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佛殺 [已完結][玄幻][冒險]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春_草地_花.png  

 

      一股令忘憂悲傷的預感湧上心頭,她正想開口問閉目念咒的德卿時,他陡地睜開眼睛。

「你醒了。」他俊朗的臉龐始終面向前方的車伕,未轉頭看向她。

「你要送我回王家?」忘憂鼓起勇氣一問,哪怕德卿的回答可能會讓自己徹底心碎。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湖_夜_月_山.png  

 

龐大如山丘般的地牛一消失,望寮山又是驟然一震,山峰上的土石再次向下坍塌,轉眼就將裂谷填平。整座山勢像是被天神撫平一般,不但低矮了一截,峰巒也平緩許多,原本歸元八卦「陣眼」所在的北方山崗也自然形成了八卦形貌,像是仍在守護著這片土地。

 

===================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_如來_神掌_電影_西遊_降魔篇_劇照.png  

 

眼見還差九道天雷,陳山河不惜玉石俱焚,以命力拚第三道雷符。地牛當即又遭五雷轟頂,此時已全身焦黑龜裂、伏在地上奄奄一息,即將化為一隴焦土。

四十五道天雷已接連劈下,正當陳山河想催動第四道雷符時,元氣幾乎耗盡的他,陡然吐出一大口黑血,當場暈死過去。

德卿在崖底密切關注著上方石台的一舉一動,眼下師父、師叔全都不支倒地,他除了乾著急以外,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劇照_雷神索爾3_諸神黃昏.png  

 

衣冠塚已被震出一道道深溝,隨時面臨坍塌,德卿一邊跳過裂縫,一邊閃躲從墓頂砸下的青石板。突然墓室像被山神擰毛巾似的,空間完全扭曲變形,德卿眼前通往石階的方向有一段被擠壓的僅剩膝蓋高度,連忙倒地、大手一推,身子驚險地滑過那一段,再縱身虎躍過石棺,下至石階。

他扶著岩壁連滾帶爬地到石階盡頭,好幾次差點因瞬間強震摔落深淵。年方十八的他到底還是稚氣未脫,有驚無險地跑進石室,不僅絲毫無懼,反而顯得有些亢奮,一看到師父、師叔便高舉鎮山矛,樂不可支地說:「有救了!矛拿回來了!」

他正要將矛插回石台的凹槽中,凹槽底部的地牛背皮突然往下急沉,瞬間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鬼傳奇_魔蠍大帝_矛.png  

 

片刻之後,殘陽似血,阿旺等村民驚見暴雨之中,一台黑色轎車全速朝他們駛來!

車身猛一打橫,車尾隨著一陣刺耳煞車聲一甩,登即濺的阿旺等人一臉泥水。從沒見過女人開車的村民,一見從駕駛座推門下車的是個身穿蕾絲洋裝的嬌小女人,一時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接著杜鵑立刻繞過車頭,去攙扶從另一頭下車的忘憂。杜鵑抬頭看見眾人,便問:「你們有看到那和尚嗎?葉德卿?」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雷閃電.png  

 

葉德卿正跪在陳山河房門前請求原諒,一聽忘憂來找,腦子就轟地一下全空白了。此時恨不得自己會飛,拚命挪動跪到早已麻痺的雙腳,連滾帶爬地往街門衝。

「你們怎麼在這?這不安全,你們快走吧!走的越遠越好!」德卿慌張地說。

杜鵑一見到德卿,就衝著他氣惱地喊道:「你還說!還不都是你們害的!現在忘憂在我們家待不下去了,你說怎麼辦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四合院甬道3.jpg  

 

德卿理直氣壯道:「既然已經有你《采風》師兄和《伏魔》後人相助,這鎮山矛就非必要之物了,不是嗎?」他邊說邊將鎮山矛拋給杜鵑。「要是早知道會連累忘憂,我絕不會跟你一起來盜矛!」

此時,天空陡然下起傾盆大雨,雨勢來的又快又猛,如同山澗瀑布般隆隆作響,聲勢驚人,四人瞬間就被淋的渾身濕透。

陳山河聽不清葉德卿後面說的話,也懶得再跟他廢話,手朝杜鵑伸過去要搶鎮山矛,葉德卿閃身擋在陳山河面前,令陳大為光火,直接對葉出招。其身手看似瀟灑飄逸,實則凌厲決絕。葉出手迎擊,拳拳如撞鐘之樁,沉穩威猛。兩人在雨中大打出手,霎時水花四濺如激流撲打溪岩、如猛虎力撲雄鷹,稍有不慎,定得重傷。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3陳府.jpg  

