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鬼話3.png  

 

       此時正是下課前的最後五分鐘。夏日的高級私人社區裡,孩子們在練習了四十分鐘的打水和換氣之後,終於有片刻時間得以喘息。幾個精力充沛的男孩仍有餘力玩著水中抓人的遊戲,互相追逐、打鬧。室內泳池內,迴盪著開朗的嘻笑、喊叫與潑弄的水花聲。

       坐在泳池旁塑膠椅上,低頭寫著上課日誌的阿豪,時不時抬頭注意水面上的情況,以免發生危險。過去三十幾年來,他一直都是兢兢業業的看待工作。

       僅管如此,卻還是做的不夠。

       而今他已不是小學體育老師,而是四處奔波的游泳教練。諷刺的是,當年的他還曾因被辭退而一度萬念俱灰,怎知後來遇到好心的家長介紹私人游泳教學,薪水反而比當老師還高,而他也就這麼從事這份教練工作直到現在。

 

       應該會做到退休吧。他想。

 

       不知為何,當他再度抬頭看著泳池內的孩子們,思緒突然飄回二十七年前的那個夏天...

 

-------------------------------------------

 

       阿豪教的班級當中,時常讓他感到苦惱的就是六年五班。比起有些班級上課都鬧哄哄的或不服管教,那班有幾個學生總令他很不舒服。

       說來好笑,幾個10幾歲的孩子竟會讓一個體型高大魁梧、心智成熟的大人這麼在意。但事實就是如此。

       阿德算是班上的惡霸,不過11, 12歲的年紀,早發育的他走起路來卻是威風八面、意氣風發。阿傑和阿輝這對雙胞胎兄弟也許因為跟他一樣都是家境優渥的富二代所以興趣相投吧,又加上兩家原本就熟識,整天都混在一起。下課時,還會跟著他一起到處欺負或作弄其他弱小的同學,尤其是他們班上的阿志。

       雖然小學六年中一定會再分班,但巧的是,阿豪每年都會剛好教到阿志的班。

       算是緣份吧,因為看他從小長大,所以會特別留意他的表現和狀況。阿志家是三級貧民戶,由做垃圾回收的阿嬤獨自扶養長大。他與全校其他家境困難的學生一樣,從小學六年的學雜費、營養午餐錢、校服,到生活用品,有一大半都是靠政府補助和老師們與其他家長的捐助。

       即便如此,阿豪還是覺得阿志生活的很辛苦。他身材瘦小的像三年級一樣。身上的衣服很舊,滿是補丁,卻總是洗的很乾淨,甚至明顯的褪色。

       阿志是個貼心又懂事的好孩子,總是認真的練習各種體育項目,可惜卻怎麼都學不好。僅管貧窮卻從不怨天尤人,而且非常孝順。常常放學後,都會看他匆忙的跑去找阿嬤幫她做回收。阿豪總覺得他將來長大搞不好會領個「好人好事代表獎」之類的。

       阿豪曾私下找阿志懇談,希望他能多少反擊一下,保護自己,就算是出個聲,主動跟家人、班導反應都好。不要總是等其他人看到,跑來制止。但阿志的心態卻在這些年裡變得有些扭曲,覺得自己從小到大都受別人施捨、恩惠,自己無以回報,被欺負也是理所當然的。

       阿豪也不只一次跟他們班導和訓導主任提過這件事,結果他們總是以家長惹不起為由,幾句話就把他打發了。他覺得很可笑,不過是幾個欠教訓的死孩子罷了,大人們卻還要禮讓他們三分,更無力阻止他們的惡劣行徑。

 

       阿德、阿傑和阿輝雖然表面上對人很有禮貌,但就連他這麼粗線條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們那眼睛偶爾閃過的一絲冷血和惡意,像是外面裹了蜜的毒蘋果,又像是批了人皮的狼。

       孩子是一代比一代早熟、狡猾、世故。但再怎麼說,也應該有個限度吧?他們會當著阿志的面,故意小便在他的午餐裡,那是他白天僅有的一頓飯。

       他們欺負阿志接不到球,總是故意把他當箭靶,趁阿豪不注意的時候,直接對著他的頭擊出一個又一個的扣殺,直到其他同學看不下去跑來阻止。

       他們會拿拆下椅子上附著長鐵釘的木條,戳著他的背脊,要他跳下去徒手把鯉魚池裡的吳郭魚和其他雜魚給撈出來生吃,直到他吐出來為止。

       他們會用童軍繩綁在他脖子上,要他學狗在地上走,輪流牽著他經過一個又一個的班級。被其他教師斥責時,又裝作無辜的樣子,謊稱他們只是在玩遊戲。

       阿志小時候那雙澄澈又對人無比信賴的眼神,如今卻變成憂鬱之中又帶有一股陰森。只有在他總是低垂的頭抬起的瞬間,才會被察覺。而那總令阿豪憤怒不已,卻又無技可施。

 

       難道只能祈求老天開眼,讓他們早日良心發現,改過惡習嗎?

