿凌摸摸光頭,想了幾秒,也點頭贊同。

「怎麼說?」吳常問。

「奇萊山沒什麼能打的猛獸,」庫卡抽出背包裡一把形如彎月的刀鞘,「一把刀,綽綽有餘。」

「季青島不是很多部族都有在用獵槍嗎?」吳常說。

「那不是在高山。」庫卡擺手說。

他銅鈴般的大眼瞪著吳常,認真嚴肅地說:「其他地方的山我不知道,但季青島的高山……當你開槍解決了眼前的麻煩,往往就會招來更大的麻煩。」

「什麼麻煩?」吳常挑眉道。

「多囉!反正你聽我的。」庫卡將他那把獵刀抽出刀鞘,在套房的水晶燈照耀下,刀身血槽時而閃著冰冷的血色光芒。

「但是潔弟不用槍,要怎麼防身?」阿凌問。

「啊?那小猴子真要跟我們上山?」庫卡大驚。

「她不會上山。我會告訴她錯誤的出發時間。」吳常淡淡地說。

「那你做做樣子也就算了,食物沒必要帶那麼多吧?這些都夠六個人吃五天了。」阿凌指著庫卡面前堆成小山一樣的泡麵、罐頭、肉乾等乾糧。

「什麼六個人?這些全是我要吃的!」庫卡抱住它們說:「你們要吃自己買!」

吳常冷眼一瞥,搖頭心想,吳家使命本身聽起來是很好玩沒錯,但要他跟一個長得像和尚的光頭菜鳥道士和長得跟智人一樣的黑猩猩一同解決這末日危機,就有些強人所難了。上官家和塔瑪拉家也太後繼無人了吧。

他又輕嘆了一口氣,轉而對阿凌、庫卡說:「這是你們的地盤。出發前還有什麼是我應該要知道的?」

「有!」阿凌用小狗般清澈無辜的雙眼看著吳常:「進山以後,你千萬不能提到與神器、卷軸和玄清派有關的人事物!」

「玄清派?」吳常立即聽出端倪:「『龍隱山』就是在奇萊連峰上?」

傳說,玄清派創立於南北朝,經歷朝代的遞嬗,從中原輾轉遷至季青島,最後在龍隱山落地生根。其派宗旨是隱世修身兼懷濟世之心,常秘密下山伏魔鎮妖,故世人對其大多一無所知。且龍隱山整座山皆佈下奇門遁甲之機數,尋常人根本無從窺知,只有擅術且有緣之人才得以入山,所以千百年都是遺世獨立的存在。可惜近百年前,因為某些緣故,玄清派遇滅派之禍,如今山門之內,再無生人。

之前吳常和潔弟因調查《老梅謠》隱藏的幾樁懸案而雙雙斃命,最後因緣際會憑藉玄清派鎮派之寶—《混沌輿圖》才得以還陽,有驚無險地解開那一連串的謎團,歷劫歸來。

「沒錯。」阿凌道:「如果我沒推算錯的話,龍隱山就藏在奇萊北峰和主峰中間。」

「你怎麼推算?」吳常奇道。

身為世界頂尖魔術師的他,世界上任何奇玄詭異之事對他來說都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之前他曾看過阿凌施術念咒,從此便對他的本事很感興趣,找到機會就想細問深究。

「這個嘛,」阿凌愣愣一笑,「呵呵,天機不可洩漏。」

庫卡對阿凌那些神神祕祕的法術不感興趣,只道:「那提到神器會怎樣?」

「祂們會聽到。祂也會聽到。」阿凌說。

「誰?」庫卡問。

「神器的守護者會聽到。龍隱山自己也會聽到。」阿凌理所當然地說。

「聽到了又怎麼樣?」吳常問。

「那就麻煩囉。」阿凌又說了句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不管吳常、庫卡再怎麼追問,他也不肯多說。

 

===================

 

奇萊山北峰、主峰的登山步道入口,設在地勢相對低的合歡山松雪樓下方。即便是「地勢較低」,海拔也有三千一百五十公尺,已是雪線以上,屬高山林相。這裡因氣壓低、風勢強、土壤淺薄貧瘠等因素,地貌已不見常綠喬木,取而代之的是低矮地被植物如草本、苔蘚一類。也許是近年全球暖化,所以針葉林也從原本的零星區域逐漸擴散開來。

