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此時,屋外敲擊門窗的聲音不但變得更大聲,連方向也轉移到西北邊了。那是她與金約定的信號。

「潔弟,快出來!」金喊道:「時間快到了,先出來再說!」

她也很想,可是好不容易才進到芝草室,豈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視線又回到壁磚,她猜這面牆後有個小密室或狹小的儲藏空間,藏星觿就是放在裡頭,但就是苦在不知如何進去。

她右手輕推牆面,一格「艸」字壁磚受力立即往內退去。

「咦?」她又看了一次宮譜,直覺就是按照筆畫順序,分別將牆上壁磚推入、組合成藏星觿三字。此時也容不得她細想,她立刻接著按下「戊」、「爿」、「臣」、「日」、「生」、「角」和「崔」字。

最後的「囧」字一按,芝草室竟傳來低沉的機械運轉聲,接著身後地上緩緩浮出一個暗格,鏤空頂蓋與天花板一樣,都是如意飾紋。

她先探頭看一下書房,確定沒人,才蹲下來打開頭燈,把頂蓋揭開。

「這哪叫什麼觿!」她把裡頭的器物拿出來,左看右看。「哪有觿長得跟門環一樣啊!」

她又伸手往暗格裡摸了一圈,還是沒別的東西,又道:「難道是我猜的不對?還是古人放錯格了?媽呀這該不會是盜版吧?」

器物有些沉重,顏色、質感都與她在博物館裡看到的青銅器無異,造型是古代王公貴族府門上的獸面銜環,只不過獸頭上多了個類似菱型的孔洞,上頭刻著繁複卻十分眼熟的銘文。

她確定自己曾經見過,因為上頭密密麻麻的蝌蚪文實在太特別了,可是一下子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

暗格倏地降回地面,牆上壁磚也全都自動彈回。同時,外頭走廊上忽傳來金屬摩過地面的聲音。

有人來了。

潔弟身上沒有人氣,除非被看見或發出持續的劇烈聲響,否則不會引來道士。但是方才按下的壁磚觸發了機關,歸真堂南側上下樓都聽得到機械的運轉聲,道士們便知道有人進到祥雲房的芝草室,並且開啟了暗格。

芝草室狹小沒有地方可以躲藏,要是道士堵在門簾那,就等於甕中抓鱉了。她立刻往外跑,想躲回天花板,豈料才跑到桌邊,房門口就出現一位高大魁梧的道士,手裡拖著一把鏽劍走了進來!

潔弟與道士對上眼,嚇得倒抽一口氣,手中的藏星觿登時摔到地上,門環被撞得與獸面底座呈九十度。她低頭一看,赫然驚覺此時的它長得好像小時候見過的引魂燈提把!

引魂燈是玄清派三大神器之一,她想:既然這玩意上頭也刻有蝌蚪文,那應該也是很古老、珍貴的東西吧?應該就是藏星觿沒錯吧?

道士頭偏向一邊,不確定眼前的她是否為生人。但是一見到她彎腰拾起宮中珍物—藏星觿,立刻視她為賊,怒目低吼、朝她暴衝而來!

她看事態不妙,隨手將藏星觿的門環套進手腕,倒退幾步就拔腿往後奔,邊跑邊罵:「什麼嘛,死阿凌,龜息術根本一點屁用也沒有啊!」

赤手空拳的生人哪是活死人的對手。她跌跌撞撞地推開屏風,才從書房的另一頭跑進寢室,就被道士追上了!

 

===================

 

吳常同阿凌、庫卡等人火速趕往歸真堂。還未進到所屬院落,就看見格局宏大、氣象雄渾,重檐廡殿式的真武殿。踞殿左方,形制低一階的重檐歇山頂建築,即是歸真堂。

金站在堂外對門窗又踹又打,喊道:「時間快到了,先出來再說!什麼都別管了!」

眼角餘光一瞥見人影,馬上持槍瞄準來人:「誰?」

吳常詫異又不安地問他:「你在做什麼?潔弟呢?」

「是你們!」金收槍答道。「在裡面,阿凌叫她進去拿鑰匙。」

「你為什麼沒跟進去?」

「她說我不會……什麼的,只有她能進去。」不擅中文的金,先是比手畫腳,接著索性改說英文:「她叫我在外面幫她轉移注意力」。

「誰的注意力?」吳常有股不祥的預感。

「裡頭的……」金不知該如何形容較貼切,「喪屍?」

吳常與凱對望一眼,兩人正要一同闖入救人,阿凌卻忽然開口:「別去了。」

阿凌神色黯然地看著羅盤,喃喃說道:「來不及了,時間到了。」

吳常難得困惑了,心想:羅盤不是看方位的嗎?為什麼他盯著它說時間到了?難道他手中的羅盤還能看時間?

