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阿凌解釋道,龍生九子之一,各有所好。傳說中,椒圖形如螺獅,性格好閉、好僻靜,最厭惡巢穴遭入,故其形象常用於門上的鋪首銜環來鎮宅。

他講到一半忽然指著潔弟的手腕說:「妳、妳把藏星觿戴上了?」

「對啊,方便嘛。」潔弟一臉無辜地看著他。「幹嘛?不能戴啊?」邊說就邊把它摘下。

阿凌看向藏星觿一眼,又看向吳常:「接下來找,」他差點犯忌諱說出神器二字,連忙改口,「找其他兩樣寶貝,她不跟都不行了。一旦她把它戴上,就會成為下一個寶貝的主人。」

「什麼?這麼隨便!」潔弟驚道。「人家瑤鏡劍挑主人都要自己看得順眼,然後還要吸血吸到滿意才行耶。」

說到這,瑤鏡劍突然閃了一下金光,似乎還有些得意。

吳常閉上雙眼,竭力忍下急欲發作的怒火,從齒中迸出:「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你要是不想她跟來,那你為什麼不早點提醒她?」

「我是真的忘記跟她說了啦!」阿凌連忙澄清。「剛才在百蝠洞情況真的很危急!」

吳常瞥了一眼潔弟,心裡又是一陣無奈:「現在說這些已經於事無補,以後再說。」

「另外,」他又問,「你剛才說,『兩』樣寶貝?」

「對啊,」阿凌有些尷尬地摸摸光頭,「我也是剛才才意識到,有一樣我們應該已經到手了。只不過……按照順序,它原本應該是要最後開封的才對。」

吳常立刻會意,把瑤鏡劍從鞘中抽出來打量一番,再將目光轉回銅門。

左扇有個與藏星觿造型一模一樣的獸面銜環,右扇則是相同輪廓、深約一公分的凹槽。四週,大大小小二十八個環形凹槽都以線形凹槽相連,形成橫跨左右兩扇的「卐」符號;右扇門的獸面銜環凹槽據「卐」中央,明顯是主鎖孔。其內,上方有個深不見底的菱形孔,與藏星觿上頭的孔洞形狀、位置相符。

憑著直覺,他一手將獸面銜環抵在主鎖孔內,一手將劍刺入椒圖頭上的菱形孔。此時聽得「鏗鏗」幾聲金屬卡榫彈開的聲音,凹槽與銜環之間,明顯有對應的機括相合;門環底下的年輪狀凹槽底部,竟一層一層地拱起來,形成七階同心圓、如犀牛角般的空心銅錐!

吳常細細觀察一會,這銅錐上的每一層似乎都可以分離取下,且直徑也與環形凹槽吻合。如此設計,應該就是要入塔者將銅環分別置入凹槽內,方能解鎖。

只不過,環形凹槽有二十八個,銅環卻只有七個。潔弟、庫卡面面相覷,傭兵們自然也是一頭霧水,誰也不知到底該怎麼放才對。

吳常觀察出「卐」符號實則是星象,由春夏秋冬四季時的北斗七星方位所組成,中央的主鎖孔就是北極星。

「如果我猜得沒錯,這銅環放的位置應該是隨季節變換的。」吳常的指尖滑過右上方的七宿。「只不過,我不確定放的順序應該從哪一星開始。」

「沒錯,斗杓南指,天下皆夏。」阿凌說:「只不過,我們道家有『天地人合一,相生相息』一說。貪狼為天,巨門為地,祿存為人。所以實際要放的,只有三宿。」

「原來如此。」吳常道。「那貪狼、巨門、祿存分別是哪一星?是α、β、γ嗎?」

「我不知道你說的『阿法貝塔』是什麼耶。」

阿凌一拿起與貪狼星凹槽大小相符的銅環,大家就注意到環上有條金屬線連著,恰巧可以放入線形凹槽內。

潔弟擔心道:「等一下!糯米腸剛才不是說『斗杓南指,天下皆夏』嗎?可是你們為什麼都是指著左上方啊?南方不應該是右下方嗎?」

「星盤的相對方位和地圖是不一樣的。妳把這兩扇銅門想像成是抬頭仰望夜空時看到的星象,北極星象徵北方,當妳面對北方時,」吳常指向左上方的七宿。「這個斗杓是不是指著妳的背後?那是哪個方向?」

「南方啊,」潔弟頓了一下,又說,「喔,真的耶。這樣看的話,斗杓真的是指著南方。」

吳常解釋之際,阿凌也已將三枚銅環各自放入三宿凹槽內。此時門內傳來「控控」低沉的機關運轉聲,七人皆感受到腳下石階在微微震動,右扇門往外推出一道十公分左右的縫隙。吳常抽劍拉環,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厚達掌寬的銅門給打開,門環顯然是個省力裝置。

