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天空烏雲密佈,淒冷昏暗的月光穿透雲層,勉強為兩人照路。四下寂靜,除了他倆的跫音、喘息外,再無他響。

眼前盡是朦朧空蕩的樓閣亭台輪廓,層層四合院依地形、神級順序遞進,形成鱗次櫛比的數個院落,佔地規模遠大過潔弟所知的園林、宮觀和寺廟。

潔弟停下來原地轉了一圈,著急道:「哪裡才是歸真堂?」

金詫異道:「阿凌沒跟妳說嗎?」

「沒啊,他—」潔弟這才想到阿凌把她推下船之前,有把一樣東西塞給她。

摸摸口袋,還是鼓鼓的。她馬上把裡頭的東西掏出來看,是被揉成一團、濕漉漉的泛黃淺色皮革。

攤開細看,竟是宮譜!

一張是宮內地圖,另一張似乎是歸真堂內的格局圖。看起來像是用毛筆繪製而成,但浸在水中那麼久,上頭的線條、字跡還是非常清晰,絲毫未暈糊。

雖然地圖四邊都被火焚焦,明顯只有宮觀的部份區域,但憑兩人對阿凌的了解,他們所在的位置和歸真堂一定不會超過他給的地圖範圍。

「但是我們要怎麼辨別方向?」金一邊開頭燈打光,一邊說:「我們現在到底在地圖上的哪裡?」

他想,地圖將殿堂格局繪製得十分詳盡,就是沒有註記方位,若不知道自己身在哪個院落,根本無從找起。

根據潔弟以往的帶團經驗,廟宇、宮觀這類傳統宗教場所的格局都是換湯不換藥,不只建築有特定用途,方位也大多固定。例如,之所以都是由數進四合院組成,就是因為道教認為這種格局對應了金、木、水、火四方,加上中央居土,則五行俱全。

她稍稍冷靜下來,指著眼前一長排明顯較高大的樓宇說:「看清楚啦,中軸線上的建築一定是坐北朝南,所以我們現在是在宮觀的東北方—」

話說到一半就打住,她思索道:一般道觀裡供奉各路神仙的都叫「殿」,那歸真堂是做什麼的?

她游移的食指在地圖上倏地停住,歸真堂也在東北方,就在真武殿後面,而且方位是坐東朝西,顯然不是仙殿、祠堂、律堂或壇台一類。

若有供香客、遊客們過夜的客房,一定都在西邊;觀內修行者的住處則多在東邊。按照陰陽五行,東方屬陽,而道家思想認為,修仙的最高境界是「純陽」,即返還於「道」,因此「東方」符合仙所的意涵。

會是道士起居的地方嗎?

她搔搔頭,東張西望了起來。這裡的仙殿都沒有匾額,看不出是什麼殿。

地圖上,每座殿堂都有標示名稱和獨一無二的符號,她比給金看:「幫我找一下,旁邊這幾座殿有沒有出現這些符號。」

金瞥了一眼,立刻就跑到較遠的殿查看。結果潔弟這頭的殿都還沒看出個子丑寅卯,金就已經找到了。

「在地上!」金邊跑回來邊喊:「符號都在地上,那邊的是『筆』!」

「地上?」潔弟低頭看向地面。

原來每個殿外地磚上都刻有該殿專屬的符號。不只地磚上有,就連石階上也都有,像她腳下這塊刻的就是「拂塵」。這才想到阿凌在靈官殿前,曾特別暗示過她,觀裡的地磚樣式是不同的。

她恍然大悟地輕拍額頭:「原來!唉我真是!怎麼就沒想到咧!」

再仔細地對照地圖和週圍樓宇,確定他們就在文昌殿和祖師殿中間,而祖師殿後方就是真武殿了。

時間緊迫,兩人立刻往歸真堂的方向奔跑。

一過真武殿,不需細辨地磚符號,生來帶陰陽眼的潔弟一眼就看出這棟兩層樓高的古樸建築是歸真堂。

整棟樓都被烏黑濁濃的陰氣給籠罩,厚重的鉛雲逆時針盤旋其上,與老梅村裡的陳府大院如出一徹!

潔弟心頭一凜:難怪阿凌叫我用龜息術!

人在魂魄出竅、陽氣徹底消散之前,頭頂與兩邊肩頭都燃著真火。氣在火在,只要一息尚存,真火哪怕再微弱都還是存在的。她命格奇異,能魂魄、軀殼一同進到陰間,但那裡陽氣消耗得快,三昧真火也燒得快;一旦全滅,就真的回不了陽間了。因此,入陰間的首要之務,就是封住陽氣與真火。

