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前頭兩隻野獸冷不防同時發難,朝庫卡和阿凌攻來!凱反射性地一個箭步閃到阿凌身前,反手就對獸頭劈下一刀,野獸頭一偏閃過,巨爪一伸就將凱撲倒在地!

庫卡原先因阿凌一番話老神在在,等他感到一股腥風襲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雖在毫髮之間從獸口中抽出手臂,卻還是被咬扯的皮開肉綻,令他當場怒目圓睜、死死瞪著阿凌吼道:「我聽你在放屁!」

阿凌方才眼明手快,身子一側就閃過凱和野獸,此時也是錯愕地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祂們身上沒有氣,不可能是獸靈啊。為什麼能化成霧,又能傷人?」

「愣在那邊做什麼?」庫卡閃過猛獸的攻勢,對阿凌吼道:「快!再潑尿啊!」

「祂們又不是魑魅,潑了也沒用啊!」阿凌說。

「先撥看看再說!」庫卡道:「你又不知道祂們是什麼,怎麼知道沒用!」

阿凌倒了倒空空如也的葫蘆,無辜地說:「沒了啦!」

「那就快尿啊!」庫卡一個打滾再次閃過獸爪。

「我、我尿不出來!」阿凌急道:「你褲子脫了先尿吧!」

「我看起來像處男嗎?」庫卡感到顏面無光,當場暴怒,舉起獵刀就砍,彎月似的冷光閃了兩下,碩大的獸頭隨即落下,墜地瞬間就化成白霧。

壓在凱身上的野獸連中幾刀還是勇猛如常,庫卡見他被壓的快窒息,立刻連人帶刀地猛撞向野獸,祂被體格壯碩的他一拱,中刀的同時也整隻往右摔進霧中。

中間一排的吳常和小劉分別護在潔弟左右,左邊異獸霍然暴起!吳常將潔弟推開,身子一低,趁其張嘴往下咬時,抽出合金魔術棒,一端頂地、一端刺進其口,借力使力。那獸身一墜,魔術棒就捅穿其頸,立即又融入霧中。

右邊的小劉才剛解決掉一隻,餘光瞥見後方壓隊的雷歐和金被三頭野獸圍攻、正處危急關頭,刺刀方才已拋出去的他,想也不想就對著金背後那頭的野獸開槍!

庫卡和阿凌同時意識到一點,對小劉齊喊:「別開槍!」

太遲了,「砰」一聲,眾人只見火光一閃,子彈登時射穿化成煙塵的獸頭,發出雷響般的轟隆!剎那間,暴雨驟停、濃霧全散,獸群消失無蹤,此刻四周漆黑一片、寂靜無聲,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咦?」潔弟愣愣地說。

吳常心中警鈴大作,發現八人之間的高度差明顯產生變化,思緒一轉,急道:「大家別動!這裡不是剛才的岔口!」

庫卡調亮頭燈,環顧一圈,面色竟駭然道:「是牛魔角!」

奇萊主峰到南邊的卡羅樓山,縱向稜線破碎、呈鋸齒狀,沿途兩旁都是斷崖與崩壁,稱為「卡羅樓斷崖」;而卡羅樓山形勢如牛角,在岳界則有「牛魔角」之稱,山勢險峻異常,一不小心摔落便會粉身碎骨。歷年山難頻頻,就算是經驗老道的登山好手,攀爬此段時也照樣提心吊膽、不敢輕忽。

「大家趕快把扣環扣在一起!」庫卡邊喊邊拿出一條二十公尺長的登山繩。

吳常扣好以後,見潔弟打不開扣環,正要走過去幫她時,一陣洶湧雲瀑就忽地夾帶勁風掃來,身處地勢稍高的她,才感到身子一輕,人就已經被吹落千尺斷崖!

吳常見狀,瞬息間腦袋已轉了一圈。繩長只有二十公尺,如果用自由落體公式簡單計算,他必須要在兩秒內抓到潔弟。

但就算是加上重力加速度,也絕對來不及,除非……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他縱身跳下雲海,對空連開兩槍,利用後座力加快下墜速度,眨眼間就抓到潔弟!

此時登山繩的另一頭已經被庫卡固定在岩縫間,繩索馬上就繃成一道直角。潔弟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吳常抓住,此時懸在萬丈深淵上頭微微打轉,耳邊盡是呼嘯而過的山風,嚇得她腳底直發涼。

差點以毫秒之差與她天人永隔,吳常此時也是心裡發怵。要是有什麼萬一,他上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剩下的子彈把阿凌的臉打成蓮蓬!

峰頂眾人才稍稍鬆了口氣,正要把兩人拉上來,固定繩索的那一頭卻突然「擦」一聲,斷了!

