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金發瘋似的大吼聲從東北方傳過來,潔弟隻身一人站在歸真堂西面的門前深吸一大口氣。接著右手結印,念咒施龜息術隱蔽陽氣。

直到現在她才注意到,整排門楣窗框上緣都貼了好幾張符紙。四下黑暗,比她手掌還小的暗紫色符紙幾乎與深褐色的建材融為一體,不仔細看根本察覺不到。

不知道這些符紙是幹什麼的,是要鎮煞還是要困住裡頭怨氣深重的鬼魂?

關上頭燈,她輕推門扉,即微微內傾。門沒有上鎖,但是很沉,需要多費些力氣才能把它推開。

她一用力,門就「嘎咿」一聲開了一半,在空寂的院落中宛如夜半乍雷一般地響亮驚心。她沒想到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響,連忙蹲下來,往內探頭察看。

裡頭靜悄悄的,一點動靜也沒有。全然的黑,沒有一絲光線,不借助頭燈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潔弟咬著下嘴唇,正猶豫是否要開頭燈的時候,東北方冷不防出現敲擊聲。

是金!她心道。

出乎意料的,門內驀然亮了起來,光線勾勒出所有東西的輪廓。堂內空間好大,宮譜上小小一格都是寬敞的跟教室一樣的空間,比外面看起來還要大上數倍。

大廳、左邊樓梯和走廊上,到處都是臉龐絳紅的人。如果那副樣子還能被稱為人的話。

除了個子不同以外,他們幾乎都長得一樣,身體呈現詭異的腐敗狀態;外皮幾乎都爛沒了,但是裡面的肌理有一半都還出奇地完整,只露出底下幾段灰森森的白骨。頭髮幾乎都掉光了,只剩下長長的幾綹髮絲披在碎得快成破布的道袍上。

潔弟搔搔頭,心裡納悶道:咦,怎麼長得這麼像電影裡的喪屍?原來他們不是鬼啊!可是活死人沒有陰氣啊,那這麼重的陰氣到底是哪裡來的?

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活死人。之前與吳常進老梅村尋找陳府滅門血案的蛛絲馬跡時,就被鬼術師—陳德皓與傭兵團追殺。鬼術師就是借屍還魂的活死人,可他身上沒有陰氣。

這群道士被金發出的劇烈聲響喚醒,如夢初醒般搖搖晃晃地轉頭看向聲源的位置。

「吭、吭、吭!」另一頭的金持續敲擊門窗。

宛如受到某種刺激,他們牙關嗑嗑作響,幾聲低吼就猛衝而去。

速度之快,令潔弟看得心驚膽顫:靠跑這麼快!被發現一定馬上就被抓到的啊!

堂內的殘破在人群散去後更加顯著,不是因為時間自然腐朽,而像是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打鬥。地上滿目瘡痍,桌椅、杯盞、卷軸全都散落一地,階梯、廂房門……到處都有砸撞、削砍的痕跡。

最詭異的是裡頭的光。所有蠟燭都是同時被點燃的,包括倒在地上的那幾支!

到底是誰點著的?

所剩時間不多,潔弟縱使滿腹疑問也不敢躊躇,趁著道士們被調虎離山、眼下無人,她立刻閃身入內,衝上左邊的階梯。

      「哐!」她才踩沒幾階,身子就忽然一低,腳陷了下去!

她輕呼一聲,下意識地一手扶牆、一手扶把手,把腳抽回,穩住重心。低頭一看,木造臺階居然被踏破一個大洞。

她瞪大眼睛心想:有沒有搞錯?剛才那些道士乒乒乓乓地從二樓跑下來都沒事,我墊腳尖小碎步跑沒幾步就破了!什麼東西啊,唉,不知道這點動靜會不會把道士引來?

不轉頭還好,一轉頭就迎上一張惡臭難聞、腐爛的臉!

居然有位道士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在她後面,還貼得這麼近。

「啊——」潔弟失聲尖叫,雙手一伸,想把他推開。

豈料道士身硬如磐石、穩如泰山,她反而因反作用力往後摔,把整段臺階撞塌,整個人掉了下去!

雖然離地僅一公尺高,又有背包緩衝,沒受什麼重傷,但她撞到尾椎還是痛得一下子爬不起來,倒在地上吱吱哼哼地哀嚎。

如此巨大的聲響馬上就引來幾位道士,潔弟聽到腳步聲,暗道糟糕,立刻忍著痛跑上右邊的階梯。

整棟建築從上方俯瞰呈口字型,四邊都是兩排房門相對的廂房,主要都是道士、道長們的臥寢。階梯的盡頭就是東邊,往右轉跑到底的左手邊就是鑰匙所在的「祥雲房」。

二樓走廊的光線全來自一樓的燭光,離樓梯越遠越暗。後頭一連串「碰碰」奔跑的聲響嚇得潔弟心臟都快跳出嘴了,腳下的木板劇烈震動,整層樓好像隨時會塌掉一樣。

追來的道士跑得實在太快,她根本沒辦法在被他們抓到之前跑到祥雲房。只好在道士距離她不到五步時,拉開左邊一扇木格糊紙拉門,衝進與祥雲房同排的廂房。

她突然的轉向令後頭的道士反應不及,他轉身撲向她的瞬間,竟被她拉上的門給撞得往後跌出去。

潔弟心頭一震:這麼廢!

