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凱下意識反手摸背包,心想:管他們是活死人還是什麼,找到潔弟就用炸藥把整棟樓炸了,就不信翻不出鑰匙。

道士們皮肉雖已腐爛,眼珠卻出奇完好,瞧見闖入的吳常手持瑤鏡劍,初時懼其威力而不敢靠近。隨即想起臨終前的畫面,誤將吳常認作陳德丹,昔日血海深仇全化為滿腔憤恨,立即一擁而上,定要將他碎屍萬段、啃吞入腹才能罷休。

有了先前對付屍猿的經驗,凱和金對他們連開幾槍都沒用,就與跳進來的庫卡衝上前一同揮刀迎敵。

吳常當然是很想抓幾隻蔭鬼回去研究,可眼下救人要緊,便毫不留情地將這些擋路的全部斬除。這是他第一次用瑤鏡劍,使起來卻奇異地行雲流水、得心應手。劍刃連帶劍氣都有殺傷力,他振臂一揮,就將半圈蔭鬼攔腰斬斷。

然而蔭鬼不同於懼金的殭屍,被劈成兩半仍未死透,反而更加難纏;再加上數量上百隻,力大無窮又懂團隊合作,即使吳常他們加起來有四個人也無法突圍上樓。

屋外的阿凌遲遲不肯進去。他心智尚幼,雖慈悲為懷,卻還無法像老道陳山河和老師父葉德卿那般大義凜然、捨己救人。再者,他清楚自己為了自保和救夥伴,很有可能得消滅屋裡那群蔭鬼。在他看來眾生都是平等的,他要是這麼做豈不與屠夫無異?

然而,他也深知,他們三人少了任何一人都無法順利搜齊神器、完成任務。猶豫再三,還是將巴旺交給負傷較重的雷歐和小劉,進屋解救夥伴。

阿凌跨過門檻,提醒眾人:「拿紫符!那符可以困住蔭屍、蔭鬼!」

接著雙手凌厲射出數枚桃核:「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桃核一墜地立刻生根發芽,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拔地而起,整棟歸真堂陡然劇烈震動,地面全被盤根錯節給擠壓扭曲;樹枝穿過隻隻蔭鬼,將他們頂上天花板、撐破屋頂。轉眼間樹幹便有兩人環抱那麼粗,樹冠如傘般蓋住頂樓屋瓦,整棟樓內枝葉扶疏,景象怪誕奇異。

 

===================

 

道士鏽劍一揮就要往潔弟身上斜劈過去,就在這個時候,她戴的玉墜無來由地忽然爆開,她下意識閉眼、以手遮面往後跳開,避開碎片的同時也閃過那一劍。

      他抬臂又是一斬,潔弟又往後跳開:「啊!你有病啊你!怎麼亂砍人啊!」

她頻頻閃躲退避,無奈道士下手毒辣,她沒閃過的那一劍居然在她抬手抱頭時,被腕上的藏星觿給擋住了!

「噹!」鏽劍應聲而斷,上半截飛了出去。

她與道士同時愣了愣,與他對看一眼就把劍奮力格開,從寢室的另一邊跑出去,又回到書房。

她直衝走廊,後頭追來的道士猛推客廳的圓桌過來想撞死她。禍不單行,祥雲房內的動靜太大,把走廊上的臭道士也引來了,他們不只擋住去路,還都持劍朝她逼近。

她閃無可閃,退無可退,正著急不知該如何是好,房間忽然猛烈搖晃,好像地震似地,地板龜裂成葉脈般的縫隙,她側身閃過圓桌的剎那,開裂的地板承受不住桌子的重量被壓破一個大洞,她人都還沒站穩,就感到腳底一涼,跟桌子一同摔到樓下廂房。

「啊——」潔弟這一摔摔得不輕,落地瞬間甚至因衝擊過大連知覺都沒有,兩、三秒後才感覺五臟六腑都給摔爛了,疼得眼淚直流。

淚水一抹,就看到天花板的大洞探出三個醜陋乾癟的頭顱,她見他們就要跳下來,馬上費盡力氣爬起身,往走廊跑。

她的慘叫聲在樓宇中迴盪,吳常暗道不好,拔腿就往走廊深處疾奔。大廳內,八成的蔭鬼都被暫時困在枝頭上動彈不得,途中遇幾隻攔路的蔭鬼便手起劍落,招式凌厲果斷。

潔弟跌跌爬爬地從一樓走廊底端的房間出來,走廊上的蔭鬼聽見腳步聲卻沒聞到人氣,好奇地轉頭望向她。她身後又有三隻蔭屍從房間裡追出來,一嗅到吳常的人氣馬上化為蔭鬼。她邊跑邊回頭,看到他們瞬間皮肉爛掉、發霉長毛,嚇得腿都要軟了,心想如今前後包夾她哪有機會逃出生天。

