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喔說到潔弟…」站在角落的阿凌突然高舉一道白符,指尖一翻,白符陡地起火,燃起螢綠色的火光。所有人都還搞不清楚他在幹嘛的時候,他又忽地喃喃念起咒語,朝屋內一塊空地一比,潔弟居然就這麼憑空出現!

大夥嘩然,她不僅不知自己被移了過來,連週遭的聲響也絲毫未覺,仍窩在睡袋裡睡的渾然忘我。

「哇靠你會這招也不早說!」庫卡推了阿凌一把,抱怨道:「昨天就直接把我們從飯店變去龍隱山就好了嘛!真不會做人!」

「沒辦法啊。我只能把人移動到我去過的地方。」阿凌聳聳肩說。

向來面無表情的吳常一見到潔弟,登時臉色大變,怒目對阿凌說:「快把她變回去!」表情口氣是罕有的激烈,不難看出他有多在乎潔弟的安危。

潔弟的眼皮突然動了一下。她對於心上人的聲音特別敏感,一聽到吳常的聲音,就不自覺地傾聽外界的動靜,其他感官也開始運作。

「可是這術我一天只能施一次耶。」阿凌無辜地看著他。

吳常頓時有種想掐死他的衝動,正想叫凱留下來帶潔弟下山時,她睫毛忽然眨了兩下,就這麼醒來了!

此時山屋內陰森幽暗,她先是看到近處一堆人圍繞著自己,面目都被頭燈光束照的慘白,又看到天花板上懸浮著幾位山難者凍的灰紫的臉,嚇得當場尖叫:「啊——鬼啊!」

她邊喊邊龜縮進睡袋裡,口中狂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沒事,」吳常蹲到她身邊輕聲說,「妳都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怕什麼?」

「咦?」潔弟聽到吳常的聲音,愣了愣,掀開睡袋說:「是你啊!」

她環顧四周,發現此時人已不在成功山屋,而且連傭兵也來了。除了自己以外,大夥都一副整裝待發的樣子,讓她心下很是納悶:「奇怪……怎麼你們?」

「快起來吧,我們要出發了!」阿凌說。

「喔喔喔。」潔弟點頭應聲,連忙就鑽出睡袋收拾東西。

四位傭兵都察覺吳常殺氣騰騰的眼神,要不是礙於潔弟在場,真不曉得他會怎麼對付阿凌。

庫卡倒不擔心,方才他已經見識過阿凌的本事了。吳常有張良計,阿凌自然也有過牆梯。再說,如果阿凌堅持潔弟必須在場,那肯定有他的原因。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跟吳常一樣阻止潔弟加入他們的隊伍?

潔弟很快就收拾好睡袋、背包,準備出發,卻發現沒有鞋可穿。原來阿凌當時忘記幫她把鞋也給貼上符了。

眼看外頭下起綿綿細雨,又快到成功山屋第一批山友出發的時間,這時也來不及回去拿登山鞋了,潔弟索性再穿上兩層襪子、繫上護踝、套上雨鞋就跟眾人一起出發。

屋外氣溫驟降,密林間薄霧陡升,為了避免失散,眾人有志一同地盡量與彼此保持一公尺左右的距離;庫卡、阿凌、凱三人打頭陣,再來是吳常、潔弟和小劉,雷歐和金負責殿後。

原以為往上爬出林地後視線會清楚些,豈料接下來的岩溝帶霧變得更濃了。雨勢逐漸增強,此處地形陡峭,片片壁立頁岩濕滑又質脆,一不留神沒抓好就會往下摔落好幾公尺。

潔弟心想:出發前看天氣預報明明就是一個禮拜的好天氣,怎麼會雨越下越大啊?還好我想到要換雨鞋!

這一分神沒踩好,整個人立刻就往下滑!還好吳常及時抓住她才穩住勢!

她不敢再多想,小心翼翼地跟著大家抓著繩索繼續往上攀爬。

出發前看這條路線都有方向標、里程樁,又有繩索一路導引,成功一號堡距離稜線也不過一公里左右,看起來很輕鬆,但大家實際上還是連走帶爬了近四十分鐘才氣喘吁吁地到稜線上。地形險峻、深夜攀爬和高達20日夜溫差都不是主因,而是低壓缺氧。況且稜線與一號堡之間還有著三、四百公尺的高度差。雖然在場眾人體能不至於會起嚴重高山反應,但前進速度一快,就連訓練有素的傭兵也會喘不過氣。

沒想到四十分鐘過去,雨勢不減反增,轉為傾盆大雨,6.39K岔路口附近沒有任何遮風避雨處,八人打算稍作休整就再度出發。

庫卡看背包裡吃到一半的法國長棍麵包都被淋濕了,便打算就地啃完。這時,吳常突然用手勢示意他等一下。其他人同時注意到這點,也都紛紛停下手中動作。

也就是這一刻,大家才注意到,儘管週遭暴雨轟隆、聲勢驚人,霧卻反常地濃的伸手不見五指,好像彼此之間距離超過兩公尺就看不到了。

潔弟很想問吳常為什麼會這樣,但此時除非用吼的,不然想也知道對方根本聽不到,現在雨勢已經大到她連自己劇烈喘氣的聲音都聽不見了。

岔路右方,也就是通往奇萊主峰的方向,白霧倏地變淡,視線可往前延伸大約十公尺左右。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巨貓般的褐色身影從右往左閃過稜線步道,轉眼就又消失在一片迷茫之中。

