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庫卡和阿凌趁進山屋前,將璇璣吳當年來季青島發生的事簡略轉述給吳常聽。

璇璣吳透過破譯古卷軸得知季青島將火山爆發,但不知何時會發生。他唯恐無人知曉此卷軸的內容,一心想盡快將其歸還給老鄭遠在季青島的家人。沒想到鄭家的確是找到了,可是卻沒有人相信他說的話,還說卷軸上的火漆印是他仿造的,也不聽他解釋就把他趕走。

如此毀滅性的災難隨時都可能發生,璇璣吳不敢耽擱,只得自己依照卷軸上的指引,試圖尋找神器的下落。幾番來季青島尋尋覓覓,陸續結識了路見不平、仗義相助的血族塔瑪拉家和玄清派掌門。

巧合的是,血族的傳說中,也有一個與卷軸內容相似的末日預言。預言裡,救世主共有四位,其中兩位都是血族族人,分別來自戰士塔瑪拉氏和巫師凱提拉氏,且後者需將其他三位集齊的神器用來開啟引流道,所以庫卡的先人帶璇璣吳和玄清派掌門去找凱提拉家的人。

巫師只能窺見不遠的將來,他藉由占卜得知,二十年內島上皆無重大天災,唯凱提拉家將絕後,屆時再無人能為他們占卜預言,故當機立斷,決定以壽命換取洞悉未來的視野極限。

根據巫師預言,救世主正是這三位的後人,而且其中一位會在一百多年後,也就是火山爆發那年再度回到季青島。到時候,其中一樣神器才會現身。因此,當下玄清派掌門、與塔瑪拉氏便與吳家歃血為盟,約定那年必須要再會合,一同解決危機。

如此要事不得有差池,所以玄清派未滅門前,上至歷代掌門、下至灶房燒菜的火工都清楚此使命,這也是末代弟子—陳山河的徒孫,上官凌之所以知情的原因。

吳常聽完只有一個疑問:「那四樣神器到底是什麼?」

「只知道一個跟我們血族有關,一個跟玄清派有關,還有一個好像跟當年八卦山底下的地牛有關,第四個就不知道了。」庫卡說。

「原來如此。所以阿凌才會認為其中一樣就在玄清派道觀裡。」吳常道。

阿凌意味深遠地看了吳常一眼,默不出聲地率先進入山屋準備就寢。潔弟、庫卡、嚮導督固和其他山友見狀,也覺得時間不早了,便跟在他後面魚貫而入。

吳常望著他的背影心想:難道我猜錯了?他既不說是,也不說不是,難道是因為天機不可洩漏?

山屋內一片漆黑,九點剛過,所有人皆已窩在睡袋裡,不少山友累得沾枕即眠。潔弟緊靠著吳常,很快就安然入睡,此起彼落的打呼聲對她來說一點影響也沒有。

凌晨一點多,山屋後方陸續傳來幾聲鳥鳴,頻率固定。

吳常很快就清醒,眼皮立即彈開。他向來厭惡睡眠這種毫無生產力的生理機制,想盡辦法延長清醒時間的同時,又需利用有限的睡眠獲得充足的休息,所以過往在世界巡迴演出的幾年裡,早已練就秒睡秒醒的功夫。

此時的鳥啼是傭兵們到了指定集合地點的信號,吳常立刻起身收拾。他一動,庫卡和阿凌也跟著動,活像是這段時間一直盯著他似的。

督固是當地人,睡到一半聽到那聲音就覺得奇怪:怎麼從沒聽過這種叫聲?那是什麼鳥?會是巴旺嗎?也不像啊。

他人才剛坐起身就被庫卡一掌矇眼,一掌手刀劈暈,下手果決狠辣、不帶半點聲響。

吳常對庫卡點點頭,心想這黑猩猩看起來笨重粗莽,沒想到動作還能如此俐落迅捷,也不算是一無四處。

他對他們招招手,率先走出山屋。這時潔弟仍窩在睡袋裡睡得糊裡糊塗、流口水流得滿臉,對於身旁的動靜全然未覺。阿凌走在庫卡、吳常身後,將懷中的白符偷偷貼在潔弟睡袋和背包上才離開。

三人開啟頭燈、躡手躡腳地順著溪床來到上游,與四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外籍傭兵會合,他們分別是凱、小劉、雷歐和金。

庫卡奇道:「裝備咧?你們該不會兩手空空就上山吧?我可不會分你們吃的喔。」

小劉答道:「裝備都放在廢棄山屋裡。」

大夥由凱帶隊前往山屋,在幾束淒冷的頭燈白光照射下,一個蒙古包造型的圓頂鐵皮屋在黑夜中現形。

這裡就是成功一號堡,傳聞過去除了供山友過夜,也是暫放山難者遺體的地方。以前為了紀念罹難者,在牆上掛著他們的照片,因而出現不少恐怖傳言,導致後來沒人敢在這過夜。而傭兵們大多百無禁忌,知道山友對這山屋多有忌諱,這裡又少有人出入,在出發前就已計畫將此地作為暫時修整的據點。

