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阿凌反射性雙手護頭,轉身就往大門跑;外頭的庫卡見樓要塌了,不顧危險又衝進廳內救人。

一聲轟然巨響,整棟歸真堂猛然垮下!

庫卡、阿凌一同縱身躍出,大量木片夾帶熱風塵土刮向潔弟等人,大家都同時轉身逃開。

待塵埃落定,潔弟回頭一看,古老俊秀的歸真堂焉在,如今只剩餘火未盡的斷垣殘壁,縷縷腥臭的黑煙自瓦礫堆升起,不知裡頭燒死了多少蔭鬼。

她一顆心直往下沉,旁人還沒反應過來就直衝過去,不懼烈火焚燒地攀上瓦礫堆,到處翻找:「吳常!吳常你在哪?」

阿凌與庫卡也被壓在門口,兩人的大腿和背分別被倒下的圓柱壓住,凱、小劉、雷歐三人合力將上頭的重物搬開,好不容易才把兩人從碎木堆拖出來。

灰頭土臉的庫卡身強體健,雖說沒因此傷及筋骨,但臂傷又再次裂開,此時又是熱血直流。

阿凌全身都是外傷,尤其左腿嚴重挫傷,短期內是沒辦法再奔跑疾走了,眼下連站都站不起來,只是跪在地上、睜大眼睛望著潔弟的背影發愣。

方才他親眼看見二樓地板垮下,吳常根本避無可避,就算沒被壓死,此刻也得被燒死了,何況他上頭就是登山爪。

阿凌閉上眼睛,甩甩頭,不敢想像利爪刺進吳常俊美臉龐的畫面。一切都在電光石火之間,自己都差點逃不出來,更遑論救他。

果然,不管我怎麼算,此行進龍隱山還是至少會失去一人。最有機會活著出來的潔弟的確是逃過一劫,只是吳常又……

他再次深深感到無力,不論事前多麼謹慎針對所有可能卜算結果,最終仍無法扭轉乾坤、避免不了傷亡,尤其是他最在意的吳常。

到底蒼天讓我遁入人世意欲為何?他無助又困惑地抬頭仰望夜空。

起風了,流雲浮動,透著朦朧清冷的白光,月亮時隱時現,猶如他藉由卜算窺悉這世間所有人的命運。

管中窺豹,終究有缺。

潔弟的嗓子都快喊啞了,還是沒有得到半點回應,只聽得木柴燒得劈啪作響。

小劉見這棟樓塌得徹底,多處烈火未熄、高溫濃煙不斷,便在瓦礫堆外勸道:「等火滅了再找吧。」

「他就被壓在下面,等火滅了他早就—」她說不下去,只是繼續低頭翻找。

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一想到吳常可能又死了,還是被壓死或燒死的,她就難以接受,找到一半就忍不住嚎啕大哭。

「啾!」巴旺停在距離她半步的柴堆上,頭歪向一邊,像是聽到了什麼。

「磅!」一隻著火的蔭鬼沒死透,從巴旺底下的碎木堆竄出來,嚇得牠振翅飛起。

潔弟大叫,蔭鬼燒得只剩一半的臉猛然轉向她,伸出利爪的瞬間,蔭鬼胸膛忽劃過一道銀光,肩頭當即被人從後頭狠削下來,迎面倒落!

「你壓到我了!」後頭披著銀布,右手隔布握瑤鏡劍的吳常冷冷地對他說。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蔭鬼身後探出上半身的他,神態自若地把布掀開,將劍收回背後的劍鞘。縱使衣服被燒得處處破洞,髮梢捲曲冒煙,面容都是黑灰,他的俊朗神采絲毫未減。

「你……」潔弟杏眼圓睜地瞪著他,「你沒死啊?怎麼你的防彈布還可以防火啊?」

「這是奈米級防火隔熱布,」他邊說邊將壓住腿的木堆與蔭鬼屍體推開,「外兩層鋁箔,內夾層陶瓷纖維。不論是材質、材料特性還是外觀,都跟我的防彈襯衣完全不同,真不知道妳怎麼有辦法認錯。」

潔弟哪聽得懂他在說什麼,只是哽咽道:「我我……」她激動地撲上去抱住他,眼淚再次奔流,「差點以為又要進混沌七域找你了……

他冷哼一聲,微微蹙眉,不悅地說:「妳也壓到我了。」但還是一手抱住她,一手不著痕跡地用防火布把她背包上的火苗壓熄。

阿凌不敢置信地看著吳常,正感欣喜若狂,卻聽到背後的凱口氣倉促地喊道:「金!」

      眾人聞聲回頭,只見仰面倒地不起的金眼神空洞,全身皮膚正快速地從灰白轉黑。

凱蹲在一旁,想救他卻不知從何救起,見他胸膛沒有半點起伏,就把背包裡的東西全倒出來,想為他注射腎上腺素急救。

「別碰他!」阿凌急道:「屍毒已經發作了!」

凱身為傭兵隊長怎肯如此輕易放棄自己的隊員,他轉而拿剛才那袋沒用完的生糯米泥:「金!堅持住!」

「沒用的,」阿凌壓住他的手,「毒發的瞬間就已經斷氣了,現在只能火焚,否則,」他頓了一下又說,「他馬上就會轉為蔭屍。你現在就算把生糯米泥全用完也於事無補,反而會害了雷歐和小劉!」

