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黑水_blog用.png

與他們所料不同,雖再次摔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但這次下墜兩、三公尺就著地,眾人順著傾斜的裂溝地勢一路跌跌撞撞的向下滾落,而非直通底下的怒濤洪流。

位在一行人中間的吳常身上一堆工具,但為了護住潔弟,實在騰不出手止住勢。

裂溝越往下越窄,最前頭的凱和阿凌趁勢使用冰斧和金錢劍停下來;庫卡滑到一半雙肩就被兩邊土牆卡住,擋住了後頭的吳常、潔弟等人。

裂溝之中,除了眾人的喘息聲,還聽得到湍急水聲,顯然洶湧的地下河就在下方不遠處。

身處低矮空間,庫卡甚至沒辦法坐起身。小劉再次開啟頭燈照亮周圍,當即面色如土。不只上下左右,現在前後都坍塌了,他們進退不得,就像是被扔進狹長的土坑活埋似的,被徹底堵死了!

更糟的是,地震還在持續,六面土牆漸漸聚攏,比剛才在地宮的地道更強烈的不安與窒息感迅速襲上所有人的心頭。就算沒被夾成肉醬,密閉空間裡氧氣也有限。

阿凌手忙腳亂的用鎮山矛在上方的土牆畫圈,可是這次手才伸進圈裡幾公分,掌心就像是被堵牆擋住似的,穿不過去了!

畫下方的土牆還是一樣,明明就聽到水聲,卻被圈內的岩層擋住,怎麼都穿不過去。

阿凌又掏出羅盤想確認一下方位,順便卜個吉凶,看看走哪邊較有勝算。卻發現剛才那麼一摔,羅盤給徹底摔壞了!

風水羅盤對於一個道士而言極為重要,尤其是向來十分仰賴它的阿凌。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耳中嗡嗡作響,覺得空氣越來越混濁,神智越來越不清,便慌亂著急了起來,開始到處亂畫圈。

庫卡的臂傷被土牆夾的再次熱血直流,痛得他咬牙切齒。這一路已失血太多,再加上傷口惡化,他比其他人更感到危在旦夕,是以他腦子轉了幾圈,連忙道:「小猴子,眼下真要靠妳啦!不是會開天眼嗎?看看圈畫在哪才有出路吧!」

「可是……」阿凌擔心說,「一開天眼,天地又可能會變動,就怕我們會陷入更危險的境地啊。」

「不然還能怎麼辦?」庫卡急道,「你們還好,我真的快被擠死啦!」

「哎,變就變!就當洗牌!」潔弟天性樂觀,又是急性子,看到庫卡的傷口血流成那樣,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說不定變了反而能湊一手好牌!」說完當即閉目,結印念咒。

她額上的天眼再次浮現,張開轉了一圈,便鎖定右邊一處。

幾秒之後,她又驚又喜的歡呼:「奇萊山!我看到了!是奇萊山!」說著說著,手就朝阿凌的方向伸。

吳常會意,跟阿凌要來鎮山矛遞給她。

她像是對照著方向和角度,空中比劃兩下才落矛,畫下一大圈。不過,她雙手同時伸進圈後,又在圈中的岩層上畫一圈。接著上半身爬進圈裡,畫下第三圈。

整個人爬進去後,便對大家說:「快來!我們要趁裡面的裂縫還沒合起來之間通過,進到奇萊山腹裡。」

吳常擔心她一個人走在前頭會有危險,她還沒喊就急著跟在她後頭跑進圈裡。

阿凌好生羨慕的說:「要是我有天眼就好了!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庫卡樂得大笑一聲,誇道:「這小猴子還不錯!以後去東部帶上她就行了,還走什麼雪隧啊!」

他卡在裂溝裡憋得難受,沒辦法像之前一樣殿後了,話一說完馬上催擋在前面的吳常動作快一點,搶第三個爬進去。

傭兵們皆大大鬆了口氣,原本凱都有打算冒死拿炸藥拚拚看能不能炸出一條生路了。

七人魚貫爬過岩層迸裂出的狹窄空間,個個都被銳利的岩石磕得膝蓋瘀青紅腫、破皮流血,好不容易才抵達一處高聳狹窄的通道。

吳常的手電筒光線掃過一圈,此處並非是人工開鑿,而是因造山運動形成的縱向天然通道,高度參差錯落,介於兩公尺到六公尺左右。周遭地質構造已與方才龍隱山的地下石灰岩溶洞有別,兩側凹凹凸凸的岩層多為板岩,少有硬砂岩,應屬於古近紀漸新世,冰河時期留下的軌跡。所以若以地質來判斷,這裡的確很有可能是中央山脈、奇萊山、合歡山系的山腹了。