「啊———」從峰頂聽來,潔弟的尖叫正急遽變弱。

繩索「嗖嗖嗖」地快速往斷崖方向滑去,六人腰帶都扣在那條繩索上,站在崖邊的小劉和阿凌措手不及,首當其衝地就被扯下去。金、雷歐和凱身體往後倒、用腳抵住地面,試圖像拔河一樣用摩擦力和自身重心與下墜力抗衡。可是此時在碎石坡上,一施力石塊就往下掉,再加上雲瀑強勁的風壓,眾人就像串粽子一樣,轉眼就一個個往下摔進雲霧之中。

這場雲瀑來得太快,一切都發生在眨眼間,繩索最末端的庫卡根本來不及固定繩頭,伸手就把獵刀插進滿是碎石的地面。但是一點用也沒有,刀子跟身體都快速地往後滑。他又反射性地抱住里程樁,沒想到下墜力道太大,里程樁頃刻間就被他連根拔起,整個人抱著樁就往後摔下山崖!

墜落之際,阿凌在空中狂亂揮舞四肢的同時,傭兵們到底是訓練有素,不是將冰斧砍進崖壁,就是盡量與壁面拉近距離、以背抵壁,試圖降緩墜速。

吳常也與傭兵們一樣,拔出背上的瑤鏡劍就插進岩縫中。但是誰也沒想到,極為詭異的事就此發生;像是鑰匙插進鎖孔一樣,整條岩縫頓時開裂,他停不住勢,馬上就摔進縫裡,其餘七人也連帶地被扯了進去!

眾人忽聞水聲隆隆,只覺眼前微光一亮,便紛紛摔下草坡。

吳常俐落地翻了一圈便止住勢。回頭一看,方才他們摔進來的岩縫居然不見了,整片山壁十分平整,看來想從原處離開是不可能了,只得另尋出路。

耳邊傳來潔弟「哎呀、哎呀」的叫聲,轉頭看她滾的沒完沒了,他嘆了口氣,趕在她摔進溪前,伸手把她撈回來。

金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原本已擺好預備落地姿勢,誰知道半空中被阿凌屁股一撞,整個人飛出去,變成臉朝下墜地。摔的七葷八素不說,才爬起身庫卡又撲過來,兩個人就像下餃子一樣雙雙跌進水裡。

在場除了吳常、潔弟、阿凌外,五人都摔的不輕,倒在地上一時半會站不起來。潔弟頭晃了兩圈,抬頭一看,登時被眼前的景象震懾地愣在原地。

清冷明亮的月光下,幽谷深處懸掛著九道細如白鏈般的瀑布,水霧將溪流盡頭遮的迷濛虛幻,讓人有種誤入仙境之感。

「九龍雖好,可惜氣數已盡……」阿凌望著山形水勢,幽幽地說。

潔弟不敢置信地說:「阿凌,這裡該不會就是……」

「龍隱山。」阿凌點點頭。「被我們誤打誤撞闖進來了。」

金渾身狼狽地爬上岸,不解地說:「我們剛才不是在主峰跟北峰中間嗎?為什麼霧一散,我們就從主峰北邊變到南邊的牛魔角?這中間也相差好幾公里啊。」

「對啊,而且為什麼我們會突然變到這裡?」庫卡邊說邊扭頭、伸展四肢,關節處隨之咔咔作響。

阿凌說:「剛才摔下山的瞬間,我才恍然大悟。」

他解釋道,不管是從一號堡到6.39K岔路口的霧雨,還是在霧中現形的野獸,都是『霧邪』作祟。人常把祂們與魔神仔混為一談,其實兩者之間是完全不同的。

「霧邪?那是什麼?」潔弟一臉困惑道。

「妳以後就會知道了。」阿凌若有所思地說。

「那槍聲是?」吳常追問。

「會引來芒神。也就是魔神仔的一種。」阿凌嚴肅地說:「道行高的芒神,祂們的力量你們剛才都已經見識過了,可不只是騙人吃吃昆蟲、石頭而已。」

「可是我都沒看到祂們啊。」潔弟說。

「這就是祂們可畏之處,就算有陰陽眼也看不到,而且動作非常快。槍響雖然能嚇阻霧邪,但也會瞬間把祂們招來;霧散之前就把我們轉到牛魔角了。」

吳常皺眉冷睨小劉一眼,後者以為那是責怪的眼神,不禁露出心虛的表情。但其實不是。傭兵們「藏槍在身」這點對他來說算不上意外,他自己也有帶。他不解的是,小劉的手槍明明裝了消音器,為什麼剛才那聲槍響那麼大聲,足以聲震方圓十里?

阿凌看透他的心思,又告訴他,霧邪生性殘暴,喜棲人身,但又無法直接置人於死,故常引來芒神作祟,將人害死後,再寄身其中。某種程度上霧邪與風邪非常相近,只不過後者是透過令人受寒、生病,老弱之人往往易因病情加重而喪生。

「風邪?」潔弟奇道:「那不是迷信嗎?真的有這種邪祟?」

「當然。」庫卡說:「除了我們血族以外,其他族語也有形容風邪的詞,怎麼可能只是迷信和巧合?」

潔弟聽了都有些頭皮發麻,要是剛從吳常沒抓住自己,不知道此刻會不會也像冬蟲夏草一樣,成為霧邪的宿主。

 

 

======故事結束線======

 

號外號外  📣  芙蘿出書啦!

地表最狂限時優惠 ⏰  預購紙本書就送 電子書,限量名牌好禮等你拿 🎁

 導購圖片2.png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老梅謠 》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