「那是什麼?」潔弟喘了口氣,又大聲問道:「貓?」

「豹?」法籍傭兵—雷歐不太確定地說。

「是黃鼠狼!」來自北韓山區的金喊道。

「哎通通閉嘴!你們這些城市佬、外國人懂個屁?」庫卡孔武有力地吼道:「是『羌仔虎』!黃鼠狼能長那麼大嗎?」

吳常心想:都不對。雖然有羌仔虎的特徵,但剛才那隻體型已經大的跟美洲豹一樣,絕對不可能是羌仔虎。

羌仔虎是黃喉貂的俗稱,外型乍看之下與黃鼠狼長的很像,都是頭圓、流線型的細長身體和遍身深褐皮毛最大的不同在於,黃喉貂有著亮黃色的喉胸部,而且成貂體型可長到黃鼠狼的兩到三倍。儘管如此,牠們身長也不過半公尺、絕不會超過一公尺。牠們棲息在海拔兩千公尺以上的林地。季青島因板塊造山運動,島上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多達兩百五十座以上,黃喉貂幾乎可說是遍佈全島。其性情狡猾兇猛,懂得圍攻捕獵,捕殺山豬也不在話下。崇山峻嶺間,除了黑熊外,幾乎沒有對手可與之匹敵。要是體型再大到像眼前那隻,那自然界中恐怕沒有任何天敵了。

一道冷風倏地掃過殿後的雷歐和金的背,兩人立即轉身,眼神戒備地左顧右盼,試圖在濃霧之中偵查出一點蛛絲馬跡。

什麼都沒有。

兩人對看一眼,以為是高海拔稜線上常有的強風,才剛轉身,一張血盆大口猛然從霧中現形,朝金的頸項咬去!

金還搞不清楚狀況,只感到脖子一涼,就被雷歐踹了出去,當場倒頭栽摔入濃如漆的白霧裡。與此同時,一顆大如豹般的獸頭轉而對雷歐猙獰怒視,那一雙血紅的銳利雙眼,凶惡盡顯,看上去極為駭人,潔弟見狀不禁倒抽一口氣,縮到吳常身邊。

庫卡的心頓時咯噔一聲下沉,剛才那東西離的遠,看起來小隻,現在近處一看,大的不得了。那根本不是羌仔虎,是他從沒見過的東西。

吳常臨危不亂,冷靜地想道:雪線上的高山草原生存環境惡劣,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野獸?眼前的東西究竟是真的,還是魔術一般的幻象?如果是後者,又是誰在搞鬼?目的何在?

雷歐抽出M9刺刀,先發制人地朝牠雙眼橫向一揮,野獸的反應比他更快,頭向後一縮就又遁入霧中,再次消失蹤影。

摔下岩溝的金向後翻了兩圈才攀住岩壁、止住墜勢。與其他三位傭兵在部隊中同甘共苦多年,有一定的默契和交情,當然知道雷歐不會沒事踹他,清楚上頭事態有異,連忙手腳併用往上爬。

金才剛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中,雷歐就立即身體一側,伸手要拉他。金一口氣都還沒來得及喘,一顆碩大的獸頭就猝然出現雷歐頭後方!

他開口叫雷歐「小心」的同時,嗖地一聲,銀光一閃,一把M9刺刀就從右往左穿過獸頭,而那野獸也跟著化成白霧。

雷歐聽到金這麼一喊,反射性地蹲下、雙手護頭,不小心鬆開金的手,幸好小劉及時抓住他,將他一把拉上來。原來剛才的刺刀就是小劉擲出去的。

「小心!」隊伍前方的庫卡喊道。

雖然前方是白茫茫的一片,他還是直覺有異,立即把阿凌護到身後,抽出獵刀。果然下一秒霧中同時出現七、八隻毛色如羌仔虎,但體型魁梧如虎豹的野獸將他們四面包夾。此時八人身處狹窄的稜線步道上,根本無處可退,只能正面迎戰。

「大家別緊張。這些都是幻覺,我們無視它,繼續往前走就是了。」阿凌一手持羅盤,一手指向主峰,面色如常地說。

除了吳常、庫卡以外,其他人全都面面相覷,畢竟周圍虎視眈眈的野獸看起來一點也不假,而且還一副隨時會撲上來的樣子。但剛才大家也看見那獸頭被小劉的刺刀擊中後化為霧的那一幕,所以半信半疑地跟緊阿凌的步伐,快速往前行進。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老梅謠 》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