從松雪樓放眼望去,週遭皆是黃綠色的箭竹草原,與墨綠色的冷杉交錯勾勒出層層山峰的走勢。

早晨七點多,吳常、阿凌和庫卡才剛到登山口,正在做裝備的最後確認,便聽到後頭一女子高喊:「吳常!等等我啦!」

吳常回頭一看,只見一位身材嬌小、皮膚白皙、綁著馬尾,看來約莫大學生年紀的女孩急急忙忙地朝自己奔來。

庫卡肩上的黑色游隼—巴旺見狀立即振翅啼叫,像是在催促她跑快點似的。

潔弟揹著沉重背包,又在高山上奔了一路,此時有些氣喘吁吁,對巴旺揮揮手,斷斷續續地說:「哈囉…大…肥鴿!」

巴旺似乎聽得懂人話,馬上氣得飛向潔弟用翅膀狂巴她頭。

「打的好,巴旺!讓她見識見識什麼叫游隼!」庫卡在旁邊為巴旺吶喊助陣。

「夠了。」吳常朝潔弟走來。

不知為何巴旺十分聽吳常的話,他一開口,牠便很識相地退回庫卡肩膀上整理起羽毛。

潔弟喘了幾口氣,指著吳常的鼻尖道:「你這個笨蛋!為什麼都不接我電話?跟我說錯了日期都不知道!還好阿凌打電話叫我起來,不然等我醒來,我都不知道去哪找你們!」

吳常當下雖一貫的面無表情,只是默默站著挨潔弟罵,實則恨不得朝阿凌那張慈眉善目的臉開上幾槍。

他心想,就算現在把潔弟甩開,她也一定會不顧一切地想辦法追上來。她已經為自己死過一次,要是她這趟跟著上山再出什麼事,那該怎麼辦?

想到這,吳常雙眼立即掃向阿凌,眼神冰冷如霜,略帶殺氣。

阿凌像是看出他的心思,溫和一笑,說:「我算過了,如果我們四人攜手,那麼結局還猶未可知。但如果潔弟沒來,你七日之內必死無疑。而黑茜也會遷怒季青島,到時全島的人都會因她而死。」

吳常臉一沉,對於黑茜的手段,他心知肚明,對於阿凌的擅作主張也頓時氣消許多。

庫卡拍腿大笑,對阿凌道:「你吹牛的吧,笑死人!那小白兔不就是撂狠話嗎?她哪有辦法把我們都殺光光?」

「那是因為你不了解茜。她向來說到做到。」吳常泰然地說。

潔弟跟著問:「可是她不是只是一家軍火商的CEO嗎?又不是法國總統,難道還能對季青島開戰、發射原子彈?」

「方法很多。」吳常邊揹起裝備邊回答:「如果不投放高傳染性的致命病毒,那啟動藏在核電廠零件裡的炸彈也行。」

「等等、等等!」潔弟嚇得臉色刷白。「核電廠!你不是開玩笑的吧?」

「當然不是。不然你以為法國幾座核電廠蓋在與他國相鄰的邊境線上,只是為了跨國輸電方便?一切都是軍事考量。」

「啊聽不懂啦!反正你們這些漢人就是麻煩!別說那麼多了,快走吧!」庫卡不耐煩地說。

當初阿凌找上門時,庫卡還覺得共同完成使命的同伴很可靠,這次的任務一定能順利完成。沒想到巴旺和阿凌找到的吳家後人卻是個臉像冰塊一樣面無表情的小白臉,除了長得比自己帥那麼一點點以外,根本就看不出有什麼本事。而且職業還是什麼魔術師,真是笑死人。現在又平白冒出個小猴子潔弟,不帶上她還不能保吳常的命。吳常活不了,他姊姊黑茜還要跨海屠殺全島人!這是什麼世界啊!

眼見吳常不打算攆走潔弟,又看在阿凌預言的份上,庫卡也懶得跟潔弟廢話,一肩扛起她的背包說:「小猴子跑快點,要是拖累我們的行程,妳今晚就吃水鹿屎吧!」

當地嚮導—督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們在說什麼,見第四位團員終於在最後一刻趕上,也只是點點頭,看看手錶上的時間說:「好,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出發吧。」

此時早晨的陽光灑在松雪樓上,將背後那座背光的奇萊北峰襯的更加巍峨深邃。潔弟望著眼前藍天白雲下的黑色奇萊,心裡多多少少有些緊張,但見其他三人都面色如常,便也不服輸地加快腳步跟上大家。

剛開始經小奇萊、黑水塘山屋這段,因國家公園管理處整理過,所以並不難走,中午十二點多就抵達第一天的住宿地點—成功山屋。

嚮導督固幫四人安排好床位後,就先進廚房卡位準備料理晚餐,同時四人則先吃背包裡的乾糧作為午餐。

按照行程,凌晨兩點就要出發前往奇萊北峰,所以晚餐也是下午四、五點就早早上桌。吳常只吃了一口便覺食慾全消,他實在無法理解這麼難吃的東西,怎麼潔弟和阿凌還可以吃的津津有味,庫卡更是吃的狼吞虎嚥,活像是餓了三世的樣子。

當晚不少山友都很早就寢,八點以後山屋、帳篷區多已熄燈。晴朗的夜空中,銀河如瀑、繁星閃爍,景色遼闊且奇幻壯麗,大夥見狀無不讚嘆不已。

吳常趁潔弟四處拍照時,比手勢要庫卡、阿凌待會見機行事。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老梅謠 》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