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神位_神主牌_佛桌.jpg  

 

      家裡如果有佛桌的話,上頭擺的東西每一家都大同小異吧。不是佛像、菩薩像、關公像,就是神主牌,還有香爐、公媽燈、鮮花素果...等等。

      每次去朋友家,如果家裡有佛桌,我都會很好奇地看上兩眼。光是剛才提的到這些元素,就有千萬種不同組合和呈現方式。

      按宗教儀式,佛桌絕對不能暗,否則後代子孫會前途無光,所以通常都會左右亮著公媽燈。款式最素的就是傳統的紅燈泡,講究一點的會是造型比較華麗的迷你石燈籠或蓮花燈。近來比較新式的還有暈黃色、白色的LED燈,我還看過那種直接拉LED光條,把佛桌搞得跟夜市路邊攤一樣新潮的。而現在人講求環保、講求養生,大多在家裡不燒香,香爐變成只是擺設,頂多在大年初一的時候才會儀式上點個香祭拜祖先。

      很遺憾我們家公媽廳歸阿嬤管轄,她堅持佛桌要用紅紅暗暗的傳統燈泡,其他地方都不要開燈,否則祖先會不開心。

前幾年爸爸、媽媽還有勸肺不太好的阿嬤說,家裡不要再點香。但阿嬤還是堅持要點,否則祖先會不開心。

      我小時候常常覺得很奇怪:阿嬤怎麼知道祖先開不開心,他們很常聯絡嗎?

      每當我將心中的疑問跟爸爸、媽媽說時,他們總是摸摸我的頭,笑著說老人家有老人家的想法,阿嬤年紀大了,她開心擺什麼就擺什麼。

      我想爸爸、媽媽大概是工作太忙了,常常要到外地或國外出差,所以沒有心思在乎這些枝微末節的小事。

      除了對燒香和紅燈泡有堅持之外,阿嬤對拜拜的供品也有獨到的想法。初一、十五一定要是雞腿,其他天看家裡煮什麼葷食,就拜什麼。

      我覺得很奇怪,我看過的都是拜糖果、鮮花和水果,就是沒看過也沒聽過哪家每天都要供肉的。而且肉都是阿嬤晚上睡前才擺佛桌上。有的時候,早上起來,會發現肉壞掉了,一經過就會聞到一股腐敗酸臭的餿味。

      我小時候問過阿嬤為什麼。她說,是因為公媽廳沒冷氣。

      我又問,可是冬天也一樣會壞掉啊。阿嬤就會說,小孩不要問這麼多,之類的話將我打發走。

      等到我念小學的時候,早已經習慣阿嬤的一套供奉模式,覺得那只是老人家的堅持,也不再過問。

      不過有件事我一直放在心裡,從沒跟任何人說過。身為一個男生,我不想讓其他人覺得我膽小。

      我從小就不喜歡佛桌,尤其是家裡的佛桌。

      佛桌上那昏暗、自以為喜氣的紅紅燈光,有時候半夜起來尿尿,經過都會被佛像嚇到,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毛。就算到了長大以後也還是一樣。所以我大學畢業之後,立刻故意找外地的工作,搬出去住。後來雖然還是會回老家看看,但只有過年的時候會跟家人一起在老家過夜。

      直到今天上班的時候,突然接到媽媽的電話,告訴我阿嬤最近身體狀況不太好,可能時日無多,她跟爸爸這個禮拜都剛好出差,下禮拜一才回家,要我有空常回家看阿嬤。我當然連忙答應,晚上下班就直接回老家。

      阿嬤明明沒生病,整個人卻看起來病懨懨的,瘦得不成人形、乾癟的像皮包骨。

      「是不是最近胃口都不好啊?」我問她。

      「沒有啊,我一天都吃六餐耶,胃口好的很,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會長肉。」她嘆了一口氣,又說:「這大概是什麼徵兆吧,祖先要來接我走了,我時間不多了。」

      「阿嬤,你怎麼這樣想啦!幹嘛自己嚇自己!」

      「唉,我跟你說厚,晚上我一個人在家都好害怕,總覺得家裡好像有別人。」

      「怎麼可能啦!你不要想太多啦!」

      我安慰阿嬤的同時,也不忍心她一個人在家擔驚受怕,當下就決定今晚睡家裡。反正明天是禮拜六,也不用擔心通勤問題。

      半夜睡到一半,我突然聽到房門外窸窸窣窣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小偷」,第二個念頭,居然是「好熟悉」!