老師父在世之前,曾教過她龜息術。此術不能隱身,僅能防止陽氣、真火消散,讓鬼魂一時無法辨別她是人是鬼而已。只不過依她兩光的個性,就算不被鬼差抓包,也很快就會露餡。

她又想到阿凌交代自己,絕對不能被裡頭的鬼給看到,不禁膽怯地吞了吞口水,心想:看來裡頭的傢伙不像孤兒院那些小蘿蔔頭那麼好打發啊。

再低頭研究了一會歸真堂的格局圖,鑰匙是放在二樓的東南側廂房,離一樓門口有一大段距離。

「好了嗎?快走吧!只剩十幾分鐘,」金端起槍,催促道,「我們還得回去找凱和小劉!」

「你待在這等我,」潔弟面色是少有的嚴肅,「阿凌說這裡只有我能進。」

「不行!」金忙道:「要是裡面又有什麼—」

潔弟懶得跟他囉唆,馬上打斷他:「我們要分工合作,你另有任務!」

「什麼?」金皺起眉頭。

「幫我轉移注意力。」潔弟邊打量二樓門窗的相對位置邊說。

 

===================

 

水黽因身體得天獨厚的構造得以在水面上爬行如飛,卻也因其沒辦法潛入水中。一旦雷歐和小劉沉下去,就拿他們沒輒。

一轉眼的功夫,全都聚集在他們正上方的水面上守株待兔,等待他們氧氣耗盡、探頭換氣。

負傷的小劉跟雷歐一入水就打開頭燈,瞧見鮮血不斷湧出自己的臂膀,連忙摀住傷口。方才突受屍蝠襲擊已是怨氣陡生,趕著上岸為自己止血,抬頭又見隻隻鋼筋般的水黽細腳佈滿整片水面,宛如頭頂懸著無數口鐵籠似的,心裡那股怨氣登時轉為惱火。

擅冷兵器近身搏擊的小劉殺心一起,就想揮刀斬下一叢水黽腿,下意識摸摸大腿外側,沒摸到刺刀卻摸到口袋中的硬物,探囊取出一看,是防水點火器。

這點火器是軍用級防水防泥,跟AK47一樣耐用強悍,掉進沼澤裡撈出來按下開關都能馬上燃火。

雷歐與他四目相交,靈光一閃,當即心領神會。重要物資不離身是傭兵的習慣,他立刻將背包裡的汽油瓶打開。油比水輕,眨眼就全都浮上水面。

小劉將點火器火焰調到最大,忍痛抬臂將它伸出水面,幾隻水黽好奇湊近。開關一開,火焰足足竄得有半公尺高,兩、三顆水黽頭瞬間化為火紅的燒炭;水潭在幾秒內就淪為熊熊火海,無法入水的水黽一半全燒死在水面上,另一半全身著火的水黽竄逃上岸,轉眼就消失在洞窟深處的裂縫中。

油瓶裡的汽油不多,兩人踢水到靠近洞口的岸邊,這一頭的浮油就全燒完了。

他們已經快憋不住氣,撥開水上載浮載沉的水黽屍,頭一探出水面,都是猛張開嘴深呼吸,心想總算可以上岸處理傷口了。

 

===================

 

狹長的水洞中,符火將洞壁照得青森森的,吳常、庫卡和凱三人相繼爬上船的同時,阿凌從水面上撈起一樣沉甸甸的東西,不時在微光下閃耀紅棕色的金屬光芒。

吳常眼尖,馬上看出其手中物是王靈官像腳下的火輪,只是不知阿凌撿它有何用途。儘管心裡好奇難耐,憑這幾天的相處,他知道事情要是他們「可以」知道,阿凌就會主動說了,否則纏著他窮追猛打也是白費力氣。

輕舟很快就駛出窄小高聳地令人窒息的洞窟,江水連天、豁然開朗。然而夜空中鉛雲翻滾雷動,轟隆悶響之中流露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月光幾乎無力掙脫雲層,三人立刻開啟頭燈照亮方圓,此時水道變得比剛才寬敞數倍有餘。

兩岸皆是連綿層疊的木造建築群,規模龐大宛如古代都城。亭台樓閣、軒榭廊廄,無一不缺。風格簡樸渾厚,與先前看到的櫺星門和靈官殿截然不同,由此可知玄清派道觀是歷經數朝數代的修整擴建才形成現今的規模。

「到底是怎麼蓋的啊?」庫卡搔搔鬍渣道,「怎麼龍隱山什麼都大,連道觀都蓋成這樣?該不會為了蓋道觀,把樹都砍光了吧?」

吳常糾正道:「從我們上山以來,經過的都是原始林,木材應該是外地運來的。」

他頓了頓,又說:「不只是材料,人力本身就是一大難題。建築群工程之浩大,幾乎與傾全國之力興建的古代皇城不相上下,絕不可能是道士代代修築的。」

「嗯啊。」阿凌點頭附和。

「是不是跟古埃及建造金字塔一樣,利用河流運送石料、木料?」吳常猜測道。

「也不是,」阿凌說,「道觀不是在龍隱山蓋的,是直接從中原搬過來的。」

「什麼!」庫卡銅鈴般的大眼一睜,詫異道:「怎麼搬?」

「難道是,」吳常興奮地瞳孔放大,「愛因斯坦-羅森橋?」

「啊?」阿凌和庫卡一臉茫然。

「是那座嗎?」凱指著前方橫過廣闊江面的拱形石橋說。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11

失散

12

誤打誤撞

13

山門之內

14

靈官殿

15

無極江

16

機數

17

百蝠洞

18

出洞

19

生人勿近

20

藏星觿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傳送門

老梅謠》外傳《佛殺》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