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吳常邊後退邊朝老婦開槍,塑膠子彈雖傷不了燭狐化成的老婦,但中彈的瞬間,她還是畏縮而收了勢,還沒落到岸邊就先掉進水裡。老婦才剛浮出水面,一線刀尖就從她眉心竄了出來!

後頭的凱還沒將刺刀拔出,她就先化成一灘黑油。

潔弟那頭和被機械鴿引到對岸的燭狐像是心有靈犀似的,一感應到鎮山矛被搶,便不再試圖攻擊生人,反而紛紛站到高處抬頭嚎叫,叫聲淒厲猶如癲狂女子的獰笑,在黑暗的幽谷間迴盪,令人悚然發毛。

「怎麼回事?」凱掀開面罩,抹掉臉上的溪水,面色不解道。

      「先上岸!」吳常警惕的張望四周。

掛在他腰間的鎮山矛忽然發起陣陣金光,劇烈抖動了起來!

他低頭一看,矛身開始起了變化,外層木皮在光芒中像是熔岩似,緩緩流動,逐漸如蜜般滴落,露出底下黃金般的真身。原本收縮起來的矛身忽地「嗖、嗖」兩聲,全都彈出,矛長登時變為原來的三倍;原來那節的握柄處,有自我意識般突然長出瑰麗的立體紋路,繁複的如花如符。不停滴墨的筆尖也變成根根金絲揉成的鏤空三角狀,看起來精細華美、輕盈靈巧,卻又顯得十分脆弱。

突然間,天搖地動,頂上不斷有岩石崩落,幽谷震得轟隆直響,原來的瀑布水量大增,岩壁赫然又噴出好幾道水柱,這片岩壁似乎快承受不住後方水壓,隨時會炸開來。

「跑!」吳常領著凱,回頭順著沿路的冷光棒往潔弟狂奔。

潔弟那頭,五人一感覺到地震,又發現燭狐不在洞口,也立刻往上游找吳常和凱。

吳常遠遠看到雷歐的瞬間就想通了,明白燭狐為何如此反應,他朝他們大喊:「雷歐,把蜂鳴器關掉!」

向來沉默寡言的吳常居然會大吼大叫,一旁的凱心裡暗道大事不妙。

然而此時地下河谷震耳欲聾,潔弟那頭根本聽不到吳常的聲音。兩邊人馬快要碰頭的時候,雷歐才終於聽到吳常在說什麼,他摸不著頭緒的回喊:「蜂鳴器?我沒有啊……

他止住了話,陡然想起吳常丟給自己的小黑盒,這才意識到這個蜂鳴器有可能是超音波;人耳聽不到但燭狐卻可以,且對牠們來說頻率高到非常刺耳,所以不敢再靠近。

雷歐從口袋摸出那個小黑盒,再次按下最大顆的按鈕,然而地震並未遏止反越趨劇烈。

兩方終於會合,吳常道:「蜂鳴器、狐叫和回音都已經成功讓地下河谷產生共振,這裡隨時會崩塌!」

「那怎麼辦?往下游跑?」庫卡問道。

「嗯,」凱同意道,「而且離河道越遠越好,才不會河水突然暴漲,把我們都衝散!」

「轟隆———」上游岩壁猛然整片爆開,水勢如萬馬奔騰,分秒間便潑灑出萬斛水珠,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奔流而下,直衝吳常七人。

「上去,快!」吳常邊喊邊朝正上方山壁射出好幾道登山爪加固,又幫潔弟射出她的。

接著率領六人按下收繩開關,眾人互相拉扯,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同躲過滾滾洪流,像蝙蝠一樣高懸壁頂。巴旺則展翅高飛一圈,見庫卡止住上升之勢,才翩翩落在他背包上。

此時腳底下,數塊巨岩宛如柳葉般在千軍萬馬般的激流中翻騰、轉眼就消失在頭燈光束邊緣,可見水勢之猛。

要是剛才有人慢了半秒,此時恐怕都已成了水鬼。一想到這,潔弟腳底都在發涼。

「現在怎麼辦?就待在這等水勢變小?」雷歐問吳常。

「萬一水一直不退,我們不就要在這上面待個十天八天的?」庫卡一臉哀怨道。

吳常賞兩人一記白眼,心想:還什麼傭兵精英、血族勇士,遲鈍到沒發現頭上這片岩壁正在開裂,隨時會塌,哪有時間慢慢等。

他轉頭問阿凌:「龍隱山除了鳶凌河和無極江以外,還有別的河流嗎?」

阿凌想了想便說:「就我所知是沒有。」

吳常手指下方又問:「這條地下河是無極江嗎?可能是無極江的上游或下游分支?」

「當然不是!這條河只是普通的河,怎麼能跟無極江比呢?」說到這,阿凌自己也想不明白了,「可是為什麼會平白多出一條河?」

吳常推測道:「下面這條河可能是鳶凌河的影河。我們剛到龍隱山的時候,你不是說這裡曾經山崩地裂、山洪爆發嗎?或許上游的部分池水因此洩流進地下,導致地上的九天瀑布和鳶凌河水勢大為變小,甚至幾近斷流。」