      我這才想起,小時候並不是每次半夜想上廁所的時候,都會起床去廁所。如果房門外出現這種窸窸窣窣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會怕的不敢出去,而憋尿憋到早上。後來甚至會拿寶特瓶方便,早上再趁家人沒看到的時候趕快拿去廁所洗。

      現在聽到這個聲音,昔日那種莫名的恐懼又再度襲上心頭。但是我更擔心是小偷。阿嬤說,這幾天晚上都聽到房門外有人,如果是小偷食髓知味怎麼辦。

      這麼一想,我決定先去看看究竟。拿起房間裡的球棒,輕輕開門,躡手躡腳地走到房門外,發現聲音來自公媽廳,便雙手抓緊球棒,打算痛揍小偷一頓。

      可是,越靠近越覺得奇怪,那個窸窸窣窣聲不像是小偷在東翻西找,反而像是在大力咀嚼什麼東西!

      我走到轉角,納悶地探頭進公媽廳。

      發出聲音的,竟是一個身體幽黑、赤裸無髮的鬼!

      祂上半身從神主牌中爬出來,腰非常非常細小,一手抓著雞腿亂啃,一手抓著香來吸食,看起來既飢餓又貪婪。祂長相醜陋猙獰,右眼眶黑漆漆的、空空如也,只有條肉筋一般的東西從眼眶垂到下巴,隨著祂的狼吞虎嚥,不停左右前後晃動。

      我當下嚇到立刻將頭縮回轉角,腦中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我,盡可能放輕腳步,墊腳走回房間。這次我只有把房門輕輕帶上,沒有關,因為手一直在抖,怕不小心發出聲音。

      我躺在床上,頭蒙著被子,全身緊繃,不停安慰自己一定是在做夢。然而,公媽廳那邊的聲響卻還是斷斷續續傳來。不知道過了多久,疲憊的我糊里糊塗就睡著了。

      隔天一早,阿嬤來敲門叫我起床吃早餐。

      我睜開雙眼,感受到屋內明亮的陽光,所有陰霾都馬上一掃而空。我想,昨天晚上看到的應該只是一場夢吧。

      走出房門,經過公媽廳,佛桌跟往常一樣一塵不染,香爐裡的三支香緩緩吐露裊裊白煙,看起來是那麼平和而尋常。

      嗯,果然是我昨晚做惡夢。我內心更加堅定地想。

      吃飽飯後,我看阿嬤一如往常地坐在客廳沙發上,看她最喜歡看的鄉土劇,便走過去想跟她聊聊天。

      我一坐下沙發,阿嬤就轉頭過來看我一眼,枯槁的臉對我露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又轉頭回去看她的電視。

      我當場看傻了眼,不明白為什麼她的眼睛有一邊不會動。

 

=========往下滑看謎底==========

 

 

 

《謎底》

      神主牌裡的住的一直都是孤魂野鬼,不是祖先。

      鬼會托夢給阿嬤,讓她以為自己是祖先,要她照自己的要求供養自己。除非半夜家人起來走動,不然鬼就會將供品全部吃掉,所以不是每天早上佛桌上的肉都會餿掉。

      而佛像裡也根本沒有神明,所以這些年來寄居在神主牌中的鬼肆無忌憚地仰賴主角家的供養,變得越來越強大。

      阿嬤最常進出公媽廳,長期被鬼吸走精氣而身體每況愈下。所剩時日不多的阿嬤,就在主角過夜那晚被鬼趁虛而入。到了隔天,已經被沒有右眼的鬼附身的阿嬤,自然右眼也不會動了......

 

 

=================== 

=====正文結束線===== 

===================  

想看更多  都市傳說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現正熱播中)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網站設計人的悠閒
  • 中間過程?
  • _
    留白處請自行想像喔!這篇是以「第一人稱視角」寫的短篇故事啊~~~ 😂
    _

    Flo 於 2017/04/21 21:24 回覆

  • 網站設計人的悠閒
  • 哈哈~想像就很刺激了
  • _
    這正是閱讀的樂趣與魅力啊。
    _

    Flo 於 2017/04/26 22: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