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吳常眼睛為之一亮,不顧船身平衡地擠到船頭一看,當即讚嘆道:「建築奇蹟啊!」

整座橋由青斗石砌成,長數百公尺,流線型的橋身結構精巧、形式優美,宛如飛虹,雄渾氣派之中又不失風雅詩意。

      這種無柱、無懸吊的榫卯結構橋稱為「飛橋」,技術在千年前的北宋達於巔峰。古人在沒有大型工程機具的輔助下,單憑榫卯結構的應用就足以提高建築穩定性並分散負重,使跨河橋樑受力均勻。

《清明上河圖》中,橫跨汴河兩岸的虹橋正是飛橋。橋身之堅固寬闊,不只人、轎可通行,其上更有兩排店鋪臨立;橋下還可通行當時形制最大的船舶,不只成為飛橋形式代表作,更一舉立下橋樑建築史上的里程碑。

但即便是千古留名的虹橋,跨徑也不過二十公尺,且全為木材搭建,木造和石造的材料特質與自重是不同的。可想而知,運用重達百噸的石料橫架在河道上,工程有多浩大、技術有多高超,恐怕以今時今日的技術也無法達到。

      「很美吧!」阿凌神情有些得意道:「這是碧空橋。」

      吳常點頭,遙想當年,玄清派未遭滅門之禍前該是多麼鍾靈毓秀的神仙洞府。只可惜,原先耗費無數人力、物力打造的宮觀,如今卻是座邪物橫行、陰森詭異的死城。

小舟很快就乘江臨橋下,底部寬度與高度都足足有二十公尺,吳常、庫卡和凱皆真切感受到碧空橋的宏偉高聳。

「哇這橋上簡直能辦國小運動會了!」庫卡嘆道:「阿凌,這橋該不會也是從中原搬來的吧?」

「不是啊,是在這蓋的。不然怎麼知道橋要蓋多長啊。」阿凌理所當然地說。

「怎麼蓋?」吳常左眉上挑,開始起疑。

「借鬼工,」阿凌意識到自己說錯話,聲音變得越來越小,「蓋的……

「你怎麼知道?」吳常和庫卡同時問道。

阿凌心虛地迴避他們的眼神,瞥向右岸,忙道:「我們可以靠岸了。」說完又催動符火,小舟立即轉向往岸邊航行。

吳常和庫卡互望一眼,前者眉頭緊皺,後者聳聳肩、一副「不說就算了」的樣子。

舟停在一處簡陋的石造渡口,四人一跳下船,就在阿凌的帶領下,深入叢林般的殿宇建築群之中。

那艘岸邊扁舟經歷了近百年的漫長等待,被陳山河賦予的任務如今終於完成了。於是,它緩緩化成小石舫,與渡口融為一體,不再隨無極江水波擺盪……

 

===================

 

潔弟原本是想直接從東南方破窗而入的,就問金:「喂你能不能用繩子綁著什麼東西甩上去,勾住屋脊上的裝飾,讓我爬上去二樓啊?」

金冷嗤一聲,說道:「妳算了吧,演電影啊。那些裝飾能承受的了妳的重量嗎?」

「那你讓我踩著你的肩,我們疊羅漢上去?」潔弟邊說邊比手畫腳。

金目測一下高度,似乎可行,就蹲下來扶著她站上肩膀。潔弟前臂的確可以碰到一樓的屋頂,可是她怎麼攀都攀不上去,一使勁就把好幾片屋瓦給掃下來,頓時惹來屋內一番動靜。

潔弟想由一樓的窗戶進去,可是按宮譜,只有大門進去的大廳才有上二樓的階梯。

「哎累死我了,」潔弟一手插腰、一手擦汗道,「搞了半天還是得從大門進去。」

「那快點走吧,」金面色嚴肅地說,「剩不到十分鐘了。」

 

===================

 

小劉運氣不太好,跟雷歐猜拳輸了,只好先讓雷歐止血,自己則持槍左右戒備。幸好出洞半分鐘下來,週圍萬籟俱寂,暫時沒有危險。

他緊繃的肌肉才稍稍放鬆,前方左手邊就馬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轉角冷不防出現幾道影子。

四下昏暗,已是驚弓之鳥的他下意識就要開槍。還沒瞄準,就被對方射飛手中的槍!