大體而言,板岩與硬砂岩雖堅實如鐵卻脆,若受造山運動,容易順節理崩裂,因而形成他們身處的大裂溝。

四周依然是令人壓抑的岩牆,有些路段需要側身才能通過,但至少可容人行走,不用像剛才那般跪地爬。這裡已無地震,但還是沒人敢停下來休息、包紮傷口。

這條大裂溝長達數公里,潔弟邊以天眼確認方向邊帶路,眾人走了一個多小時,都累得精疲力盡,再也走不動了。

此時隊伍前頭的潔弟忽然盯著上方驚呼:「就在這!庫卡!」

她幫自己和庫卡戴上智慧戰術頭盔,又把他拉到岩頂最低處的正下方,然後踩著他肩膀、以疊羅漢的方式緩緩站起來,手伸向岩頂,準備畫圈。

「給我戴這個幹嘛?有石頭會掉下來?」庫卡不明就裡的問。

「你猜?」潔弟故作神秘道。

「難道是?」吳常比比槍套。

「你怎麼知道?」潔弟瞪大眼睛,「哎什麼都給你猜到,你這樣太可憐了,人生都沒驚喜!」

「什麼?」其他人不解的問。

她不答,只是笑嘻嘻的畫圈,一畫完就伸手往圈裡掏。

一拉出墨綠迷彩色的防水袋,凱便驚道:「那是我們公司的!裡頭裝的該不會是我們埋起來的槍吧?」

「我們在成功一號堡下!」小劉喜道。

「答對了!」潔弟樂道。

另一個防水袋卡住了,她用力一扯,不小心失去平衡,差點從庫卡肩上摔下來。幸而這條裂溝極窄,所以她前後伸臂抵住岩壁就能即時穩住重心。

吳常在旁嚇出一聲冷汗,竭力保持鎮定道:「妳快下來。剩下的交給凱他們。」

凱當即與小劉、雷歐分工合作,將武器坑清出空間,爬上去固定繩索。

於此同時,阿凌問潔弟手上的鎮山矛:「你願意跟我們一起完成任務嗎?如果願意,就別再跑了好不好?」語氣溫柔的像在跟寵物說話一般。

鎮山矛無故晃了兩下,從潔弟手上掉下來,滾到阿凌腳旁。原來的真身立即又從三節縮回一節,外觀再次變回樸實不起眼的木紋。

潔弟彎腰把鎮山矛遞給阿凌說:「拿去吧,它好像比較喜歡你呢。」

阿凌有點受寵若驚的接了過來,用條硃砂細繩捆住矛末端的環,繫在腰帶上,興奮的對吳常說:「我也有自己的神器了。」

吳常看他一眼,沒打算回話。被潔弟扯了兩下袖子,才勉強應道:「恭喜。」

阿凌不以為意,又對吳常說:「我在想,鎮山矛之所以被轉移到龍隱山還有另一層原因。說不定就是為了讓它恢復法力以完成使命。龍隱山之所以會氣數將盡,也許正是因為它不斷吸食殘存的天地靈氣吧。」

「但願它的法力可以維持得夠久,我們還有兩樣神器得找。」吳常神情有些憂慮,「而我們現在卻一點線索也沒有。」

凱打斷兩人的對話,從武器坑上方丟繩索下來說:「上來吧。」

吳常、潔弟等人回到地面時,天才濛濛亮,周圍一片朦朧朧、靜悄悄的,還是得開燈照路。

凱面色忡忡的對吳常報告:「雖然已經回到奇萊山,可是所有電子儀器,包括通訊設備還是無法開機。」

「無所謂,這些晚點再說。」吳常瞥了一眼腕上的戰術機械錶。

雖然許多電磁功能也無法使用,但至少這趟以來,機械錶盤的時鐘功能一直正常運作。此時清晨五點十分,再過七分鐘就要天亮了。

他招呼眾人先進一號堡清理傷口、整理裝備,待天亮再返回來時入住的成功山屋。

      凱幫庫卡止血、包紮的時候,庫卡偶然抬頭一看,鍾馗般的雙目忽然瞪的更大,直盯著窗外瞧。

面向他的雷歐意識到他眼神不對勁,轉身一看也愣住了。

「天怎麼忽然又黑了?」凱快步來到窗邊探察四周,「而且還下雪?怎麼幾分鐘的時間,雪就下這麼厚?」

此時黑壓壓的厚重鉛雲罩頂,大雪漫天紛飛,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地形、植物特徵都被積雪掩蓋!

