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老梅謠 [已完結][玄幻][推理][靈異]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V4_紙本書_小.png

 

黑茜回到瑞士工作之後,還是不死心,一天到晚要吳常去歐洲跟她一起生活,彷彿他是三歲小孩、生活無法自理似的。

這半年來,吳常都以黑茜沒有完成當初答應他的條件為由拒絕。但現在看來是沒辦法再推拖了。

原來之前吳常要黑茜辦成兩件事,作為他跟她一起去法國的條件。其一是促成謝澤芳伏法,其二就是買下陳府的所有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4_紙本書_小.png

 

「是陳阿棟!虧妳還有陳小環的記憶,連這都會記錯!」志剛嘆了聲氣,再次坐下沙發。

「喔。」潔弟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若梅的記憶畫面裡,祂一直處心積慮想復仇的對象是位家住獨棟豪宅,看起來貴氣十足、略顯霸氣的中年男子。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3_紙本書_小.png

 

藍袍判官聞言,吁了一口氣,似是欣慰又似是惋惜。

「那好,」祂道,「記住,機會稍縱即逝,小娃定得見機行事!」

「嗯!」潔弟跪坐的身子前傾,雙手貼著乾坤袋裡布,緊盯著外頭動靜。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3_紙本書_小.png

 

「我不懂。祢們為什麼聽了來龍去脈,表情這麼驚訝?看了生死簿之後,又變得這麼激動?既然這麼憤慨,為什麼還不願意帶我去枉死城?如果是怕被責怪,難道不能跟閻王請示看看嗎?」潔弟問道。

「唉多說無益」藍袍判官搖頭嘆息,不正面回答,只是催促道:「走吧,趁還未引起注意,趕緊送妳回陽間。」

「如果連祢們都不幫我,還有什麼機會破案?人全都死光了,什麼證據都沒了,吳常又危在旦夕」一想到吳常,潔弟就心亂如麻,不僅開始哽咽了起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2_紙本書_小.png

 

自從慘絕人寰的斷頭案發生以後,老梅村內屢屢傳出不少詭異離奇的怪事。

村民們指證歷歷,有人在半夜會突然聞到一陣濃臭的燒焦味;有人聽見悲戚的哭喊聲,擾人入夢;有人見到已過世的陳家人在陳宅上空來回盤旋;更有人在田埂上撞見陳府門前那對繡著鮮豔牡丹的大紅燈籠,正沿著村內大路前進,忽明忽滅的幽幽螢火還會規律地在空中上下晃蕩,像是被某個看不見的人提著走一般,嚇得那位村民當場屁股尿流,哭爹喊娘地飛奔回家。

不論是哪個傳言,都在在令老梅村民不寒而慄。尤其是住在陳府大院附近的鄰居,更是夜不安寢、人心惶惶。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濃霧裡,雜訊般的噪音「滋滋」大作,霧氣隨著步伐而快速向兩旁散開,直到看見被黑影團團包圍的志剛,潔弟才發現他週圍的霧氣仍舊濃密,絲毫不因他們的腳步而有所退讓。

此時志剛正奮力掙扎著抵禦黑影的撕扯抓刮。祂們都有著人一般的漆黑形體,臉孔卻各不相同;有的是驚恐,有的是悲慟;有的是憎恨,又有的是純粹的猙獰;表情皆像是被冰凍般僵凝著。

瀰漫的霧氣之中,潔弟突然看見一個小如水管的黑洞從另一頭冒出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突然有東西從潔弟身後撲過來,猛力箍住她的肩頭,使她瞬間動彈不得。

有鬼啊!

「啊」她放聲尖叫,害怕的連眼睛都不敢張開。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吳常與潔弟通話到一半就斷線了。

這不是收訊不良造成的斷訊。他想。

因為他在電話中不斷聽到「滋滋」的電波干擾聲。但根據他事前的地理調查,這一帶應該沒有高壓電塔這類足以形成干擾通訊的電磁場才是。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歷盡難中難,心如鐵石堅。

 

此刻硬著頭皮往村莊深處走去的潔弟,覺得自己猶如前往北海牧羊的蘇武一樣悲壯,就只差沒飲雪吞氈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陳大頭的一番話並沒有嚇到吳常,他冷靜的說:「會不會是細菌或病毒引起的傳染病?」

