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橋_彼岸花海.jpg  

 

藍袍判官聞言,吁了一口氣,似是欣慰又似是惋惜。

「那好,」祂道,「記住,機會稍縱即逝,小娃定得見機行事!」

「嗯!」我跪坐的身子前傾,雙手貼著乾坤袋裡布,緊盯著外頭動靜。

我不知道兩位判官打算搞什麼名堂,只能猜測祂們應是打算支開週遭的小吏,讓我能趁機走上棧道,進涼亭找線索。

氣氛剎那間猶如山雨欲來,我屏氣斂息、繃緊神經,隨時準備應對一觸即發的狀況。

藍袍判官與紅袍判官彼此間似心有靈犀,同時相視一眼,點了點頭。

「我們來世再做兄弟吧!不對,」紅袍判官神色憤慨又有些悲涼,「也許我沒有來世了

我一聽,心又是一緊,更加堅定要冒死進涼亭的決心。

「說什麼傻話!」藍袍判官雲淡風輕道:「我怎能容你一人打腫臉充胖子、犯天條裝英雄!咱倆紅蓮地獄見吧!」

藍袍判官這番話令紅袍判官好生感動,祂愣了一會,接著闔上眼,握緊拳頭,犬頭居然轉為惡狼之相!再張開時,雙眼猛然射出威武攝人的目光,神情是視死如歸的豪情氣魄。祂虎口一張,通體紅如烈火的狼牙棒再次現身。

接著高高躍起,舉起狼牙棒往下重重一擊,大喝一聲:「破!」

「砰————」大地猛地應聲崩裂開一條深不見底的裂縫,向前後延伸不見盡頭,濺起無數飛沙走石,沿岸一排昏黃燈石彈指間化作煙塵,天地變色,幾近陷入一片黑暗!

猛烈的衝擊掀起巨大波瀾,幸而忘川河岸邊有著無形結界,諸多鬼差、亡魂遭吹飛後,先打到結界又給彈回岸上,這才沒墜入河中,無故變成冤死鬼。

縱使已經提前做了心理準備,我也萬萬沒想到會發生這足以撼動幽冥之路的巨變。這豈只是轉移眾人注意力,簡直就是大鬧陰間啊!

我看了不禁猛搖頭,心裡哀嘆道:唉唉,這下人情債欠大了!算了算了,事到如今頭都洗下去了,大不了一同去紅蓮地獄挨苦受罪!

「去!」藍袍判官趁亂解開乾坤袋的束口,將囊袋扔向棧道,對我說:「你是所有人的希望!」

乾坤袋在空中放大至沙包袋般,落地的瞬間,我便從袋中摔滾出來。

「啊!」我鬼叫一聲,痛的差點沒岔氣。

此次當真摔的不輕,登時頭暈目眩,腦中嗡鳴作響,渾身像是灌了水泥似地沉重,卻連一秒也不敢耽擱,藉著河中火蕨吞吐的黯淡火光,急忙連滾帶爬地朝涼亭前進。

沒想到這條棧道實際走起來比在岸邊觀望時,還要令人心驚膽顫,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我初時還以為是自己頭暈,怎麼棧道走起來這麼顛簸,焦慮地碎念道:「媽呀媽呀,我是腦袋摔壞了嗎!怎麼站都站不穩!」

幾步之後才恍然大悟:這些石頭居然會動!

腳下的條石或上下起伏,或左右晃悠,令人舉步維艱。我不時前傾後仰、手扶膝頂,努力捉到重心、維持平衡,以免跌落河中。

好不容易行至離涼亭不到十米之處,忽從河中甩上四、五道長滿尖刺的勾魂棘,我連忙跪趴下來,欲閃躲空中盲目揮舞的棘莖,腳卻猛地被往後扯去!

我下意識趴在地上,手指摳抓住石棧道間的縫隙,誰知道那塊條石如此不牢固,就這麼硬生生被我翻了半圈!

河中怨鬼既找到替死鬼,如何會鬆手,立即發力將我拖去,我頓時失去重心,身體疾速往後退,我又死命攀住另一塊條石,這才暫時止住勢。此時全身繃緊如弦,下半身已經懸在河上了,只要那惡鬼往河下一沉,我就真的要一命嗚呼了!

就在這危及存亡之際,藍袍判官的話語在我腦中響起,接著大聲回盪了起來:你是所有人的希望!你是所有人的希望!你是所有人的希望!