 

       光是上他們六年五班的課,就有一股莫名的負面壓力讓阿豪想逃。他甚至常常從辦公室走去上課的路上,暗自祈禱今天那三個該死的惡霸會同時請假,這樣就沒人會被欺負了。

 

       老天爺怎麼不乾脆讓他們再得一次水痘?流感也好啊。他煩悶的想。

 

 

       有天下課,他到學校附近的公園散步。走到一半,眼角突然瞥見遠處有幾個穿著他學校校服的學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下意識的轉過去看,是四個人。因為地面有高低差,距離又隔的太遠,認不出來是不是自己教的班級學生。

       原本四個人都站在九曲橋下,突然其中一個人往蓮池走了過去!

 

       他是要摘蓮花嗎?阿豪不解的心想,瞇著眼睛想看個仔細。

 

       那個學生似乎不太情願,頻頻回頭看著岸上的三人,走沒幾步就停住了。

 

       到底在幹嘛啊?阿豪越看越糊塗了,決定走過去橋邊看。

 

       走沒幾步,就聽到岸上其中一人在大喊:「快一點啦!你再不走就沒有國中念了喔!」

       「對!」另外一人跟著附和。「我也要叫我媽不捐錢給你!」

 

       糟糕!那不是六年五班那幾個死小孩嗎!那池子裡的該不會是!

 

       他們喊的聲音很大,引起公園裡的其他路人頻頻側目,但也就僅此於頻頻側目而已。

       阿豪直覺大事不妙,也顧不得踐踏草皮了,趕緊大步一跨開始往蓮池的方向跑。

       可是還是不夠快。

       阿志再度轉身,往池中央走去。

 

       阿豪邊跑邊想,蓮池的高度應該不高吧?溺不死人吧?拜託這到底是什麼世界啊!

 

       隔沒幾秒,阿志就來到了池中央。

       萬幸阿豪還能看到阿志的頭頸懸在水面上,如同週圍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僅管如此,阿豪的腳步並沒有放慢,他既擔心又憤怒,滿腔的火氣早已淹沒他的理智。

 

       不管了!等我抓到這三個,我就要狠狠把他們都踹下去蓮池裡!等他們爬上岸,我就要再把他們踹下去!

 

       很快的,距離拉近到阿豪可以清楚看到阿志的五官,和他脖子上極度羞辱人的童軍繩。背對他的阿德、阿傑和阿輝則完全沒注意到後方有人朝自己全速奔來。

       只是阿豪萬萬沒想到,阿志接下來竟嘴角一撇,朝岸上三人露出了冷笑,眼神裡不見平日的畏懼,只有無盡的狠毒。

       阿豪看了都不禁心驚,暗叫不好。

       接下來,阿志把他脖子上的繩子扯下來丟掉,兀自沈浸水裡。

       先是頸部,再來是頭。

       阿豪眼睜睜的看著阿志漸漸隱沒在水面下,簡直心急如焚,恨不得自己能飛。

 

       「不要自殺啊!不要那麼傻!死了就輸了你難道不懂嗎!」阿豪大吼出聲。

       他知道阿志此時的尋死意圖已戰勝求生意志。即便是與他相依為命的阿嬤,也抵不過終日的身心凌辱。

       水面上浮出一個又一個的泡泡,那是阿志最後的生命氣息。沒幾秒,開始有手揮出水面,水花開始四濺,惹得蓮池裡一陣又一陣的波湧,將片片蓮葉給推移了位。

       阿豪希望阿志的求生本能可以再多撐幾秒,他就快到了。

 

       「該死的人那麼多,但絕對不是你啊!」他繼續咆哮著。

       一衝刺到池邊,他順勢抬腳就將那三個學生踹下水,再自己跳入水中。

       「你幹嘛啊!」阿德對著他大嚷大叫。平日虛偽的禮貌終於掩不住他的壞脾氣。

       「老師?」阿輝一轉頭就詫異的對阿豪說。

       「還不快點拉我們上去!」阿傑用手抹去臉上的髒泥,頤指氣使的說。

       「拉你媽啊!」阿豪對著他怒吼,激動的手臂青筋都賁張出來。「還不快去救人!」說完便奮力往池中央邁步。

       阿傑和阿輝瞬間被他的氣勢震懾,說不出話來,只是愣愣的看著他。

       「你完了你!我要跟我媽說!你死定了!」阿德不甘示弱的回吼,生氣的甩著手上那條童軍繩。繩圈內早已空空如也,徒留長長的繩子浮著水面上隨水波擺動著。

 