「細菌、病毒?」陳大頭如海苔般的粗眉糾結起來。「也許吧,誰知道?反正,我們這裡的人是很忌諱啦。」他又喝一口茶,才接著說:「潔弟啊,聽我一句,妳表哥畢竟是議員的兒子,出了什麼事怎麼辦?做研究嘛,做做樣子就好啦!真要問的話,我們這一排住這麼多人,也夠你們問啦。不要沒事惹事,村裡真的有太多古怪啦。」

「嗯,有道理!」潔弟大力的點頭附和。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老梅村口有家掛著醒目招牌的「梅不老名產店」,那一圈閃著五顏六色的跑馬燈,在佔地超過百坪的店前,猶如車頭大燈一般,經過想不看到還真只能自戳雙目了。

「一百、一百、通通一百!」門前一排大聲公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輪播大聲到刺耳的錄音。那混著季青島主要方言口音的國語,一聽就知道是店老闆陳大頭親自錄製的。

「一百塊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走過、路過、絕不錯過!」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天地多幻處,造物盡顯奇。

 

      「萬物環環相剋、相生,至陰即陽,至陽反陰。雖然混沌無形、無定,但只要知其道,則萬變不改其宗。」老師父對潔弟說。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當年,我在鳶凌河邊遇到了師父。我佛慈悲,住持見他無處可去,就請他留下來,幫忙照顧我們這些孤兒。」老師父露出溫暖的笑容。

      聽了潔弟都為他捏把冷汗,忍不住說:「太沒有戒心了吧!怎麼隨隨便便收留流浪漢啊?萬一是通緝犯怎麼辦?寺裡沒有其他大人嗎?」

      「呵呵只有住持一個大人。」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一位身形比他更加高大威武、英氣逼人的男子,手拿著烏黑的瑤鏡劍,粗眉直豎的盯著他。

      山河認出來人的面孔,暗暗一驚,沒想到德丹的相貌在這二十年間竟然沒有太多的變化,甚至看上去跟自己的年齡差不多。

      然而,他的師叔卻跟德玄一樣,根本沒想到眼前這名陌生的中年男子,就是當年門下被寄予厚望的陳山河。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這二十年來,陳山河沒有一刻忘記掌門當夜的囑託。

      一方面,為了避免妻兒將來無依無靠,他披星趕月的努力工作,擴展事業,並依照孩子的特質,有計劃的讓他們早早熟悉生意,尤其是若松、若竹和若石。而若梅,雖天資聰穎卻是斷掌。他和妻子擔心她將來若婚配不順,恐將孤老終身。所以在她十歲時,就親自帶著她學習經營之道。好在若梅雖生性孤高卻有謀有略,還是個大學生投資眼光便極為精準,搶得許多重要先機,一舉為陳家多角化的事業奠定基礎。他與妻子早已打定主意,將來就由她來當家。

      另一方面,他重拾修行,功夫和法術更是一日也不敢懈怠。為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商人背景的他,更是有財力差人持續打聽道觀的近況與門人的下落。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暮秋深夜,四下寂靜無聲,後院裡修剪整齊的綠樹與盆松在微光下顯得枝葉扶疏,濃淡交錯。從商已小有所成的老道,此時正為了生意上遇到的困難而煩心不已,不禁想起以前還是小道士時,四方遊走的逍遙歲月。他感慨的憑著石桌,手撐著臉,仰望長空。只見原本皎潔的盈月,突然閃過一道紅光。

      盈滿猶缺!此等月相必有血光之災!

      他驚訝的站起身,彷彿如此便能將月亮看得更清楚。然而異象僅是一閃而過,他不禁懷疑是否自己一時眼花。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眼前的景象都是倒過來的。

此刻潔弟正在一輛翻覆的客運之中,車體已嚴重扭曲變形,車窗到處都是破裂的蜘蛛網紋,車頂甚至不見了!眼前其他乘客如風中殘屑,有的倒臥在原該是車頂的柏油路上,有的俯身在脫離基座、解體的座位上,身體凹折到不可思議的角度,有的軀體還勾著安全帶,但小腿、手臂不見了。鮮血已在柏油路上匯聚成一窪窪池水,碎肉四散在各處,空氣中傳來一陣陣作嘔的腥味。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潔弟一時之間腦袋還轉不過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世間字紙藏經同,見者須當付長流。撿墨因緣法寶轉,山門珍祕永傳留。

 

      東晉末年,梁生家貧不得醫,抱病而死。其妻飢寒伶仃,哀慟欲絕,望與夫同眠,是以棺柩停廳數日未葬。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1_紙本書_小.png

 

來吧,一起踏上危機四伏,熱血正義的旅途。

踏骨尋梅,沉冤得雪!

---------------------------------------------------------------------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