在這奇萊山的夏天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尤其是在海拔高度不過三千公尺出頭的一號堡。

鐵皮屋外狂風不時夾帶白雪呼嘯而過,吹得門窗嘎嘎震響。

庫卡很快就淡定下來,邊抽出獵刀邊抱怨道:「你們看吧,我之前就說,打了人家的小孩,家長遲早會來找我們算帳。」

小劉一聽,臉色鐵青:「你是說……上次出現的那些……

「大家小心!」凱霍然向後躍一大步,落地時已握好手槍、打開保險、瞄準窗外,隨時準備射擊。

「別開槍!」庫卡又喊,「靠,你們這些傭兵是聽不懂人話啊!」

每面門窗外都懸著一顆大如牛頭般的人頭,隨著風雪搖曳。祂們有男有女,全披頭散髮、面色死灰,雖七孔流血,裂到耳際下的嘴巴還是開開闔闔的「咯嘰」、「咯嘰」笑著,令人望之生怯、聽之發寒。

潔弟害怕的緊抓吳常手臂問說:「祂們是?」

「沒事,魑魅而已。」吳常語氣平常,神色泰然。

「什麼叫『而已』啊!」庫卡回瞪他一眼。

「哐啷——」每面窗戶忽然同時往內爆開!

吳常眼明手快,毫秒之際便將潔弟拉進懷中,以身護住。飛濺的玻璃碎片劃過他俊美的臉龐,留下兩、三道血痕。

這些小傷他自然不在意,但要是被黑茜知道了,難保她不會大動肝火,遷怒他人。若是如此,潔弟很有可能會是頭一個遭殃的。

吳常想到這,怒氣一生便推門衝出去。庫卡一看,正想抓住巴旺卻還是慢了一步,牠果然又跟著吳常飛出去了。

「回來!你給我回來!」庫卡急喊。

巴旺連一聲都沒回,他氣急敗壞的追出去:「到底誰是你主人?你給我說清楚!」

那群碩大的頭顱漫天飛舞,其中兩顆見吳常出屋,便從頭底長出兩股藤蔓般的血肉交纏在一塊,眨眼就一同長出大如小車的無尾豹身,張嘴就朝吳常咆哮!

雙頭魑魅體型再大、相貌再駭人都不及龍隱山的屍猿,再加上吳常正在氣頭上,又豈會有絲毫膽怯。他毫不猶豫的拔出瑤鏡劍,高高躍起,朝祂直劈而下!

神器在手,他動作迅捷凌厲如橫空劈過閃電,縱使雙頭魑魅再有百年的道行也只能是俎上肉,很快被劈成兩半的魑魅分別倒向左右,觸地的瞬間便化成白霧,消失無蹤。

空中飛舞的其他魑魅頭顱皆仰天尖叫,聲震山頭,令人不寒而慄。

「滾!」吳常聲音不大,卻恫嚇性十足。

祂們恨的目眥欲裂,卻不敢再靠近,繞著鐵皮屋盤旋幾圈,便一副心有不甘的離去。

後頭的庫卡做夢也想不到,那些成年魑魅通通都是紙老虎,一下子就被吳常給解決了。

「這瑤鏡劍真是好東西,祂們全都像喪家之犬,全都嚇得屁滾尿流了!」庫卡說。

「確實如此。」吳常將劍沒入雪中再拔出,藉以清理上頭的黑血。

「不對啊,」庫卡忽然想到,「你這劍這麼好用,怎麼當初我跟阿凌打得這麼辛苦,你都不出手?你這樣很不夠意思喔。」

「給你們表現的機會不好嗎?」潔弟大言不慚的為吳常說話,「你看,自從他開鋒那把劍以後,所有鋒頭和光芒都在他身上,你們全都像是臨演似的。」

庫卡心有不服,可一時間又說不出什麼話反駁,只扯出一句:「哪來的八哥?成天嘰嘰喳喳的,吵都吵死了!」說完人摸摸鼻子,就去找巴旺討個安慰。

天色陡然一亮,滿地霜雪全成了泡影。幾秒之後,破曉時的光線彷彿將方才影影綽綽的景物都勾勒出輪廓,一筆一筆越來越清晰。

屋內屋外的人都看出,今日是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凱喜道:「設備全都恢復正常了!」他一說完就立刻向遠端的老闆—黑茜回報進度。

