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阿凌,燭狐怕金屬嗎?」吳常雙手各持一節魔術棒問道。

「金屬的確可以暫時削弱牠們,讓牠們變回原形,也就是蠟油。」阿凌邊答邊抽出金錢劍。

「蠟油?那牠們怕火嗎?」凱追問。

「火攻沒用。」阿凌搖頭說,「真要對付的話其實也很容易,只要把牠們的真身—也就是蠟燭—給吹熄就行了。」

「說的容易。」吳常白了阿凌一眼。

庫卡環顧一圈,頭燈、手電筒光源以外一片烏漆抹黑,什麼火光都沒有,想來牠們的真身也不在此處,便道:「他媽的你現在叫我們去哪找蠟燭?」

一拔出獵刀,手臂頓時感到一陣刺痛,他不耐煩的瞄了一眼臂上繃帶說:「又浸水了幹!這一趟都不知道掉進水裡幾次了!」

小劉嘆了口氣,取出手槍彈匣瞥了一眼子彈數量。雖然他也懷疑這些塑膠子彈對牠們能造成多少殺傷力,不過眼下也是聊勝於無了。

「快想辦法啊,牠們好像隨時都會撲上來!」潔弟整個人縮在吳常身後,怕得要命。

吳常目測自己與鎮山矛的距離,邊拔出瑤鏡劍邊說:「凱跟我走,其他人先上岸找掩護。」

十幾隻燭狐一瞧見神劍,不約而同打起顫,接著互瞥一眼,皆身子伏低、咧嘴露牙,像是受到挑釁想群起而攻,又一時有些忌憚神劍的威力。

「吳常!」潔弟擔心道,「你小心啊!」

「妳還是先想辦法讓自己活下來吧。」吳常摸摸她的頭,轉身便要走。

「等等、等等,」庫卡見狀急忙拔出獵刀,「吳常你人走就算了,這劍千萬要留下來,我刀跟你換。」

「想得美。」吳常冷眼斜睨,但還是從袖口掏出一個寶特瓶瓶蓋大小的黑盒扔給雷歐,「試試這個。」

那小黑盒就像是炸藥一般,一丟過來十幾隻燭狐如餓虎撲羊般全都發動攻擊!

居中的雷歐接過黑盒,草草翻轉打量,上頭大大小小共八個按鈕,便道:「這是什麼?」

吳常沒空搭理他,舉劍將眼前兩隻擋路的燭狐攔腰斬成兩半,牠們瞬間就化成兩股黑煙消散在頭燈光束中,被徹底給滅了。吳常隨即向凱點頭示意,兩人同時游上岸,沿礫灘往鎮山矛跑去。凱跑在前頭,戴上頭燈、開啟探照燈光為吳常開路,四隻燭狐緊緊尾隨。

然而人跑不過妖狐,牠們很快就追上。雙方距離不到五公尺,吳常試探性的對後頭的燭狐開槍。牠們暫時被嚇阻,速度放慢了下來,但是等到牠們注意到那些塑膠子彈全都穿過身體落在地上,彈孔眨眼間就消失不見時,立即低吼幾聲,馬上又追上來。

「凱,你先去!一定要拿到!」吳常舉劍一劃,就像切豆腐似的將衝上前的燭狐劈成兩半。

「是!」凱見此時燭狐的注意力都在吳常身上,而他手持神劍似乎游刃有餘,便全速朝鎮山矛的方向跑。然而,光源也因此離吳常越來越遠。

吳常才剛劈開燭狐,眼前又撲來一隻更大的,右邊趁他不備也張嘴咬來。他重心一晃、倒向左邊,兩隻接連越過上方,他反手就將劍刺進其中一隻的腹部。

感到自己即將被黑暗吞噬的同時,餘光又瞥見左邊的溪中赫然浮出四隻綠幽幽的眼睛!

他深知自己左支右絀,必須想辦法轉移這群燭狐的注意力,所以連忙解開背包取出一把拋棄式的軍用防水冷光棒和一隻機械白鴿。

這隻栩栩如生的白鴿是高科技的結晶,不只外觀完全看不出破綻,就連行走、啄食、飛行也與平常在廣場上看到的野鴿無異,原為軍事偵查用,是黑茜公司正在研發的產品,卻被吳常拿來作為魔術表演的輔助道具,算是大材小用了。

吳常迅速拋出手中幾隻冷光棒照明兼定位,再將機械鴿啟用、令它往溪流的對岸飛。果然水中燭狐都被它引走注意力,紛紛躍起想將它咬下,可是它飛得太高,連跳幾次都撲空,便雙雙隨著它游向對岸。

這岸剩下兩隻燭狐,吳常趁牠們分心看向白鴿時,先將劍刺向最近的那頭。另一頭見同伴霎時化成一縷黑煙,便恨恨的低聲嗚咽幾聲,向後退去,眼神閃爍,像是在盤算著什麼。

吳常不敢輕忽,但眼下他得盡快拿到矛再趕回潔弟身邊,遂抓住空檔趕緊向前跑,邊跑邊扔冷光棒照路。

 

===================

 

庫卡不清楚吳常丟給雷歐的是什麼玩意,只知道在水中等於四面受敵。對抗八隻殺不死的燭狐,他們五人絕對撐不了太久,所以吳常和凱一突圍,他便立即招呼潔弟跟在後頭游,自己跟阿凌、雷歐、小劉一起朝燭狐猛砍、猛踹一通。

沒想到吳常和凱才剛上岸,原本挨了凱一刀、溶化在水中的燭狐又重新凝聚,忽從潔弟前方水面竄出!