大廳那頭,無數蔭鬼使蠻力將自己拆成兩半,又再次掉回地面,恨不得將吳常五馬分屍。凱、金和庫卡首當其衝,攔下大多數的蔭鬼,以護吳常和正門出口。然而他們根本沒時間去拿符護身,刀對於蔭鬼的殺傷力又非常有限,一旦他們被大卸八塊,屍塊全鋪天蓋地地亂竄,對吳常窮追不捨。幸而阿凌在後頭坐鎮,為他擋下九成追兵。

吳常在奔跑的過程中,留意到堂內到處都有跟堂外一樣的暗紫色咒符;走廊上有些門緣上還貼著,有些則已飄落粉碎,與塵埃混為一團。

他自知來不及救潔弟,就指向她左前方門上貼符的廂房喊:「快進那房間!」

潔弟一聽到愛人的聲音,又驚又喜地說:「吳常!」接著慌張道:「你怎麼在這邊?快出去!」

潔弟話剛說完就感到身後一股勁風掃來,她連忙矮身、拉開房門,一個驢打滾滾入內。

門一帶上,就聽到吳常一貫淡定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鑰匙拿到了嗎?」

他一分心,一隻蔭鬼就越過阿凌、從天花板躍下,將他撲倒在地;另外三隻被他砍斷的臂膀分工合作地擒住他右手、不讓他揮劍。

「拿到了,在這!」她隔著門回答他。

追到門外的蔭鬼又與她初時衝進二樓廂房時的狀況一樣,屍身一碰到門就被某股看不見的力量彈飛,令她大惑不解。

「跳窗出去,快點!」吳常不顧自身安危地囑咐道。

「對耶,我怎麼沒想到?不對啊,那你呢?」潔弟握拳喊道:「我才不要丟下你落跑!」

「妳待在裡面,我才麻煩!」那三隻鬼臂的出力方向各不相同,快把他右手折成四截了!

瑤鏡劍無眼無耳,卻有靈性,能隨主人心念而動。它感應到他陷於危難,立即從他手中抽起,劍筆直插入正仰起頭、要猛啃他後頸的蔭鬼,劍尖穿過其眉間直抵尾椎,整具屍身變成弓形。

「可是—」

「出去!」吳常打斷她的話。

      潔弟面前的拉門忽然被外面蔭鬼手上的劍給劈開,她嚇得往後跳,臉差點就被割破相了。身後窗戶被猛拉開,兩道光束射進來,原來是外頭巴旺聽到她的聲音,引雷歐和小劉過來救她。

小劉對她伸手:「快出來!」

「可是……」潔弟怕自己不出去會給吳常添麻煩,可是又擔心他的安危,不知該不該走。小劉見她猶豫,也懶得跟她廢話,馬上翻身入內。

雷歐持槍掃視房內,掩護他們。小劉直接將潔弟橫抱起身、強行帶走。

吳常翻身將蔭鬼踹開,左手從暗袋中抽出卡式火紙,射在他身上、對火紙開槍,火紙瞬間爆燃。他撲倒在後頭兩隻蔭鬼身上,三隻如易燃物般瞬間全身熊熊燃起,燒成一大團火球,劈啪作響;另外兩隻又掙扎地往其他蔭鬼撲去,形同火燒連營。

歸真堂全為木造,時日一久再名貴的木柴油脂水份都會蒸發殆盡,點火即燃。火勢一發不可收拾,走廊上頓時亂作一團。

凱、金和庫卡早以左支右絀,見吳常火攻有奇效,也紛紛趁空檔拆木條燃火。無奈乾柴實在燒得太快,點著沒多久就必須脫手,這麼一來一往還是分身乏術。

吳常看蔭鬼全都本能地亂竄、避開炙熱的火光,心道:果然他們也怕火。這麼重要的事,阿凌卻隻字不提!

但此時不是責怪阿凌的時候,他回頭對夥伴們高喊:「鑰匙到手,全都撤!」

火焰將大廳與走廊隔開,火場的炙熱高溫和濃煙很快就讓眾人呼吸困難,金和凱連忙拉著殺紅眼的庫卡從正門出去,打算從另一頭救兩人出來。

吳常左手把三隻蔭鬼臂扯下丟入火中,瑤鏡劍像是隻張嘴咬飛球的狗,劍身彈起,劍尖將它們一一接住,串成烤肉串;又把鬼臂甩在另一頭的蔭鬼身上。

蔭鬼有靈有識,知道烈火的厲害,沒被擊中的立即身手矯健地跳開、爬上天花板,想與仇人同歸於盡。

吳常左右前後都被烈焰包夾、頂上又有蔭鬼逼近,形同四面楚歌。瑤鏡劍甫經火烤,劍柄已燒成黑色碳末,劍身高溫難持。他單手從背包中取出攀登爪射槍,此爪有五倒勾、中心有根三寸充滿倒刺的尖釘,對準天花板的蔭鬼一射,就將他牢牢釘在上頭。

豈料這麼一釘也釘到二樓蔭屍的腳,他這隻腳拔不起來,另隻腳用力一蹬,龜裂脆弱的二樓地板不堪一擊,立即整片垮下!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老梅謠》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