「哎,聽不懂、聽不懂的啦!」庫卡不耐煩的揮手,「你說了老半天,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啊?」

「對啊,都什麼時候了,講這個幹嘛?你以為在拍國家地理頻道啊?」潔弟說。

「食物只夠再撐一天半。」小劉盡責提醒道。

      庫卡一聽他這麼說,肚子突然不爭氣的「咕嚕嚕」叫,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背包裡的東西老早就吃完了,你們誰分一點給我吃啊?」

凱是吳常以外第一個發現上方已然裂出隙縫的人,立即催促道:「先別說這些了,地震還沒停,我們現在在這也不見得安全。現在東西已經到手,還是趕快想辦法上到地面吧。」

「一群白痴,」吳常說,「我說了這麼多,你們還聽不懂。龍隱山區時空混亂,一個疊著一個,我們現在不只在地宮下方,也可能在鳶凌河的下方。」

他看六人仍一臉茫然的望著自己,就又解釋說:「只要能想辦法穿過這片岩壁,就有希望上到地面。」

阿凌立刻掏出羅盤,辨認方位,眼睛隨之一亮:「真的是耶!我們就在當初進到龍隱山的位置附近!」

「怎麼穿?用冰斧鑿開嗎?不知道這層岩壁有多厚。」潔弟說。

「沒時間慢慢鑿了。我有炸藥,」凱拍拍背包,「反正這片岩壁隨時會垮,倒不如找幾個點炸開,運氣好的話,還能避開地上河,直接上到岸邊。」

「不用。」吳常把鎮山矛交給阿凌,暗示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寶貝又有個別稱……

阿凌頓時瞳孔放大,心中大喊:判官筆!老師父曾說,神器現世必有它要歷經的劫數和使命!

他興奮的說:「對!難怪這水黑摸摸的,就是被它染黑的。太好了,我們有救了!」他看向吳常,「玉浸而潤,葉濕而露,它既生墨,就代表法力已經完全恢復了!」

語畢,他馬上在無登山爪攀附之處,以鎮山矛畫出一個直徑約一公尺的圈。說也奇怪,明明鎮山矛真身一顯出後,末端的筆毛就變成金絲。可當矛尖一觸岩壁,馬上就流出黑墨。

阿凌摸摸墨圈之中的岩壁,手指就像伸出洞外一樣,居然就這麼穿了過去!

吳常看了也是驚奇,心想這圈岩壁就像是全息投影一樣,變成非實體的狀態。

阿凌面露喜色,當即手腳並用的從圓圈內爬出去。兩、三秒後,他的手又伸回來,朝大家招手,要他們跟上。

地震頻繁,吳常眼看頭上道道岩縫轉眼裂成深溝,外頭的日光都透了進來,一秒都不敢耽擱,立即托扶潔弟上去。

吳常朝機械鴿按下手錶開關,待鴿飛回,將它收入口袋中,才跟在其他人後頭爬上地面。

大夥感受到久違的陽光,見到熟悉的鳶凌河畔,皆鬆了一大口氣,直呼幸運。

阿凌雙手捧著鎮山矛,正感嘆此行有驚無險,所有人便感到腳下驟然一震,震動之大,潔弟、阿凌站都站不穩,分別撲倒、跪倒在地。

又是一震,遠處連峰開始一座座崩落,大地頓時四分五裂,不斷開開闔闔,無數裂縫將七人分開;一時之間,人人皆如履薄冰,不知該如何落腳。鳶凌河河道也變得支離破碎,有些河段甚至因地勢拔高而斷流。

潔弟腳下的地面霍然曲折隆起,將她上拱好幾公尺。人還沒反應過來,草地又猛然扯裂開來,變成直通地下奔騰洪流的大裂溝!

她身子一下騰空躍起,一下飛快下墜,嚇得放聲大叫,就在她即將摔回幽暗的地下河谷之際,一隻手即時揪住她的背包!

她扭頭一看,是阿凌!

此時他也是雙腳懸空,但他的另隻手正被吳常牢牢抓住。庫卡和三位傭兵即時趕到,將他們連拖帶扯的一起拉上去。

七人在一片地動山搖中慌忙逃命,然而他們怎麼跑都不可能比大地撕裂的速度快。

才跑上來時的草坡,腳下迸開的大裂溝瞬間就將地上的一切吞噬!

在土地再度合攏的前一秒,眾人紛紛發出驚呼聲。

「可惡!」吳常怒道。

「又來!」阿凌欲哭無淚。

「不會吧——」庫卡哀嚎。

「我不要———」潔弟絕望吶喊。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21

時間到了

22

火燒連營

23

凌霄塔

24

獸面銜環

25

八門

26

地宮

27

黑水

28

影河

29

絕處逢生(完)


上一季
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傳送門 

老梅謠》外傳《佛殺》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