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_電視.png

=====以下人名皆為化名=====

大學的時候因為沒抽中宿舍,打算跟班上好友—宜娟一起合租,所以在學校附近看房。

學區內招租的房子大致能分三種。第一種是離學校超近的黃金戰區,但大多為頂樓加蓋,房子又老又舊、問題一堆,但永遠會是學生心中的首選。第二種是離學校較遠,但是屋況可能較好的中古屋。第三種就不用想了,就是我們這種窮學生租不起的房子。

我很有自知之明地知道自己愛賴床,就跟朋友專找第一種,也就是離學校走路不到十五分鐘路程的租屋看。

有間租屋令我印象很深刻,位置就在學校後面山坡上,距離三角公園不遠的一棟老舊公寓。

與房仲約好四點半,就打算下課直接過去。宜娟擔心我們兩個女生去看房會有危險,就拜託班上的男性朋友—佳豪陪我們去。

四點下課之後,佳豪說他要先去買飲料,叫我們先走路過去,待會他直接騎車過去找我們。

我們看時間很充裕,就慢慢晃到那棟老舊公寓。到樓下的時候,距離四點半還有十分鐘左右。

一位穿著淺米色西裝外套、牛仔褲的陌生男人從樓上走下來,開鐵門迎接我們:「妳們是約四點半來看三樓的嗎?」

「對。」我說。

「好,跟我來。」房仲開一樓鐵門,就要領我們上樓。

「等一下,我們還有一位朋友也要來看。」宜娟說。

「還有一位?」房仲皺了下眉頭。「剛才約時間的時候,不是說只有妳們兩個嗎?男的女的?房東只接受女房客喔。」

「喔是男的,但是他沒有要住,只是陪我們看房而已。」我說。

「不太方便耶……」他看起來十分不悅,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憤怒。

「為什麼?如果是三樓有其他女房客住,那他進出就真的可能會打擾到人。可是現在又沒租人,為什麼男生陪看房也不行?」宜娟堅持道。

「這樣啊……」他居然咬牙切齒地說,「那也沒辦法……

我跟宜娟都被他嚇到了,想說這個房仲怎麼反應這麼奇怪。

此時佳豪剛好也到了,房仲馬上恢復正常,客氣地邀我們上樓。我跟宜娟互看一眼,還是跟上去看。

這棟樓的格局很單純,只有五樓高,每層樓只有左右兩戶。我們要看的是在右邊這戶。

鐵門、木門一打開,裡頭出奇地陰暗。客廳的西面就是陽台,陽台外面就是大馬路,沒有其他建物擋住。按照地理位置和格局,這個時間客廳採光應該會很好才對。

「咦,不是說只有兩間房嗎?怎麼有四間?」宜娟問。

我視線從陽台轉回屋內。客廳東面就連著廚房和一房門,南面深處有個短廊,左右各有一扇門,廊底也有一扇。

「喔,」房仲指著廚房旁邊那扇門說,「那是廁所。」又比向短廊左邊那間說:「那是儲藏室,裡面都是放房東的東西,平常都是鎖上、不讓人進去的。其他兩間才是租人的。」

我正要走去看房間內部,就覺得怎麼走起來怪怪的,鞋底有種沙沙感。

「這麼暗怎麼看?怎麼不開燈呢?」佳豪不客氣地按下玄關處的開關。

客廳一亮,我跟宜娟倒抽一口氣。

滿室的灰塵。

復古的彩色玻璃吊燈、老舊的映像管電視、玻璃茶几、傳統的藤編椅、鋪磚地板……客廳的每一樣東西上,都是一層看得出厚度的灰!

我看了搖搖頭,馬上就決定不租這間了。光是要把客廳打掃乾淨,就要花好幾天。

可是宜娟對我使了眼色,暗示說,既然人都來了,就都看看吧。她看我無動於衷,就找佳豪兩人一起看那兩間房。我不想跟這個奇怪的房仲共處,就自己跑去看陽台。

房仲完全沒有帶看的意思,從頭到尾不是站在門口看手機,就是在樓梯間講電話。

紗窗門、玻璃門一推,外頭的洗衣機蓋上也是厚厚一層灰。詭異的是,曬衣繩上竟然還有掛衣物,而且還是男性四角褲和大尺寸的黑色襪子,看起來也是男生穿的。那些衣物的皺褶上,也同樣積了很厚的灰塵。

這不是我們看的第一間租房,卻是我們遇過第一間連個基本賣相都沒有的租房。

這個房仲真是懶啊!我在心中暗批。

宜娟和佳豪看得很快,幾乎同時跟我一起回到玄關。房仲正好講完電話,問我們看得怎麼樣。

我直白地說:「這房子太髒了,多久沒人住了啊?」

「沒有很久啊,大概兩、三個月而已。」房仲睜眼說瞎話道。他可能真的把我們這些學生當白癡。

看我們都走到玄關了,他又把電燈關起來,可能真的很怕浪費電。

然而我在燈暗之前注意到,玄關有個軟木佈告欄,上頭釘著的收據是民國七十幾年!