 

葉德卿依言照做,掌心一貼上地牛背脊,就看到了。但並不是眼前真的有東西,而是地牛讓他腦海中產生了影像。

      一隻牛被矇住雙眼,牽進一間滿是血漬的小房間。牠不安地踩蹄甩尾,頭左右搖擺,試圖想將遮眼布給甩下來。接著牠頭部、腰部、臀部被從天花板垂下來的粗皮帶束緊、四腳被地上的鐵鐐銬住固定。牠似乎感到害怕,想往後退卻又動彈不得。

      一名渾身髒污的寬肩壯漢把一水桶放在牠的頸部下方,手猛然一揮,一道冰冷銀光閃過,牠的脖子冷不防被劃開一大道血口!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0doc個人圖書館_太極圖解讀_星空宇宙生命體.png  

 

      深夜時分,葉德卿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一陣微弱悠揚、若有似無的聲音將他吵醒。他翻身枕臂細聽,似乎是簫聲。

「誰這麼好興致,半夜起來吹簫?」他咕噥道。

又躺平回去,打算繼續做夢撿花給忘憂時,房門突然被推開,月光下一個朦朧的影子立即閃身入內。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石棺_石室.png  

 

陳御風冷汗直流,方才還有些同情被鎮壓在山下九百年的地牛,此刻得知原因後,那些同情全變成了深入骨髓的恐懼。

地牛不知上頭石室裡的傢伙心中的念頭,仍自顧自地說:「小妖,等著看吧!矛一除,只待七日,便是我大顯神威之時!」

陳御風回過神來,立刻轉頭奔回石台邊,想將矛插回地牛背脊上。但手才剛碰到矛,便彷彿觸碰到炙熱的燒炭一般,那股熱流瞬間竄入掌心遊走他的奇筋八脈,錐心刺骨的劇烈灼燙令他眼前一暗,手一鬆就昏了過去。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牛.png  

 

幾位家僕都對眼前這位年輕的帶髮僧人感到不好意思,但是又怕被主人責罰,只好昧著良心衝上前將葉德卿包圍起來。

「打!」張無克一聲令下,六位家僕立即對德卿拳打腳踢。

德卿低頭、側身閃過前幾次攻擊,驚道:「為什麼打我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雷閃電.png  

 

陳山河飛奔上望寮山,直到四週無人的高崗上,才停下腳步。

他從布袋中抽出一節竹筒,褪成枯黃色的表皮是歲月的痕跡。他將上頭的破布塞子打開,若有所思地看向裡頭顆顆墨黑與流金的彈囊,喃喃說道:「穿雲雷火現,風雲際會驚天變。」

這些彈囊是玄清派《伏魔》一脈的道士身上必備的行頭之一,「穿雲火」。其如烽火,朝天一發,四方聞訊的《伏魔》道士便會奔赴而至,集結誓死掃盪邪祟。然而,《伏魔》講求的是出世的精神,兼具入世的情懷。天下蒼生的性命勝過於個人、勝過於是非對錯。即便個人有性命之憂,也不可使用穿雲火,非到十萬火急、危及地方無數百姓的生死關頭,才可施放。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董古玩.png

 

人來人往的鹿港鎮上,一家門楣寫著「七巧齋」三字墨寶,門面屏以鏤空木軒、古意盎然的商鋪隱身於紅磚老街中。

店內擺設雅緻,分門別類地陳列上字畫、瓷器、玉石、木竹等古董、古玩。款項不能多,一多就顯得雜,一雜就顯得俗,這價格就很難抬上去了。當然,真正的好貨是不會呈現在檯面上的。通常都是老主顧相詢或掌櫃、櫃眼主動告知,才能一睹風采。

舉止流露書生氣息的仁謙,梳著油頭、戴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時下流行的白襯衫、格紋褲、腳踩牛津鞋,抱著那盒舊木箱進店裡,一看見店裡最資深的櫃眼老譚,便要開口向他討教。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判官筆_鎮山矛.png  

 

