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進去的話,」阿凌語調如常地說,「妳跟吳常就會死在裡面喔。」

「這麼嚴重?你怎麼知道?」潔弟半信半疑地問道。

「這裡頭的玄機只有吳常能解,妳進去反而會誤事。」

潔弟聽阿凌回得這麼拐彎抹角,也就不再追問,只是在殿外伸長脖子好奇又擔心地往漆黑的殿內張望。

她就不明白了,吳常、庫卡和凱的頭燈都是亮著的,怎麼人進去以後裡面還是那麼暗,一點光都沒有?

「如果妳真想幫忙也是可以。」阿凌又說。

「真的嗎?」潔弟杏眼圓睜。「那我進去囉!」

阿凌看她躍躍欲試的樣子,忍不住輕笑一聲,又說:「不是那裡,妳另有任務。」說完便低頭看向地面。

所有人都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五道光線立即交錯重疊地照在腳下一片平整的灰石地磚上。

「進山門後,就是正式進到宮觀。」阿凌解釋道:「玄清派整個觀裡都鋪有地磚,但是妳有發現嗎,地磚樣式是不同的。」

潔弟蹲在地上仔細察看,確實地磚紋路都不盡相同,他們腳下的地磚有的刻舟帆、有的花鳥、有的星月,跟旁邊的雷雲、如意紋明顯不同。其中,幾個地磚上的星星又用線連在一起,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阿凌比手勢要潔弟和身邊的金往後退一點,他雙腳一張、同時踩向距離半步左右的星芒符號,腳下地磚霎時一陷。接著又有順序性地踩下不同星符,眾人皆感受到地面開始微微震動且傳來「控控」悶響,底下似乎有什麼龐大的機括正在運轉。

阿凌又踩下一塊刻有小舟的地磚,前方一塊刻有月紋的石磚隨之下陷,弦月形凹槽中立即彈出一個弧形銅環!

腳下的震動和聲音戛然而止,潔弟與傭兵見了皆瞠目結舌,誰能想到幾百年前的道觀被土石流沖下山以後不僅無損,連同底下的機關還能繼續運作!

阿凌雙手抓著銅環,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長寬皆約半公尺、厚如掌心的磚門給掀起,對四人招呼道:「跟我來。」說完人就走了下去,沒有半點遲疑。

小劉心中滿是問號,不知道這機關是怎麼設計的,為什麼可以這麼省力;又不知這底下是什麼空間或是能通往何處。

潔弟走近一看,頭燈將底下的石磚臺階照亮,裡頭黑摸摸的,不知道下面是幹什麼用的。不時有嗚嗚冷風灌出,吹得她直發抖。

她對阿凌說:「不好吧。這樣等下吳常他們出來找不到我們怎麼辦?」

「靈官殿的出口跟入口不一樣。我們先到出口那邊等他。」阿凌又說:「走在最後面的記得把門帶上。」

潔弟應了一聲,心想底下可能是什麼神秘的暗道,沒作他想就跟著阿凌走下臺階。

金和雷歐互看一眼,看小劉已經下去了,才決定都跟上。

石門一被雷歐拉上,銅環立即自動歸位,所有下陷的地磚也都復歸,殿前地面又恢復初時的模樣,一點也瞧不出端倪。

 

===============================

 

吳常、庫卡、凱一跨過門檻、進到靈官殿,三人皆愣了一下,殿內居然燈火通明!不只案上燭光熠熠,四週圓柱也都有一圈燃起的紅燭,而且空間看起來比在外頭看的時候還要大上數倍!

眼前一鼎三足香爐中,三抹白煙正自點著的香頭裊裊升起,爐後供奉一尊高達兩公尺、神態威武不凡的紫檀雕像。

吳常見神像身穿金甲紅袍,赤臉虬鬚、三目怒睜,左手掐訣、右手執鞭,腳踩火輪,便知其為道教五百靈官之首——王靈官。不只掌管人間賞善罰惡,還同是雷神、火神、車神、降魔之神的化身。

桌案足足有十公尺長,兩公尺深,靈官神像下方兩層臺階依天干地支供奉六十尊太歲星君陶像,近看也有半個成人那麼高,每尊體型、相貌各異,姿勢與持掌之物也各不相同。

吳常好奇靠近一嗅,的確有股淡淡的香燭味,手伸向爐中線香和桌上的蠟燭,也都能感受到熱度。

古怪的是,即便四週光線充足,頭頂上方兩公尺左右卻是漆黑如墨、看不到頂,讓人有種置身無底洞之感。

「這是怎麼回事?」庫卡搔頭道。「裡頭怎麼這麼大?」

吳常直覺就想到魔術手法,以為四面都設有鏡子,所以才會產生這種空間放大的錯覺。也許是怕鏡子與天花板連接的地方被人看見,所以在上方塗了某種吸收光線的塗料,以避免手法被揭穿。