庫卡眼看低頭努力打水的潔弟快要游入狐口,一隻手馬上抓住她的腳、將她拉回四人中間。

眼看到了口邊的肉又被搶走,那隻燭狐不怒反笑:「咯咯咯……

被拉回來的潔弟原本還摸不著頭緒,一聽到這笑聲,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心想:這聲音怎麼跟大雪中的老太太一模一樣啊?

庫卡一想到當時巴旺頭差點就被那老太婆給咬掉,便怒火攻心,大喝一聲就朝牠狠劈三刀。

然而這些燭狐一受傷就溶於水,隔不到幾秒又再次現身且毫髮無傷,眾人面對一波波潮水般的襲擊,根本找不到時間上岸。

雷歐看主力庫卡、阿凌明顯快要體力不支,自己身上有傷,早就將刺刀交給擅使刀的小劉,然而他們也擋不了多久了。無計可施之下只好死馬當活馬醫,按下小黑盒上最大的開關。沒想到這麼一按,燭狐全都跳開,長耳往後壓下,似乎聽到什麼刺耳的聲音,躁動的爭先恐後往後跑開。

「媽的你怎麼不早按?我手砍到都快斷了!」庫卡邊抱怨邊護著大家快速上岸。

五人迅速來到一處略微內凹的山壁暫且藏身休息。那些燭狐雖不敢再靠近,但也在不遠處來回徘徊,似乎在等待時機進攻。

雷歐幫庫卡重新包紮傷口時,庫卡拿著小黑盒問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厲害?怎麼看就是個車鑰匙。」

潔弟把他的話翻給雷歐、小劉聽,雷歐差點笑岔了氣,邊笑邊說:「它是什麼我不知道,但絕對不是車鑰匙。你得問吳常。他手上很多東西都是總公司研發中心還在研發階段的。這些都是對外保密不公開,也就吳常弄得到。」

「你是說,這是他偷來的?」庫卡搖搖手中的小黑盒,刻意壓低聲音說。也不知道是怕被誰聽到。

「當然不是。他可是我們大老闆的寶貝弟弟,當然要什麼有什麼。」小劉說。

「弟弟?」阿凌想了想又說,「你們說的大老闆該不會是黑茜吧?」

「哼那個小白兔一樣的女人是大老闆?她才幾歲啊?要什麼有什麼,這些富二代就是喜歡耍特權!」

「儘管耍、儘管耍!要是沒這個車鑰匙,我們早就沒命了!」潔弟邊喝水邊說。

「話也不能這麼說,Lumière Ombre……」雷歐與其他傭兵們習慣稱呼吳常和黑茜的外文名字。但他像是忽然意識到自己多嘴,話說到一半就止住,轉而改口道,「唉你要是有機會去一趟我們總公司你就知道了。」

 

===================

 

五人在岸上包紮傷口之際,吳常和凱可是卯足了勁往小瀑布狂奔。

跑在前頭的凱頂著瀑布分流,小心翼翼的徒手攀上溪岩,幸好這地下河谷終年無光,溪裡沒有水草一類,岩石表面更不會因苔蘚覆蓋而濕滑難爬。

距離鎮山矛不到兩公尺,眼看再上攀一步便觸手可及,一隻灰白乾瘦的手倏地從岩縫中伸出,牢牢攫住凱的右臂!

凱反射性甩臂,可是那隻怪手力氣奇大,死死抓緊了他不放,怎麼甩都甩不開。刺刀就掛在戰術腰帶,左手正想去摸就發現動不了。轉頭一看,水流中的左手腕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一捆白髮似東西纏繞住!

就在這個時候,一顆滿頭白髮的老嫗頭顱猛然從瀑布後探出來,張嘴就咬!

凱見一口裂到耳際、尖牙利齒的嘴迎頭而來,立即頭向後仰,腰腹一收,發力抬腳蹬向那張妖臉,趁勢借力使力掙脫雙手的束縛。

他整個人後空翻入水的同時,從岸邊突然射來一支登山爪不偏不倚抓住上頭的鎮山矛,又「嗖」一聲將它收走!

追上來的吳常從登山爪上取下這一節竹筒般大小的古物。乍看之下,鎮山矛外觀與木頭無異,但筆直光滑,摸起來冰冷堅硬如鋼鐵。一端有鉤環;一端剖面呈扁圓形,內外三層同心圓,中心是細如髮絲的扁毛,還不停滴著黑墨般的液體。

他沒時間細看,只先將它掛在戰術腰帶的扣環上。

瀑布岩壁上的老婦見鎮山矛落入外人手中,登時瞠目尖叫,整個人四肢並用的「嗖嗖嗖」爬出瀑布。她全身赤裸,拖著一頭過腰的銀白長髮,五官全糾結在一塊,大吼一聲就撲向岸邊的吳常。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21

時間到了

22

火燒連營

23

凌霄塔

24

獸面銜環

25

八門

26

地宮

27

黑水 

28

影河

29

絕處逢生(完)


上一季
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傳送門 

老梅謠》外傳《佛殺》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