凱聽不進去,阿凌壓不住他,庫卡當機立斷地把金的頭給劈下,徹底斷了他急救的念頭。

凱大叫一聲,想撲上前撿頭,又被庫卡伸臂擋住:「冷靜!你是隊長!」

阿凌雖與金相識不久不深,但終究是生死與共的夥伴,他知道該怎麼做,只是仍有些不捨。躊躇幾秒,見庫卡快攔不住凱,才急忙點燃兩張符射向金的頭顱與軀幹。

凱愣愣地看著自己夥伴在火舌中逐漸扭曲變形,一時熱淚盈眶,便轉身拭淚。

吳常唯恐塌樓裡的蔭鬼沒被焚燒殆盡,再次將固體燃料塊置於火滅之處,再次點火。

阿凌見狀心裡更是難過,目眶和鼻子都紅了,就是咬緊了牙關不讓自己哭出來。裡頭的那些蔭鬼何其無辜,他們也曾是胸懷蒼生、濟世救人的道士,更都是他的前輩啊。

吳常將他的神傷看在眼裡,只不過視若無睹地與他擦肩而過,誰叫他三番兩次差點陷潔弟於死地。眼下前途未卜,庫卡、小劉、雷歐身上都有負傷,最多再兩天就會彈盡糧絕,必須盡快離開龍隱山,所以他沒時間也沒心思跟阿凌發作。待這次任務到一個段落,他會回頭一筆筆找他算帳。

「鑰匙到手,時間也不多了,」吳常對阿凌說,「接下來要去哪?」

阿凌嚥了嚥口水,壓下情緒,指向左後方說:「凌霄塔,就在祖師殿後面。」

阿凌見吳常轉身就要走,忙道:「等一下!」他緊抓胸前佛珠,低下頭小聲地說:「我都還沒幫他們超渡呢……

「超渡?」吳常挑眉,停下腳步卻沒回頭。「要多久?」

「七天。」阿凌頭又更低了。他恨自己功力遠不如老師父葉德卿,一語便能渡化四方眾生,否則幫在場上百死者超渡在彈指之間即可完成。

「沒空。」吳常說完又拉著潔弟快步走開,也不管腳受傷的阿凌是否跟得上。

潔弟覺得吳常實在太不近人情,但眼下的確是不可能在這停留七天,便邊走邊回頭,對阿凌說:「以後再回來超渡吧!」

阿凌身邊的庫卡見他這麼難過,就拍拍他的肩安慰:「總有一天,你也會像你那個師父一樣那麼強的。」

===================

前往凌霄塔的路上,潔弟問吳常怎麼有辦法絕處逢生,畢竟整座樓都垮了,幾乎所有的蔭鬼都給壓在裡頭燒死了,沒道理吳常這麼幸運躲過一劫。

「說起來,還真的是幸運。」即便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吳常,現在想來都還是心有餘悸。

方才處境實在驚險萬分,樓板塌下的瞬間,他下意識跳開,雖在毫髮之間閃過登山爪,卻怎麼都不可能閃開整層地板,幸好瑤鏡劍即時騰起打橫,架在他正上方暫擋幾秒。

他才剛從背包中拿出防火布包裹全身,往後跑沒幾步,整棟樓就徹底垮了,幸好週圍有桃樹裸露蜷起的樹根,所以他才有狹小空隙可容身。

潔弟聽了也是頭皮發麻,直拍胸脯說:「幸好你開封了瑤鏡劍,不然真的完了。」

後頭的阿凌聽到他們的對話,便面有憂色道:「神劍雖所向披靡,但不按照順序將四樣寶貝開封,就是逆天而行。一旦你這麼做,天地又會產生變動,我之前卜算的結果就有可能改變,而我們前面的努力也很有可能都會白費。」

「什麼!唉,千金難買早知道!那現在怎麼辦?」潔弟擔心地看向吳常。

吳常對上她的視線,說道:「就算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也一樣會這麼做。」

凌霄塔就在祖師殿正後方,一行人不過幾百步距離就到了。與其他正殿、偏殿相比,塔佔地偏小卻足足有八層樓高,更顯巍峨高聳,無疑是觀內最高的建築。塔身多達八角,每面都開窗,只有一樓南面設塔門出入。

大夥一同走上石階,吳常的頭燈早在歸真堂弄丟了,確定銅門緊鎖,就開豹眼手電筒細細端倪門上的鎖孔,驚其形奇異、前所未見,不知該如何下手,便問潔弟:「鑰匙在哪?我看看。」

「喏。」潔弟伸手,晃晃腕上的藏星觿。

「這是鑰匙?」吳常挑眉。「妳確定妳沒拿錯嗎?」

「應該沒拿錯吧。」她也不是很有把握。但還是告訴他這上頭的蝌蚪文跟她以前見過的引魂燈很像。

「不過,這東西確實看起來不像觿。我怎麼看都覺得像虎咬門環。」她把手腕湊到吳常眼前。「你看牠的臉,大眼睛、大鼻子的,一定是虎獅一類,是不是也很像安平劍獅啊?」

「是椒圖。」阿凌說。在庫卡的攙扶下,他終於追上他們了。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21

時間到了

22

火燒連營

23

凌霄塔

24

獸面銜環

25

八門

26

地宮

27

黑水

28

影河

29

絕處逢生(完)


上一季
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傳送門 

老梅謠》外傳《佛殺》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