後頭追來的好幾位道士接連試圖將門撞開,但是都跟剛才那個道士一樣,一碰到薄薄的門就被彈飛。

她愕然心想:不可能啊,照理說鬼應該會直接穿牆而過,怎麼會被門擋在外面?

鬼有五通。聽力、視力都遠超過常人,不只可瞬間移動,還可讀心並能知曉因果業報。然而,這五通需要修行鬼道至一定境界才能隨心所欲地施展。尋常人甫去世,處於心智渾沌的狀態,既不知曉也不會運用這些能力。若無前輩帶領,往往時日久了,才會誤打誤撞地發現。

門外的道士有鬼獨有的陰氣,卻不具備鬼的本領。潔弟只能猜想這是因為他們仍在肉身裡的關係。

不過,就算是活死人好了,他們身體這麼堅硬、力氣這麼大,怎麼會被門彈飛?這門什麼做的,這麼結實!她困惑地想。

「嘎咿——」門外響起快速拖行的聲音,他們要拿重物來將門撞開。

潔弟嚇得後退好幾步,眼看道士就要衝進來,她連忙轉身環顧廂房一圈,尋找其他出口。

房內非常昏暗,只能勉強辨識傢俱的輪廓,她又不敢開燈,怕某處角落還躲著一位道士。東摸摸西摸摸的,只摸到一對桌椅和一張床板。

看來只能從窗戶出去了。她只能祈禱外頭的一樓屋瓦夠牢靠,可以讓她爬到祥雲房再推窗入內。

戶樞都已在百年前就被蠹食殆盡,一推對開的窗櫺,兩扇都直接掉了下去,砸落好幾排瓦片,一樓屋頂剎時出現幾個黑幽幽的洞。

潔弟看了也不敢翻窗出去,這時突然「控隆」一聲巨響,整個廂房都為之一晃,拉門馬上就被一張沉重的雕花太師椅給砸破一個大洞,同時天花板的一片方形如意紋頂蓋也給震了開來!

太師椅被木格卡住,一時抽不出來。潔弟把桌前的椅子架在床板上,輕而易舉就爬上去,不忘將椅子給踢下床,再把頂蓋拉回來闔上。

天花板上方的閣樓空間非常低矮,僅半公尺高,因為四邊都有透氣孔洞的關係,外頭天光照進來反而比下面廂房還亮些。四週全是灰塵、蜘蛛網,潔弟苦著一張小臉,不情不願地全身趴地,趁道士還沒進來,趕快往祥雲房的方向匍匐前進。

四個道士粗暴地扯開太師椅,率先衝進來,見窗戶大開都以為她跳窗逃了,方才砸門的道士一追出去就化成一股黑灰,轉眼就灰飛煙滅。

後頭三個道士都不敢再靠近窗邊,待在房內忿恨地低吼幾聲,就杵在原地不動了。

潔弟身子下方縱橫交錯、粗細各異的木樑全由榫卯工法支撐,照理說此種結構應非常穩固,但她移動時,還是可以感覺到木板在震動。一想到下面有一堆殭屍等著她,她就如履薄冰,越爬手腳越抖。

越過兩間廂房,她終於爬到祥雲房正上方。這間房在東南方的邊間,光線比剛才那間還亮。她透過如意紋頂蓋的空隙確認房內無人,就小心翼翼地從書桌上方下來。

從宮譜就能看出來,二樓四個邊間都比其他廂房大,祥雲房是唯一設有「芝草室」,也就是藏丹室的。因此她猜想這間應該是地位最高的道長住的。

譜上芝草室一邊有個星號,旁邊註記「藏星觿」三字。

她以前在考導遊的時候有學過,「觿」最初是獸牙、獸角形的骨錐,用來解繩結,後來演變成玉琢配飾。一般認為,繩結是華夏文明最早的鎖具,觿則是最早的鑰匙。所以她想這個藏星觿應該就是阿凌說的鑰匙。

房內空間大多都僅用屏風或竹簾隔開,芝草室位置居中,是唯一一個五面都封死的空間,只有對書房的那面是開放式的。撥開簾子就能進去,並無她原先預想的複雜機關將外人阻擋在外。

裡頭空間不大,長寬只比一張雙人床大一點。譜上星號的位置是一整面齊天及地的方形木紋壁磚,每塊壁磚上頭都刻著文字;其他三面都是放著上百只琳琅滿目、瓶罐的方格,擺放方式看不出什麼規律。

潔弟胡亂打開幾個瓷罐,只找到已經糊成泥膏狀的丹藥。她開始有些心急,從她進來到現在肯定超過五分鐘了,再找不到藏星觿,她很可能沒辦法在阿凌交代的時間內出去。至於超過時間會發生什麼事,她根本不敢想。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11

失散

12

誤打誤撞

13

山門之內

14

靈官殿

15

無極江

16

機數

17

百蝠洞

18

出洞

19

生人勿近

20

藏星觿

 

21

時間到了

22

火燒連營

23

凌霄塔

24

獸面銜環

25

八門

26

地宮

27

黑水

28

影河

29

絕處逢生(完)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傳送門 

老梅謠》外傳《佛殺》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