但是巴旺飛出去轉了一圈以後,卻沒撞到半點東西。也就是說眼前的空間與香燭都同樣是真實的。

巴旺接著又往上飛入那片漆黑之中,片刻之後飛下來落在庫卡臂上,對他啾叫幾聲。

庫卡奇道:「什麼都沒有?」接著對吳常、凱說:「巴旺說,上面什麼都沒有!」

吳常熱愛各種物理難以解釋的玄詭現象,聽庫卡這麼說都有點想爬上柱子看看,但此刻最吸引他的還是殿後的橋。他原想繞到殿後,看看有無後門可直通後方的二進院落,但是走了幾步之後發現,眼前的幾根圓柱、與自己平行的神桌邊緣都一直保持相同的距離。也就是說,他們如果不是一直原地踏步,就是空間正隨著他們的步伐無限延伸!

這下連吳常也摸不著頭緒了,正想退出殿外再繞過靈官殿走到後方,回頭就發現他們怎麼走都走不回靈官神像前的香爐。

更糟糕的是,剛才進來的殿門與對稱的窗軒也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了!現在那些門窗的位置都變成了一片紋飾古樸的木造牆面。

牆壁看起來就在伸手可及之處,但是三人往前走了十幾步都還碰不到牆。

他們被困住了。

吳常確定這不是什麼障眼法,如果只是某種魔術把戲,他一定能看出破綻。而且他們先是往西走,之後又回頭往東,接著又試圖往南走,前前後後走了整整十分鐘,在確定地板一直都是靜止的情況下,如果他們還處於在殿外看到的那座靈官殿之中,肯定早就撞壁了。

庫卡走的老大不耐煩,想把手中的獵刀往一開始進門的南面牆扔過去,但手一舉起來就又放下,怕萬一扔出去拿不回來就完了。

吳常試探性地對南面牆開了兩槍,兩發彈頭都在觸及牆面的瞬間奇異地消失了。牆上一點痕跡也沒有,倒是地上還有兩枚彈殼。他又將彈殼踢向牆角,同樣也是滾到一半就不見了。

「要用炸藥嗎?」凱提議道。離開一號堡的時候,他的背包裡有偷塞了些炸藥以備不時之需,現在看來正是派上用場的時候。

「炸個屁啊!」庫卡說。「你看不出來嗎?我們現在遇到鬼打牆了啦!」

凱一臉困惑,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鬼打牆……是很像沒錯。」吳常酌思道:週圍就像是有好幾道空間重疊面,東西一旦過了看不見的邊界,就會掉到另一個空間。但是如果是這樣,那我們也應該早就走到另一個空間才對。

接著他靈光一閃,驚道:「難道說,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另一個空間了?如果是這樣,那一切就都說的通了。」

「啊?」庫卡仍舊一臉困惑。

「我們現在很可能處在另一個與靈官殿部分重疊的空間。」

「啊?」這下換凱也面露困惑。

「這個空間也跟靈官殿有一樣的擺設,所以我們才看不出來。又或許,我們打從一開始就沒進到靈官殿。」

「怎麼說?」凱納悶道。

「這只是猜測。」吳常頓了下又說:「可能從我們一開始跨過門檻的瞬間,就已經來到另一個空間了。」

「那要怎樣才能走回真正的靈官殿?」凱問。

「誰知道啊?」庫卡將巴旺放到桌上,卸下背包,伸展了一下雙臂,就靠著桌腳坐下來休息。此時神色看來有些疲憊,畢竟他是所有人當中傷得最重的。

就是庫卡這個無心的舉動,激發了吳常的靈感。

「對了!」他雙手拍桌,驚得巴旺怒啼一聲。「太歲星君!也許這些神像就是答案!」

「幹嘛?」庫卡有些吃驚地說:「你要求神問卜啊?」

「噢你怎麼能說出如此低能的話?」吳常瞥了他一眼,又看回眼前一長排的神像。「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東南西北四面,只有這面我們碰的到?或許這六十尊神像當中,就藏有走回原本時空的關鍵。」

「有嗎?我怎麼看不出來。」庫卡邊說邊摸向其中一尊手持狼牙棒的歲君。

誰也沒想到,神像竟像是有自我意識似的,倏地往後退去!其他五十九尊歲君也同時轉過頭來看向庫卡!

每尊轉的方向還不一樣,庫卡左邊的向右轉,右邊的像左轉;上方那排微微低頭,下方這排稍稍抬頭;神像彼此之間轉頭的角度也有絲毫之差。不知是燭火搖曳還是其他原因,尊尊神像皆雙目炯炯有神、表情栩栩如生的令人毛骨悚然。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老梅謠》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