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此時蒼穹雖繁星閃爍,總是離人間遙遠,一號堡外黑的深手不見五指,唯一的光源是吳常和庫卡的頭燈,兩束光線同時掃向不同方向,不時交錯,試圖尋找方才造成一番動靜的來源。

距離稍遠的一株冷杉後頭,赫然冒出半張灰白的臉。三人同時發現,兩個圓形光點立即交會重疊其上。

或許是光亮吸引祂的注意,白影一晃,祂「嗖」一下瞬間移到更近的樹後,距離三人不過幾步遠,五官也清楚許多,其面上無眉,眼小鼻扁,嘴巴出奇的大,黑色長髮遮住半邊臉龐,顯得陰森怪異。

「那是什麼?」吳常好奇問道。

「山精。」庫卡答道。

阿凌同時說道:「魑魅。」接著語氣平和卻堅定地對祂說,「河水不犯井水,只要祢們接下來不再搗亂,我就放過祢們。」

祂大嘴一張,裂至耳下,一陣毛骨悚然的刺耳尖笑立即迴盪在山林間:「咯嘰—咯嘰———」笑聲之中,似含嘲弄之意。

五指長滿利甲的白掌陡地撫上樹幹,骨瘦如柴的手臂上覆蓋與臉色相襯的灰白絨毛,既短又細,像是腐敗物發霉長出的菌絲一般。

阿凌見對方無收手之意,便從懷中抽出硃砂紅網套住桃木劍,準備出手。

果然,語音一落,魑魅立即朝三人當中看來最年輕瘦小的阿凌飛撲而來。

祂全身赤裸,體態、行走皆如豹,但無尾且唯有頭部似人,速度迅捷如電。就在魑魅雙目距離阿凌刺去的桃木劍劍尖不到一臂之遠,祂腰一扭便在空中轉移目標,朝吳常而去。

此時站在庫卡肩頭的巴旺,立即上前展翅怒啼,魑魅被牠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得收勢,落在地上後又朝吳常再次一躍。

庫卡恐祂傷了巴旺,馬上一個箭步擋在巴旺、吳常身前,銀光一閃,冷月般的獵刀就對魑魅一劃,後者頓時憑空消失。

「祂死了?」吳常問。

「躲起來了。」庫卡銳利雙眼掃向四方。「這些傢伙記恨的很,這下子不會那麼容易放過我們了。」

吳常正想說你們兩個也不怎麼樣嘛,阿凌就先開口:「啊差點忘了!」

庫卡不放心,一邊繼續巡視周圍,一邊問道:「什麼?」

「我得先幫你們開眼才行。」阿凌將劍收起,拿出羅盤尋找方位。

這不是吳常第一次看到他的羅盤,再看一次還是覺得玄妙無比,他從沒看過裡外多達十六層的羅盤。上頭的字恐怕細的跟蚊子腳一樣,不知阿凌怎能在如此陰暗的光線下快速查找方位。

阿凌先從東北方採了幾片看來尋常無奇的箭竹葉,再從北方取些沙土,接下來幾秒又分別在不同方位取得六物後,燃黃符放進不鏽鋼水壺蓋中。待符燒到只剩灰燼,再將方才八物倒進去搗碎,最後把葫蘆裡濁黃的液體倒進其中,混合成泥糊狀,塗抹在吳常、庫卡眼皮上,剩餘的再遞給屋內的傭兵。

說也奇怪,剛才他們三人一出山屋,門就又馬上自動合攏,裡頭的傭兵怎麼開都開不了。接著他們透過窗戶看到一隻披著長髮的女人頭、白豹身的詭異東西突然現身,接著又消失在空氣中。再加上現在阿凌從外頭輕輕一拉,門就開了,在關門前又再次囑咐他們千萬不能出來。這一連串的狀況實在怪異,令裡頭四人面面相覷。

吳常再次張開雙眼,視野如常,便挑眉半信半疑地說:「你確定這些東西有用?」

「暫時有用。」阿凌溫和笑道:「照理來說,開陰陽眼要備的秘方不是這個,不過事出緊急,只能因地制宜,選擇此時此刻能通陰陽的八物,幫你們暫時開眼。七天之後,就會自動失效。」

「太玄了吧。」庫卡又從眼皮上沾了些泥水,放在鼻前嗅聞兩下,五官立即皺在一起。「好腥啊,這他媽的什麼屎尿味?」

阿凌正要回答,一陣冷風驟然刮過三人身後,吹得他們背脊發涼。

「來了。」阿凌再次拔劍,屏息以待。

不用他說,吳常和庫卡也都「見」到了,幾張灰白的臉和幾隻瘦巴巴的前肢忽然從光線邊緣現形,朝三人緩緩移動,欲將他們團團包圍。在陰陽眼的目光中,祂們的動作不只稍稍變慢了,身後還都帶著一長串連續流動的殘影,畫面相當奇異。