「你說什麼?」庫卡摸不著頭緒地問道。

「我已經讓她在最有可能成功的時辰進去,」阿凌的肩膀垮了下來,沮喪道,「如果她沒法在寅初前出來,就再也出不來了。」

「什麼?」庫卡、凱和小劉同時用母語齊喊;雷歐和金互看一眼,五人神情皆是一樣的茫然。

吳常一聽到「再也出不來了」這幾個字,掃向阿凌的雙眼立即迸射殺意,然而眼下他趕著進去救人,待潔弟平安無事再回頭找阿凌算帳。

「等等、等等,」庫卡道,「什麼叫做『出不來』啊?阿凌你別烏鴉嘴啊。」

「如果她真的不幸死在裡面,那也是天意。」阿凌搖搖頭,神色哀傷之中,又帶有一絲理所當然。

這句話激得吳常快七竅生煙,揪住阿凌領口喝道:「什麼叫做天意?」

「一切都有因果。」阿凌澄澈的眼睛迎上他。「她幾世前欠你的,總是要還的。」

「荒謬,她已經為了我死過一次,就算欠過我什麼,也早就還清了!」

吳常甩開阿凌,甫踏上臺階,又被他死死拽住:「不可以!裡頭都是蔭屍,還保有部份心智和記憶,比殭屍更難對付。要是他們在堂內聞到一點人氣,所有道士都會變得嗜血,還會不擇手段地將那個人生吞活吃下去!」

「那潔弟呢?」吳常恨恨地控訴道:「你明知道她會為了顧全大局奮不顧身,卻還是指使她進去!」

「她不一樣,她會龜息術。」

吳常曾聽潔弟提過,是以並不陌生:「那你呢?你不能施法隱蔽我們的陽氣嗎?或許還有什麼隱身術可用?」

「術法不是重點,我已經說過了,吉時已過。潔弟是我們當中最有勝算活著出來的,如果連她都失敗,我們進去也會因某種原因而拿不到鑰匙,甚至喪命。」

「走開!」吳常把阿凌推開。「不幫忙就別擋路!」

阿凌又撲上去抱住他:「不行!如果她不死在龍隱山,你就有可能又死在這!」

庫卡看阿凌心急如焚的樣子,暗暗吃驚不已:那充滿愛與關懷的眼神是怎麼回事的啦?

「又?」吳常復述阿凌的話,察覺其中有玄機,但此時不是深究這句話的時候,他言歸正傳:「我的命不需要我的女人來抵。」

說完就對雷歐和小劉使眼色,兩人會意過來,立刻把阿凌架住。阿凌急道:「不要啊!尋常生人進去十死無生,就連我也沒把握能全身而退!」

「笑話,我的名字還不夠清楚嗎?」吳常回眸,一邊嘴角勾起,傲然一笑,「我可不是尋常人。」

語畢就抽起背後的鏽劍,以刃劃臂,用血將劍開封!

熱血順著血槽逆流而上,滲進鏽斑之間,血流經之處開始崩裂,劍身始嗡鳴作響,霍然脫掌而起,懸於空中。劍身急促地閃起金光,外層墨黑色的鏽殼立即迸開,激起點點火花。虹彩一閃,白銀般的瑤鏡劍再次甦醒,顯露真身。

阿凌深受震懾,心道:神器竟然真的認他為主了!可惜他不會御劍術!

瑤鏡劍相傳與地府的三生石同為女媧補天的彩石碎片,是玄清派三大神器之首。只有它選擇的人才有資格當掌門,且與主締結血盟才會現真身、閃爍金光。要不是遇滅派之禍,吳常此時都要改名姓陳、當掌門了。

吳常躍起握劍,揮劃幾下,發現重量變輕許多,且有種莫名熟悉的手感。他信心大增,頭燈一打,立即領著傭兵一同進門。

阿凌知道無論如何都阻止不了吳常,只能望著他的背影道:「本是無情物,何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捨身護她?」

庫卡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雷歐和小劉拉開,見阿凌喃喃自語,又推了他一把:「走了啦,還杵在這邊念經啊你!」

 

      吳常一闖入,就近的道士各各因人氣激變成蔭鬼;雙眼染紅,筋脈暴起轉黑;尚存的頭髮、肌理瞬間腐爛,落成一地污泥;白骨轉為灰黃,黑筋仍弔詭地完好貼在上頭;遍身全長出剛硬黑毛。開口一吼,牙齦全萎縮,除了上下四顆犬齒暴長,其他顆全都掉光。

嗜血的強烈慾望逼得他們全如野獸般四肢併用地衝到大廳集結。二樓的道士衝到樓梯口後,直接縱身一躍、越過階梯,落在他們面前,有些還跟蜘蛛一樣以倒懸的姿態爬天花板過來。

金見狀真想掉頭就跑,無奈看吳常和凱都沒有退縮之意,也只能吞下口水、硬著頭皮挺進:「二樓東南方!」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老梅謠》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