       阿豪走到池中央,水深頂多只到他的胃,卻怎麼都找不到阿志。

       「緊張什麼啊,水那麼淺,淹不死人的啦!」阿德調侃的說,不知事態嚴重。

       阿傑和阿輝兩人也隨著阿德一起走上岸,完全沒想幫忙找人的意思。

       「阿志!是我!」阿豪扯著嗓子大喊,怕阿志在水中聽不清楚。「我來救你了!別怕,老師在!快出來!」

       話才說完,阿豪馬上就看到不遠處的蓮葉晃動了一下。他趕緊走過去,卻發現越走,腳越來越重,越來越難拔起!

       池中淤泥深不見底,阿豪眼見不能再用走的,立刻改游蛙式,長腿蹬個幾下就到。他雙手胡亂在水中一撈,就抓到了手!他想把阿志拉起來,卻力不從心。原本以為是沒有立足點的關係,但他腳踩在淤泥裡還是沒辦法把阿志拉起來。

       阿豪又氣又急,對著岸上大吼:「快報警啊!阿志快淹死了!快點!」

       他又再努力試了幾次,還是徒勞無功。此時也顧不得水有多髒了,他潛進水中想看個究竟,但沒想到水實在太混濁,他張開眼什麼都沒看到,只感到眼睛劇烈刺痛。頭抬起水面之後,眼睛還是痛的睜不開。

       他只好閉著眼繼續大叫:「救命啊!救命啊!快來幫忙啊!」

 

       彷彿過了一個世紀,才終於有個陌生的聲音從岸邊傳來:「先生!你能往岸上游嗎?」

       「我眼睛張不開啊!好痛!」阿豪惶恐的回喊。

       「你往我們的聲音游就對了!快點!警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來!」

       阿豪依言馬上開始往聲音的方向游過去。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後方有股水流在推著他往岸邊過去。

       不到幾秒他就到岸邊了,幾隻手隨即伸出來將他扶上岸休息。

       此時他的眼睛還是痛的睜不開,旁邊有幾個人不時出聲安撫他,但都不是那三個學生的聲音。

       「還有!池裡還有人!快救他!」阿豪此時仍心繫著那個學生。一直有股不祥的預感衝擊著他,讓他很不安。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躺在池邊休息的他,終於聽到警笛和救護車的聲響。

       「還有人!在池中央蓮花那邊!快去救他!」在被送上擔架,推進救護車的這段時間,他不停揮動著手大喊,就怕大家會見死不救。

 

       在醫院躺了一個晚上,眼睛嚴重發炎的他,終於在隔天一早消腫了。當他再度張開雙眼時,鏡子裡的那雙瞳目滿佈血絲,甚是恐怖。

       但至少看得見了。阿豪想。

       一想到阿志,阿豪馬上託護理師去問個下落。

       沒想到,從警察口中得知,阿志的確是送到了同家醫院,但是是送到地下室的太平間!

       這結果讓阿豪感到萬分的扼腕和近乎發狂的怒意。

 

       就差那麼一點點!我都已經抓到阿志的手了!他惋惜的想。

 

 

       那年代手機還不普及,想要報警必須先找到公共電話才行。當天公園裡的路人聽到阿豪的求救,就馬上跑去電話亭報案。在回來的路上遇到幾個想下去救他的人,卻發現蓮池底部是淤泥,很容易陷下去。那年代又不是每個人都會游泳,他們怕池中央水會更深,救不到人反而先把自己的命賠進去。情急之下,只好先叫阿豪自己朝岸上游。

       至於那三個學生,在阿豪大喊救命時,怕惹麻煩便趁大家不注意時,偷偷跑掉了。

       而警察的確有下水搜查過,但都一無所獲。為了以防萬一,便找管理員把蓮池的水放掉。

       這底部一露出來,眾人才驚見池中央那雙手!

      可憐的阿志,死意堅決的把池子底部的大石頭都壓在自己的腿還有肚子上。被警察發現時,他深陷淤泥裡的上半身,還有著令人怵目驚心的腳印!

 

-------------待續-------------

 

      中場休息,眼球動一動 (翻翻白眼),一起愛護眼睛喔 

 

   校園鬼話:水男(下)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