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_草地.png  

 

      記得有一年,爸媽趁年假期間帶我和弟弟,跟親戚一起去中南部進香,晚上就睡在廟宇給香客留宿的地方。

      那個時候我跟弟弟還很小,晚上廟裡播放給香客看的還是那種膠捲投影的電影。整捆膠捲影片轉起來,投影幕上的梁朝偉和白鶴就會跟著動,我跟弟弟看了都覺得好神奇。如果有人經過投影幕前,大家就會一起噓他。

      電影一播完,爸媽就催我跟弟弟趕快去睡覺,說什麼大年初三老鼠娶親,我們不可以打擾到人家辦喜事。我跟弟弟聽了覺得好酷,很想知道老鼠到底是怎麼結婚的。原本跟弟弟說好要整晚不睡,等到老鼠出來的時候再一起偷看,但是躺在通舖上沒多久,我們兩個就都睡著了。

      睡到一半,我聽到窗外有很小聲的鈴鐺聲,眼皮立刻彈開,把弟弟搖醒。我們兩個都很興奮,直覺就是老鼠出來了!

      我們怕把家人給吵醒,輕輕墊腳往窗外走過去。窗戶對我來說滿高的,要墊腳才能勉強攀在窗台上,高度剛好可以讓我看得到屋外。

      不遠處,一排隊伍正在荒野間前進,移動的速度非常緩慢。當時還沒天亮,天色很暗,我看了半天都看不出來正在走的是人還是老鼠。

      弟弟看不到,一直拉我衣角要我抱他起來看。我抱不動他,又很想看清楚那隊伍在幹嘛,就拉著弟弟偷偷跑到廟外面。那裡野草都長的很高,我跟弟弟不用彎腰都可以躲在草叢中偷看。

      隊伍離我們很近,前頭有人高舉大鈴鐺,後面其他人都穿了淺褐色和白色的衣服;有人抬著綁白布的轎子,有人抬綁白布的棺材,有人則朝空中拋灑黃色圓形的紙。他們都規律得踩著詭異的步伐迂迴前進,不是走三步就退兩步,就是一會向左、一會又向右踏回來。

      當時我很失望,因為這不是我原本期待的樣子,根本就沒有米老鼠。

      正當我要拉弟弟回廟裡睡覺的時候,隊伍突然停下來,鈴聲也跟著停了。轎子上的白窗簾馬上就被人從裡頭拉開,一個被紅色頭巾蓋住臉的人轉頭往我們的方向看!

      我跟弟弟都嚇得反射性得蹲下來,不知道那新娘是怎麼知道我們在偷看的。我們明明就沒發出聲音啊。

      那些穿白色衣服的把轎子和棺材放下來,跟淺褐色衣服的人開始往我們這邊過來。他們移動的方式好奇怪,全身很僵硬,一點腳步聲都沒有,像是用腳尖在走路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害怕,直覺告訴我他們是壞人,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在哪。我比手勢要弟弟別出聲、別站起來,兩個人就一起縮在草叢中不敢亂動,怕一動就會被發現。

      等到他們靠的更近的時候,我才看清楚他們的臉。都是灰白色,眼窩和臉頰如皮包骨似的凹進去,就像是電視上的死人或殭屍一樣,看起來好可怕。我心臟跳的好快,一直咚咚、咚咚的,好怕被那些人聽到,怕得都快哭出來了,心裡一直暗自祈禱他們不會發現我們。

      這個時候,我突然餘光瞥到紅紅的東西,轉頭一看,剛才轎上一身紅衣的新娘突然出現在我們附近,離我們只有幾步而已!

      我越來越害怕,全身都在發抖,想逃的衝動也越來越強烈。

      那個新娘臉轉向我們,忽然抬起手,好像是想把紅頭巾給掀開,我下意識低頭、摀住弟弟的眼睛。心裡還想弟弟真乖,沒有亂動,也沒有發出聲音。誰知道他居然嚇得尿褲子!尿聲滴滴答答的,在四週一片寂靜之中,大聲的跟打雷一樣。

      這下我真的哭出來了,心想:完了完了,要被發現了啦!

      就在這個時候,頭低低的我,看到眼前突然出現一雙懸空、慘白的腳,腳背上方都被紅色的長袍蓋住!

      我嚇得呆若木雞,不敢抬頭往上看。

      緊接著一綹一綹黑色的長髮突然垂下來,好像那新娘正在彎下腰看我們一樣。我立刻閉上眼睛,正想抓著弟弟回頭跑時,一個老爺爺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們背後。

      「唉,小孩子不懂事,祢們就放過他們吧。快走!」老爺爺說。他的聲音很陌生,我確定不是我阿嬤、也不是我阿公。

      過了一會,鈴聲又開始響了。聲音越來越遠,直到完全聽不見以後,我才終於鬆口氣。

      「沒事啦,你們趕快回廟裡吧。別再亂跑囉。」老人家口氣很慈祥地說。

      我偷偷張開眼睛瞄了一眼,是個拿著拐杖、穿古裝、留著長長白鬍子的老爺爺。因為他的打扮實在太奇怪了,所以我還是很害怕,馬上又把眼睛閉起來,不敢亂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到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天亮了。廟公發現我跟弟弟睡在正殿地上,就把我們兩個叫起來,問我們怎麼睡在這。

      我把剛才發生的事說給廟公聽,他很緊張地問我:「那個新娘有沒有把紅蓋頭掀開?」

      「好像有,」我不太確定地說,「可是我跟弟弟都不敢看。」

      廟公如釋重負地說:「那就好、那就好!」他指著我們說:「你們兩個真是命大啊,剛好遇到土地公出巡,不然就要被牽走啦!」

      後來廟公牽著我們去找爸媽,叮嚀我們晚上千萬不可以亂跑,這一帶不太平靜。

      爸爸不知道來龍去脈,搞不清楚狀況地說:「該不會真的看到老鼠娶親了吧?」

      「什麼老鼠娶親,」廟公惶恐地說,「是鬼娶親啊!」

 

======故事結束線======

 

 📣  芙蘿出書啦!

地表最狂限時優惠 ⏰  預購紙本書就送 電子書,限量名牌好禮等你拿 🎁

 導購圖片2.png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捷運百鬼夜行  

校園鬼話】   軍中鬼話 

異國怪談     日本怪談 

軍中鬼話】   海中迷藏

科幻劇場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璇璣謎藏(連載中 

佛殺(老梅謠外傳)(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