我實在太震驚,後來房仲問我們什麼,我都沒聽進去。

還是宜娟委婉地回他:「我們還想再多看幾間房子再決定。」

「好啊,沒問題。」房仲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送我們下樓以後,房仲就先走了。原來他的車就停在附近而已。

我們原本以為佳豪會直接騎車回家,沒想到他卻對我們說:「等下校門口集合,有件事跟你們說。」

我們看他臉色不太對勁,猜他可能是剛才看到什麼可疑的地方,所以想跟我們討論,就點頭答應。

一路上,我跟宜娟說我剛才注意到的地方。她也告訴我,她看的那間房間是靠大馬路這邊,也是有很厚的灰塵。詭異的是,窗簾打開,窗戶居然是被水泥封死的!

她這麼說我才想到,陽台長度確實就只有到客廳電視牆那邊而已。

到底那間窗戶外面的空間是什麼?

我問她:「那另外一間呢?窗戶也是封死的嗎?」

她搖搖頭說:「我沒看,那間只有佳豪看。我看到窗戶被封死就覺得太奇怪了,根本就不敢租,所以也沒有去看另一間。」

她又說:「而且佳豪出來以後對我搖搖頭,感覺那間也不太好。」

等我們走回校門口的時候,佳豪手上那杯飲料已經喝了一半了。

他跟我們說:「那間房子絕對不能住,不乾淨。」

我說:「這不是廢話嗎?白痴都看得出來不乾淨,灰塵都堆到有厚度了耶!」

他說:「不是那個不乾淨啦!」

我跟宜娟馬上意會過來,追問他剛才是不是看到什麼,他看的那間是不是窗戶也是封死的。

「我剛才看的那間根本沒有窗戶!」佳豪說:「裡面有一面牆明顯是木板隔出來的。我看那個位置,木板的另一頭是儲藏室,就很好奇。」

他看向宜娟:「剛才走在妳後面,我趁大家沒注意的時候,去轉儲藏室的門把,門就被我打開了。門根本沒上鎖!裡面明明就是一間房間,有床、有書桌。」

「啊?」我跟宜娟同時驚呼。

「妳們知道我看到什麼嗎?」佳豪的眼神毫不掩飾地流露出恐懼,拿著飲料杯的手在顫抖。「兩隻腳突然從天花板垂下來……男人的腳……灰紫色的……

「我的天啊。」宜娟抓住我的手臂,怕得都要哭出來了。

「我根本不敢抬頭看,馬上就把門關起來……」佳豪低下頭,小小聲地說:「早知道就不要陪妳們去了,搞得我現在要去廟裡拜拜。」

「你……你不要亂說話喔,」我有點口吃地說,「我們真的被你嚇到了啦!」

「真的啦!」佳豪認真地說:「妳們難道都不覺得哪裡奇怪嗎?」

我又突然想起來剛才注意到的地方,就說:「不會吧,難怪房仲從頭到尾都站在玄關的地方。他該不會根本不敢進去吧?搞不好就是因為沒人敢進去打掃,所以才這麼髒?」

「我說的奇怪不是這個點啦。」佳豪說:「妳們在門口都沒有聞到香味嗎?」

我跟宜娟都搖搖頭,兩人都沒聞到。

「那是香灰的味道。房子裡肯定很久沒有人進出,所以灰塵才會這麼厚,又沒有腳印。但是門口一定是這幾天有燒過香,所以才會有那個味道。」佳豪又說:「那間只租女房客,一定有問題!」

我想起房仲得知我們找男生一起看房子時,那副咬牙切齒的表情,忽然覺得好可怕。

如果當初只有我跟宜娟兩個人一起去看屋,天曉得會發生什麼事!

 

===================      

想看更多  都市傳說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鄉野奇譚】  【異國怪談   

校園鬼話   日本怪談    

軍中鬼話   海中迷藏    

科幻劇場   刑案推理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璇璣謎藏(連載中 

老梅謠外傳/番外篇(連載中)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