吳常眼睛掃了一圈,心道:二十七隻。就不知道阿凌一次可以對付多少。

「九陽齊化,二象俱生。凝魂和魄,五炁之精。」阿凌抽出一疊黃符,邊低聲喃喃念咒,邊伸展雙手,兩掌間的黃符立即張張分離、懸浮在他面前。「采飛以靈,掇根得盈!」

二十七張黃符立即「唰唰唰」飛向四週的魑魅,有些迎頭撞上或來不及躲,一被碰到便立即定在原地,有些見狀則掉頭就跑,剩下的狡猾避開符後再次衝躍而來。

阿凌身手極佳,攻勢俐落明快又行雲流水,魑魅一被桃木劍刺中,形體都瞬間變小、變淡薄透明。

庫卡見魑魅為數眾多,阿凌再厲害也分身乏術,就立即抽出獵刀上前揮砍。但魑魅時實時虛、移動如電,他刀身所經之處幾乎都落空,而一被祂們撲抓到,體內元氣就像是破了個大洞,很快就開始散失,所以隨即陷入一番纏鬥,僅能暫時牽制住幾隻魑魅,為阿凌拖延時間。

吳常站在兩人中間,看人妖廝殺看的很是過癮,心想要是這時能坐在沙發上欣賞,再來杯羅曼尼•康帝酒莊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的紅酒,今晚就太美好了。

阿凌餘光瞥見庫卡的獵刀被魑魅猛一打飛,身旁又有隻魑魅正想撕扯下定格同伴的黃符,便一股腦將葫蘆裡的水全撥出去,不只周圍的魑魅都躲避不及,就連廝殺到一半的庫卡和陶醉其中的吳常也被淋的一頭濕,頓時愣在原地。

原來目光如電、迅捷威猛的魑魅不僅無法再隱身,還變得緩慢萎靡。庫卡見葫蘆水有奇效,也不回頭撿獵刀,直接一把扯過面前魑魅的頭髮、騎在祂身上,掄起砂鍋大的拳頭就猛往祂臉上揍,揍的虎虎生風。

庫卡見魑魅被打哭了,非但不憐香惜玉,反而更是惱怒,邊打邊罵:「還哭!祢他媽的醜八怪,再出來嚇人啊!」

轉眼間,周圍幾乎所有魑魅都已被阿凌打成團團小如野兔般的半透明白霧,只剩庫卡胯下那隻還在被挨揍,不時發出嗚嗚泣聲。

吳常看庫卡揍的起勁,一副欲罷不能的樣子,就上前抬手制止他,不耐煩地說:「夠了吧,我們趕時間你忘了嗎?」

阿凌一劍刺向這隻傷痕累累的魑魅,祂頓時也消風似的變小、變淡,轉眼就與其他團白霧一同消失在光線邊緣外的黑暗之中。

「喂!」庫卡錯愕喊道:「就這樣放過祂們啊?」

「蒼生造化不易,」阿凌說,「祂們幾十年的道行都已經被我打沒了,又何必趕盡殺絕?再說這些本來就還是未成氣候的孩子,這次學到教訓,就放過祂們吧。」

「少在那邊老生常談的樣子,不是才大學畢業嗎?」庫卡低頭撿起獵刀,往褲子上抹了幾下、插回刀鞘,又說:「別怪我沒提醒你,要是讓祂們回家一哭,搞不好人家爸媽回頭就來找我們算帳!」

山屋內四名傭兵一直湊到窗前緊盯外頭情況,見三人平安無事地進門,才總算鬆了口氣。

武器都裝在防水袋中,所以傭兵們就想在屋後挖個洞將武器扔在裡頭。

傭兵在屋外挖坑之際,吳常想到一點便問阿凌:「剛才抵住門不讓我們出去的,應該不是那些魑魅吧?」

「嗯,是山難者喔。」阿凌仰頭對著天花板說:「祂們幫忙抵住門窗,不是不讓我們出去,是不讓小魑魅闖進來。」

「原來如此。」吳常聽了,也與庫卡抬頭向浮在上空的山難者道謝。

「不過剛才在山屋內,雷歐、小劉跟祂們其中一隻對到眼,已經被下了印記。」阿凌解釋道:「只要我們一離開山屋,祂就會一直跟在他們身後。就算我們等到天亮再走,他們接下來恐怕也下不了山,所以我才決定先消了祂們道行。」

阿凌說話的同時,注意到庫卡身上的元氣不斷散逸出去,連忙又施法將其封存體內。

庫卡一直覺得身上有股尿騷味,便說:「喂,你那葫蘆裡裝的是什麼水啊?神奇是神奇,可是真的好臭!」

阿凌不好意思地搔搔頭說:「是嗎?可能這兩天水喝的少,又放太久了。」

吳常看他的反應,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該不會…」

「是我的尿啦。」阿凌憨厚地呵呵一笑。

「有沒有搞錯?噁不噁心啊你!」庫卡一臉嫌棄地說出自己和吳常的心聲。

「這是童子尿耶!」阿凌忙解釋道:「不只可以辟邪,生飲也很補的!」

「這麼棒你自己留著喝吧。」吳常回他一記白眼,從背包裡拿衣服出來換。

外頭的傭兵轉眼便已填好坑,隨時準備出發。這時庫卡又在那邊喊餓,說要吃點宵夜再走。

「別拖延時間,」吳常催促道,「我們必須趕在潔弟醒來之前回到成功山屋。」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老梅謠 》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