「絕不放棄!」我大吼一聲的同時,陡地靈光一閃,拔出刺刀就往後胡亂揮砍,誤打誤撞割傷了怨鬼的手臂。

祂一吃痛便抽回手,我趁祂再次伸出鬼爪之際,立即又往前奔出好幾步。此時熱血沸騰,道上見勾魂棘和鬼簑衣也不知怕,拿刀就往祂們砍去。

未料,來到最後兩步遠之時,憑空又掃來一條勾魂棘,我見閃避不及,索性趁被絆倒之際,順勢翻身縮腿,撲進涼亭之中!

 

===================

 

忘川河畔被紅袍判官無來由地這麼一砸,引起一片恐慌。一時半刻的,誰也不清楚究竟發生何事,眾鬼只道是天崩地裂,所有鬼魂皆如無頭蒼蠅般亂竄,岸邊霎時一片混亂!

潔弟一路披荊斬棘,藍袍判官不免為她捏把冷汗。最後見她有驚無險地撲進涼亭,這懸著的一顆心才總算放下。當即魂身閃了兩下,消失在幽冥之中。

待塵埃落定,河岸鬼差才意識到這番天搖地動,竟是因兵部判官而起,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反應。陰間判官地位崇高,具有至高無上的威嚴,莫說是普通亡魂,就算是在陰間當差的尋常官兵也對其萬般敬畏。

然而,這番震動眨眼間便上傳至陰曹,百餘陰兵立即現身此地,查探究竟。

紅袍判官一見兵士,當即開口:「兵部判官驚擾九泉,願負荊請罪,一切責罰悉聽尊便!」

接著手一鬆,狼牙棒應聲落地,單膝下跪,低頭不再言語。

陰間維持秩序、對外降魔征戰之兵將皆屬速報司兵部,由紅袍判官掌理。眾兵既是其底下人馬,又不明其由,豈敢肆意對祂動手。

帶頭身穿甲冑戎裝的戟長環顧一週,見遍地滿目瘡痍,一頭霧水地向紅袍判官問道:「敢問大人,您這又是何意?」

紅袍判官不答,戟長與身旁兩位庶長面面相覷。須臾,戟長才指揮道:「先將大人帶回五殿,聽候發落!」

 

===================

 

未料,進了涼亭之後,映入眼簾的天頂與四壁,竟不見一柱一樑,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藍迷茫的薄霧。

我馬上坐起身打量四週,剛才外頭看到的石桌、石椅、雕花木欄皆不見蹤影。原應是涼亭中間的石桌之處,此時擺著三塊平滑如鏡、石體通透如水的巨岩。其形體大同小異,都像門一般高窄且有些扁平。

我這才茅塞頓開:是三生石!

相傳「三生石」是女媧補天所剩下的彩石,其能分別顯現亡者前世、今生與來世的浮光掠影。千載以來,見證了芸芸眾生的悲歡離合。盼亡者觀前世因、今生果,能知曉宿命輪迴,悟得緣起緣滅,徹底放下生前恩怨情仇,前往輪迴投胎。

「難道柴犬判官要我看生死簿,是因為我的前世跟那些案子有關?不會這麼巧吧!」我喃喃自語道。

此時分秒必爭,也沒時間細想,說不定陰兵很快就會衝進來抓人。只是這三生石又不是電視機,沒有遙控器可控制,我實在不知要如何讓它浮現我的前世,只得亂猜一通:該不會是聲控或體感控制吧?

這麼一想,我連忙在三生石前揮手,打招呼,可是它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同時,我心下也納悶:「今生」理論上應該會是中間這塊顯示吧?那「前世」到底是左邊這塊,還是右邊這塊?

我立刻快步繞一圈,卻也沒瞧出什麼端倪,三塊巨岩沒有記號或顯著差別,我實在不知該如何辨別三者。

「完了完了,那吳常臉判官怎麼也不先教學一下!我要是猜錯了,不小心看到來生,會不會又要雙眼燒毀、下地獄?」我心急如焚道。

接著一手插腰,一手伸向左邊那塊巨岩,撐著身體,讓雙腿輪流歇息。正在思考之際,我手碰觸到的那塊巨岩猶如燈光照耀下的蛋白石,驀地流動起炫目的虹光!

我反射性地抽回手,以為自己又不小心觸動什麼機關、闖了大禍。想找地方躲,偏偏週圍空無一物,涼亭以外的空間又竟像是一片虛無!

慌張之際,左邊那塊巨岩上竟顯出似朱砂寫成的八個毛筆字:欲求因果,誠心相求。

此時也顧不及哪塊是來生,哪塊是前世了。我心想:管他的,這塊就這塊吧!

我先是報上自己姓名、生辰,接著一股腦地簡要告訴祂我來此想調查的是哪些案子,希望祂能顯示我前世與案情相關的經歷,讓我能從中找到線索,早日破案。

我才剛說完,巨岩又閃起遊彩,開始浮現一幕幕令我心神大為震撼的畫面!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