道觀藏經樓中,為數不少的典籍卷宗皆是《采風》道士們畢生走訪各方所記錄,與《藏經》道士們加以編撰彙整的心血結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山川、仙鬼和神怪三卷,最後一卷卷名就叫《季青神怪榜》。裡頭記載的大多是修行至少百年、有靈識和一定修為的神獸、精怪,道行不高的尋常狐仙或小蛇妖這種是進不了榜的。

兩百多年前,有位《伏魔》奇人,道行玄幻莫測,走遍天下降妖降出了心得,就順帶創了《采風》一門,專門記述島上各種修行有大成的神怪。後來,他犯了《伏魔》的大戒,對精怪一類起了同情心,又自認殺孽太重,就再也不收妖了。後半生都周遊於深山老林中,當個閒雲野鶴的《采風》道士,好幾年才回道觀交卷一次。

而那位先祖,就是陳御風。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05龍隱.jpg  

 

      忘憂隨杜鵑回府上後雖止住了淚,卻是滿面憂愁,她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出來也不吭聲,杜鵑在門外說到舌頭打結也無動於衷。

杜鵑當然看得出來忘憂傷心,可是就是百思不得其解她為什麼這麼傷心。忘憂自從進了王家以後就一向表現的溫柔賢靜,但杜鵑知道,好姐妹骨子裡其實有股倔強和無比的堅毅,就算受再多委屈、吃再多苦,也鮮少掉眼淚。

這樣的她,剛才居然在大街上哭了!杜鵑現在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也不知該怎麼安慰她才好。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圓通寺.png  

 

葉德卿是陳山河一手拉拔長大的,兩個人亦師亦友,又何嘗不像父子?他知道德卿為情所苦,心裡也跟著難受,但是今非昔比,眼下東方山區尚有大患潛伏、蠢蠢欲動,他怎麼能讓德卿像小時候一樣花好幾個月的時間慢慢重新振作?

幾番思來想去,陳山河還是敲了敲隔壁房門,與葉德卿促膝懇談。勸他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請他暫時以大局為重,待大患除去,再來好好平復心情。葉德卿明白事情輕重,更不想陳山河擔心,便勉強裝出已經沒事的樣子。

陳山河回到房裡,在床上翻來覆去,竟鮮罕地睡不著覺。他感到莫名的心慌,總覺得接下來還會再出什麼亂子,而且恐怕還是出在自己徒弟身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鹿港老街.png  

 

「恩公的意思是說,」江大少爺猜測道,「有人存心讓三娘復活?」

「這還無法斷定。但我認為,她的墓應該有被動過。」陳山河對江家人說:「這樣吧,擇日不如撞日,明天一早就安排下葬。還有,府上是否能另派些人,隨我們一同去察探三娘的墓?」

江家人見高人竟願意再次出手幫忙,自然連聲答應,同時吩咐下人準備好客房讓兩人過夜,還豪氣地派人端出一疊大鈔和古董來答謝。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12迷霧.jpg  

 

不只葉德卿,陳山河也是一晚都沒闔眼,不過他不像葉一樣為兒女情長所苦,而是在思索三娘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清早,村民得知和美村裡大患已除,昨晚落荒而逃的人大都接連返家。

陳山河與葉德卿就在招待二人留宿的村民陪同下,再次前往江家。路上陳山河又向幾位村民探聽些事情,這些人聽說他與葉昨晚制服了飛殭,對他們既感激又崇拜,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將所知全告訴了他們,也讓陳對於自己的推敲結果有了更多的把握。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3陳府.jpg  

 

懸在半空中的三娘一臉怒容,杏眼圓睜地瞪著陳山河:「臭道士!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師父,你剛才確實講得太過份了。」葉德卿小聲地說。

「對不起、對不起,」陳山河嘻皮笑臉地說,「怎麼能說是熱臉貼冷屁股呢?祢臉早就涼到長草了吧?」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殺5.png  

 

就在這個時候,村頭方向忽然傳來好幾個人倉皇的喊叫,聲音有男有女,但聽不清是在說什麼。從他們的腳步聽起來,應是朝村尾,也就是陳、葉的方向急奔而來。

負責帶陳、葉進村的男人阿旺聞聲,全身立即緊繃起來:「怎麼回事?」

「怕是有什麼變故。德卿,我們先去看看!」陳山河一說完,抬腿就已是十步之遙。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