山屋內部十分空曠,除了傭兵們此行帶來的物資外,空無一物。庫卡見地上不只有登山物資,連武器彈藥也一應俱全,便開口說道:「哇靠不是叫你們不要帶槍了嗎?還手榴彈咧!你們這些傭兵怎麼跟女人不能不穿胸罩一樣,不帶武器沒有安全感啊?」

吳常見他們的裝備,別說是找神器,攻下一個海防碉堡都綽綽有餘,便說:「應該是黑茜執意要傭兵帶的。」

「真受不了你姊!」庫卡翻了翻白眼,也懶得再廢話。「槍都留在這,必要的帶上跟我走。」

傭兵們身經百戰,在惡劣的環境負重二十公斤以上行軍,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是以屋內這些裝備對他們來說都在負荷範圍內。現在庫卡一下子要他們把武器全留在這,他們可不放心,正在討論要將它們藏在哪時,屋門忽然磅一聲重重關起!

所有人皆感詫異,屋門的設計是像和室那種兩扇對稱、軌道平行推拉的,怎麼可能同時有兩股方向相反的側風將門關上?而且力道那麼大,怎麼會一點風聲都沒有?

凱想到屋外看看,可是門在這時卻像是被人從外頭牢牢抵住一樣,怎麼推都紋絲不動。

庫卡將凱推開:「閃開,我來。」他不出力還好,一出力兩支手把都被他給扯下,兩扇門還是拉不開。

「不可能啊,這門上根本沒鎖!」站比較內側的小劉不解地說。「而且這裡這麼靜,如果有人來,我們一定會聽到腳步聲啊。」

「我看看!」金走到門旁的窗戶往外查看,外頭什麼都沒有,門看起來也很正常。

「是卡住了嗎?」小劉旁的雷歐說。

吳常視線掃過一圈,發現所有人表情都是困惑,只有阿凌神情是一貫的平和淡然。他頓時意會過來,對正在狂搖門發脾氣的庫卡說:「別白費力氣了,門外的不是人。」

話才剛說完,就是「碰」一聲悶響,像是有人在外頭猛擊玻璃一樣,將窗前的金嚇得倒退一步。

「碰!」又是一聲。窗戶開始出現裂痕!

悉悉簌簌的聲音接踵而至,乍聽之下像是雨聲,仔細聽就會發現,那是好幾個人繞著山屋走的腳步聲。

一號堡的環型設計,每面鐵皮牆上都有一扇窗,可讓屋內的人三百六十度觀察戶外環境。然而,所有人都注意到,窗外根本沒有東西。

「不是人,那是什麼?」來自越南鄉下的小劉在上陣殺敵時無所畏懼,唯獨從小成長的環境使他有點迷信,對於這類虛無飄渺的東西多少有些畏懼,臉色也因此變得難看。

一陣哈氣聲夾著冷風從小劉和雷歐背後襲來,兩人回頭一看,窗上出現一團白白的水氣。雷歐瞇著眼,小心翼翼地走進玻璃察看時,一張灰白的臉突然從水霧中浮現,又馬上消失!

雷歐直覺就是舉起手槍瞄準那張臉,阿凌和庫卡立即出聲喝止:「別開槍!」

「把槍收起來。」隊長凱命令道。

雷歐照做,改抽出獵刀防衛,同時眼睛緊盯窗戶。一扇又一扇的玻璃接連發出碰碰撞擊聲,像是外頭的東西爭先恐後地想衝進來一樣。

小劉觀察了一會,問道:「祂們應該進不來,我們要等天亮再出發嗎?」

「憑什麼?」吳常冷冷地說。

「不用等天亮,」庫卡煩躁地說,「再晚一點山友就會出發爬主北峰,到時候人多口雜就麻煩了!」

「還不上?」吳常看向阿凌。

「當然。不過,」阿凌手指向門,對吳常說,「得先跟你借個火。」

身為世界頂尖魔術師,變出點火算什麼?吳常立即朝門擲去一張鐵片似的撲克牌。眾人只見銀光一閃,那牌不偏不倚縱向插進兩扇門間的縫隙,倏地劇烈燃燒起來,發出刺眼的白金色高熱火焰,不時四濺仙女棒般的星芒。

門縫突然變寬了點,就像是門外的人鬆手,兩扇門回到平常帶上的狀態一樣。門外的腳步聲和撞窗的聲音也戛然而止,四週寂靜無聲。

火尚未全滅,阿凌便點頭道:「你們待在裡面。」說完用桃木劍輕輕一挑門就開了。

吳常怎能錯過好戲,阿凌後腳才剛走出去,他就立刻跟上。巴旺一看他走也跟著飛出去,庫卡來不及攔牠,只好也跟著衝出去,留下四位傭兵尷尬地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不知道到底該出去還是待在原地。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老梅謠 》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