陽光掃除了七人心中的陰霾,大家頓時都有種「劫後餘生,恍如隔世」之感。

這是外籍傭兵們第一次在季青島看日出,曙光之萬紫千紅、氣勢之磅礴震撼,都在在令他們心醉不已。

雷歐想到中屍毒暴亡的金,不禁嘆道:「可惜,我們的夥伴看不到了。」

「糟了!」阿凌這才突然想到,他在山青嚮導—督固身上下的咒只能讓他昏睡並隱身大約三天。掐算著日子,咒術會在今天失效。最快可能在半小時前,人就已經醒了。

阿凌將這件事告訴六人,不好意思的搔搔光頭說:「不知道他找不到我們會不會心急如焚?」

潔弟催促道:「那我們還是趕快回去吧!」

眾人此時都是筋疲力盡,草草收拾一下,便互相攙扶的慢慢走向一開始入住的成功山屋。

七人之中竟無一人發現,鎮山矛在旭日東昇之中隱隱閃爍。

時光流轉,這是它近百年的幽寂歲月以來,首度感受到陽光。而它的命運也將從此刻起,與這四人緊緊繫在一起,直到使命完成的那天……

===================

上午五點整,天還未亮,救難隊已在松雪樓集結,準備上山搜救。

他們昨晚收到通報,得知一個五人登山隊已失聯兩天。通報的是隊上嚮導—督固的家屬。

他們表示,兩天前隊伍如期抵達成功山屋,當時督固還有向家人報平安。但是之後就沒再打來,家人怎麼打都沒人接。託人上山察看,只在山屋裡找到他的背包和衣物,但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救難隊在出發前聯繫上同於兩天前入住成功山屋的其他山友。據了解,山友們醒來的時候,督固等五人就已經離開了,但是這無法解釋為什麼他的東西都沒有帶走。

抱著疑惑,救難隊打算以成功山屋為中心點,分批走登山道和附近一公里的範圍,作為第一階段搜救目標。

沒想到,救難隊隊長才帶頭出發不到一小時,就接到了辦公室的電話。同事說,是嚮導督固的家人打來的,說是已經和督固聯繫上了。

不過令人更不解的是,督固說他一直都在山屋裡睡覺,哪都沒去……

===================

早晨五點十二分,嚮導督固悠悠睜開雙眼。

他總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睡得全身腰痠背痛,而且肚子餓得半死。坐起身,他發現自己被移了位,而且還不是床位,是在大家平常不會走到的骯髒死角。

他想到四位團員,環顧室內一圈,卻沒看到他們的蹤影,就連衣服、背包那些也不見了!

此時山屋內除了他只剩三位陌生的男性山友,他們正在打包行李,準備離開;還有一位男性山友站在門外,不停催促他們:「快點、快點!走了!」

督固擔心團員丟下他自行上山了,慌忙上前詢問他們是否有看到他的團員。

然而隱身咒還有幾秒才會失效,所以山友們全都看不見、聽不見他。

督固自然不知道阿凌在他身上施咒,只是錯愕的想:他們怎麼全都一點反應也沒有?為什麼假裝沒聽到?

三位男人逕自背起背包走出山屋穿鞋。督固生氣的跟在他們後面跑到門外,對他們又罵又叫,可是他們還是沒理他。

「這邊怎麼有雙鞋啊?」一位山友彎下腰看了看,「好像是女鞋。」

督固一看便說:「這不就是潔弟的鞋嗎?奇怪,她鞋還在這,人跑哪去了?」

無人聽到他的話。另一位山友推推眼鏡說:「昨天下午到的時候就在了。大概是忘記拿了吧。」

「不可能吧?誰會把鞋忘在這啊?」第三位山友笑著說。

「阿彌陀佛!別說了、別說了,」最後一位山友神色緊張道,「我們快走吧!」

其他三位男人聽他這麼一說,一位心裡直發毛,另一位跟著念「阿彌陀佛」,還有一位笑他們想太多。

就在這個時候,隱身咒失效了,四人突然發現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同時嚇得放聲大叫,立刻飛奔而逃。

只留下終於被發現卻一臉茫然的督固一人站在門邊,傻傻的看著他們遠去。

自此以後,黑色奇萊又多了兩則成功山屋的恐怖傳說……

 

--- 卷一《奇萊黑水》 完 ---

 

========================================

章節列表  

《璇璣謎藏全部章節    傳送門

21

時間到了

22

火燒連營

23

凌霄塔

24

獸面銜環

25

八門

26

地宮

27

黑水

28

影河

29

絕處逢生 (完)

 

上一季老梅謠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傳送門 

老梅謠》外傳《佛殺》 傳送門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 的頭像
Flo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