「凱?」小劉驚呼,直覺就是想到射擊奇準的他。

「對。」凱鎮定地收起槍。

上岸以後,阿凌隨即就跟他們說潔弟一批人已早一步抵達這裡,也順便告訴他們宮觀深處的大致格局;只要不踏入特定院落,此區院與院之間的磚道都是安全的。所以凱與吳常幾人看到他們並不感到意外,也不認為受威脅,之所以先開槍擊飛小劉手上的槍,只是為了防止他誤傷自己人。

凱看小劉端槍的手在微微顫抖,又看雷歐蹲在地上、腳旁都是染血的紗布,立即奔至兩人身邊幫忙消毒包紮。雖然每人身上都有平均分配基本物資,但舉凡大型繃帶、止血帶、抗生素、破傷風疫苗、注射器等主要醫藥、醫材都是在凱背包裡。

庫卡跟在後面罵道:「喂你偏心!我剛跟你在船上待那麼久,你怎麼就沒幫我處理一下?紗布都浸水泡爛了!」

阿凌將一袋生糯米粉、硃砂和水交給凱,請他混合成泥,將屍蝠咬傷、劃傷處敷上生糯米泥,再用紗布繃帶固定。每一個時辰換一次,持續三天才能將屍毒拔乾淨。

由於他攜帶的生糯米粉不多,所以再次提醒大家,必須得在兩天內離開龍隱山,尋得生糯米,否則屍毒沒拔乾淨會留下病根且後患無窮。

吳常看洞口前只有小劉和雷歐二人,面色當即一沉:「潔弟呢?」

雷歐是法籍傭兵,中文程度比來自北韓的金還要爛,只扯出一句:「他們先走了。」

「她跟金先去拿鑰匙。」臉色跟雷歐一樣慘白的小劉補充道。

「什麼鑰匙?」吳常看向他。

「要問阿凌,好像是什麼『堂』,剛才一片混亂,我沒聽清楚。」

吳常正要問阿凌,後者就先開口:「時間剩不到十分鐘了,我們趕緊過去接他們。」

 

===================

 

金孤身一人站在歸真堂一側,發瘋似地朝裡面大吼大叫。見裡頭沒動靜,就拿鋁合金登山杖將一整排軒窗都敲個遍。

堂內霍然亮了起來,在蠟燭般搖曳不定的微弱火光映照下,一、二樓幢幢鬼影張牙舞爪地衝過來,像群迫不及待想將他生吞活剝的餓狼。

金倒退半步,反射性地端起登山杖防衛,心想:裡頭還真有鬼!看起來是奏效了,不知道這樣夠不夠?

鑰匙在歸真堂的二樓東南方。潔弟要金幫忙轉移注意力,惡鬼們聚集到他那邊時,她再趁機入內。東南的相反方向是西北,但因門口就在西側中央,如果他站在西北方喧鬧,距離較近的潔弟很可能會不小心被發現,所以選擇站在東北方。

正因如此,他所在的角度看不到門口,不知道潔弟進去了沒。

金是相信鬼神之說的人,也多少有些怕鬼,看到裡頭黑壓壓的人影,真有股衝動想轉身就跑,可是又擔心這麼一來,裡頭的鬼就會馬上散去。想到潔弟那小不點要獨自跑進去找鑰匙,自己只不過在外面幫她轉移注意力,就覺得不該臨陣退縮。

時間已來到他們約定的五分鐘,她應該已經進去了。如果因為某種突發狀況沒進到裡頭,就會主動來找自己了。

金按照約定,倒轉登山杖、以杖尖擊門窗,一路從歸真堂東北方亂敲亂砸到西北方。這樣潔弟就能聽到他的聲音,知道他正在往西邊移動。

這棟建築都是木造的,窗櫺也都是木框糊紙,沒兩下就給捅穿了一大片,裡頭的光灑了出來,雖然昏暗,金卻看得明明白白,窗內的人都穿著破破爛爛、同樣式的深色長袍。他們動作靈活迅捷,像野獸般對他扯開腐爛的下巴咆哮,惡臭味隨著步伐欺近,越來越濃。

雖然窗戶有一大半被金打破,整排落地門窗也都因撞擊在震動,但是彷彿有道無形的牆擋在他們面前,不論他們多麼狂暴地捶擊踹踢,就是無法逾越。

然而,看到他們的剎那,金反而不怕了。因為他們有影子、是實體的,而不是民間傳說可以穿牆遁地、行蹤飄忽的鬼,比較像是他們剛才在山腳下遇到的屍猿。

正當他往門口移動,打算隨時接應潔弟時,一張紫色的符紙忽然被震落,從二樓緩緩飄了下來。

      與此同時,那道介於雙方之間的結界也消失了,一群殭屍般的傢伙隨之撞破門窗!

金反射性地往後跳一大步,槍都還沒掏出,樓上猛衝出來的死人瞬間全化成黑色灰燼,傾瀉在他身上。

金愣住了,視線像是被蒙上一層黑糊糊的影子,什麼都看不清。接著,一股無來由的怪風呼呼一吹,什麼都沒了。

後頭的死人見狀全都不敢再衝出來,只是站在破了大洞的門窗邊對著金吼叫發怒。

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打量了一下手腳,似乎沒有異狀。他鬆了口氣,心想:難道他們一離開這棟建築,就全都會消失嗎?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潔弟要是發生什麼事,衝出來就行了。

只不過,他被屍蝠攻擊的傷口開始隱隱作痛了。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11

失散

12

誤打誤撞

13

山門之內

14

靈官殿

15

無極江

16

機數

17

百蝠洞

18

出洞

19

生人勿近

20

藏星觿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傳送門

老梅謠》外傳《佛殺》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