門一開,眾人皆精神為之一振,心想總算又來到下一關了。潔弟有吳常在身邊也安心了不少,沒多猶豫就跨過門檻隨他入內。

室內黑暗得伸手不見五指,所有人都將頭燈或手電筒打開。一樓中央就是由柵欄圍成的通天螺旋梯,除了門面以外,其他七面都有與牆面垂直的九排及天花板層架,架上方盒材質或木或鐵,尺寸或大或小,就是不知道裡頭都裝了些什麼。

「這麼多東西,我們要從哪找起啊?」潔弟問。

「對啊,」庫卡搔頭,神情苦惱地說,「而且還有八樓,這下不知道要找多久。」

「在滅門之前,凌霄塔又叫八寶塔,」阿凌說,「由下而上分別是玩、樂、禮、御、獵、兵、法、鬼,八種寶器。現在就不知道還是不是這樣了。」

「鬼器?」吳常被勾起興趣,就想直奔八樓去瞧瞧。

阿凌立刻拉住他道:「七、八樓不是外人隨隨便便就能上去的。七樓考驗《伏魔》和《采風》兩門的功力,八樓更是只有道長和掌門才能上去。」

「有劍也不能上去?」吳常挑眉問道。「你不是說,劍主即可被視為是掌門了嗎?」

「當然不行。你半點術法都不會,有劍也破不了陣。」

「這麼說,只有你才能上去七樓囉?」潔弟又說:「我們要找的那個寶貝,應該就是法器吧?」

「不是,寶貝已經凌駕在八寶之上了,那是神不是法。我們不是要往上走,而是要往下走。」阿凌說。

「往下!」庫卡驚道:「這還有地下室啊!」

阿凌點點頭,拿出方才在水洞中撿起的火輪:「只是典籍沒有記載,我不知道要把它放哪裡,才可以開啟出入口。」

吳常、庫卡和傭兵們都輪流檢視火輪一番,盡可能看清楚並記下它的特徵。

「唉呀這裡的人怎麼這麼龜毛啊!」潔弟不耐煩地說:「一會弄那個、一會弄這個的,拿個東西這麼麻煩!」

「廢話少說,」吳常說道,「大家分開找,一看到可疑的裝置就馬上說。」

「喔,」潔弟轉了一圈,還是不知道該從何找起,見還有一牆的層架沒人看,就想走過去從那裡開始找。

正在察看一隅層架的吳常聽到她的腳步聲與自己拉遠,便不放心地叫住她:「站住,妳去哪?還不過來?」

「嗯?你背後長眼睛啊?怎麼背對我都知道我往哪走?」潔弟又說:「是你說要分開找的耶。」

「妳例外。」

「為什麼?」

「妳那麼笨就算找十遍也找不到。」吳常索性自己把她牽過來。

「又說我笨!」潔弟心裡很不服氣,就氣呼呼地說:「那你叫我過來要幹嘛?」

「不幹嘛,就站在我旁邊。」

「啊?不幹嘛,是要我發呆啊?」

「可以,反正妳那個小腦袋有用跟沒用也差不多。」

潔弟正想開口反駁,就聽到庫卡在另一頭抱怨道:「你們小倆口煩不煩?一直吵,叫我怎麼專心找啊?」

「大家,會不會是牆上的燭台?」凱補充說:「每一面都有一個,而且燭台上刻的字都不同。我在想,會不會其中一個能開地下室門?」

其他人一看,確實如此,就連剛才進來的門上都有一盞。古樸沉穩的棕褐色燭台與銅門材質相近,接著處幾乎看不出縫隙,遠看就像是融為一體似的。每盞燭台皆燭心已盡、蠟油也已低垂。

「怎麼開?」庫卡試著將手上的火輪套進燭台,卻因為角度關係,怎麼套都套不進去。

吳常走到最近的燭台一看,便發現端倪:「燭台銅管是L形,連同上面盛蠟油的淺碟都是卡榫固定,不用工具就可以徒手拆下。」

拆卸的方式很簡單,庫卡依樣畫葫蘆地將他眼前的燭台拆開,竟還有直徑較小的銅管自牆頭伸出一小截。管身的凹凸與輪轂吻合,輕而易舉就將火輪套上去。然而,大家靜待幾秒,什麼事也沒發生。

「是不是要跟方向盤一樣左、右轉幾下啊?」庫卡提議道。

「那要往左?還是往右?」潔弟說。

「先別動它,」吳常問凱,「你剛才說每盞燭台上的字都不同,大家眼前的燭台各是什麼字?」

凱面前的是「兌」,庫卡的是「震」,吳常前面的則是「離」,其他五牆則分別為八卦卦名的「乾」、「坤」、「坎」、「巽」和「艮」。

吳常不加思索地說:「斗杓南指,天下皆夏。阿凌,哪一卦是指南方?」

「正是離卦!」阿凌道。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21

時間到了

22

火燒連營

23

凌霄塔

24

獸面銜環

25

八門

26

地宮

27

黑水

28

影河

29

絕處逢生(完)


上一季
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傳送門 

老梅謠》外傳《佛殺》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