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png

好啦,我承認這篇還滿廢的。不恐怖不恐怖,很廢、很白痴,老少咸宜。

這篇延續鄉野奇談:「叫車」、「茄苳姐」,同樣都是跟那次旅行有關。

(註:以下人物都是化名喔!)

==============

我們那次去平溪玩是借宿在好友宥宥的親戚家。那一帶不是農田就是荒地,幾戶三合院人家散落在廣闊的鄉野之間,兩側由鬱鬱蔥蔥的山脈盤護,構成一幅恬淡純樸的田園風光。

人不輕狂枉少年,屁孩的起手式就是鬼屋探險。晚上聽完宥宥說的當地傳說—「茄苳姐」,在場的幾個人都激動了,實在很想去看看那戶四合院長什麼樣。

我也很想去,主要是第一次聽到「茄苳」樹,不知道樹的果實是長得像茄子還是長得像冬瓜,還是長得像茄子的冬瓜。

宥宥的親戚家距離傳說中的林宅不遠,走路十幾分鐘就可以到,所以很乾脆地就答應要帶我們去。不過那一帶她自己也沒靠近過,幾個人討論了一下,都覺得白天再去探險比較好。

結果隔天起床,大家都把昨晚的計劃忘得一乾二淨,出去玩了一整天。等到我們回到宥宥家附近的時候,才又突然想起來。

時間已接近傍晚,但大家想說反正那個林家也不遠,趁天色還亮,就趕快跑過去看一下。

遠遠望去果然是一大片荒煙蔓草,中央還有一大叢竹林,目測超過三層樓高,在一馬平川的農地、平房中顯得特別突兀,將深處的磚瓦房遮掩得隱隱約約。

那裡是真正的荒地,光是外圍野草都有人那麼高,走進去幾步,人就像是被綠色荒野吞噬似地消失了。

深處根根竹竿長得很密集,想要穿過竹林進到後面的四合院不太容易。我們就打算繞一圈四合院看看,說不定竹林只長大門這排。

太陽快下山了,我們兩組分頭進行,一組往左、一組往右。奔跑的過程中,發覺他們家佔地好大,不只是竹林中心的四合院,連帶外圍的荒地都很大。

我們幾乎同時抵達四合院的正後方。這間口字型的四合院外頭,又種植了一道ㄩ字型的竹林,只有後方沒有種竹子。

雖然人事已非、雖然凋落斑駁,院牆仍在時間的洪流中屹立不搖,只有牆頭幾排老磚塌陷,整體結構還滿完整的,可看出四合院的建築雛形。

後院牆有扇窄小的拱形門,為了趕在天黑之前探險完畢,我們馬上就開始雙手併用地撥開芒草前進。

冷冽的冬風突然呼嘯而來,激起一陣芒草浪花。此情此景是那麼地蕭瑟淒涼,初時還覺得有些唏噓,直到小雯指著前方,驚呼連連,我們才發現事有蹊蹺。

她說:「妳們看!風向好奇怪!」

定睛之下,眾人心裡都有些發毛,一整片荒野居然只有眼前縱向窄窄一排野草朝我們彎腰!寒風是從四合院吹來的!

我們害怕得互相勾住手臂,咬牙繼續往前走。

風越來越強,強到我們幾乎睜不開眼,也沒辦法前進,耳邊盡是風呼嘯而過的聲音。

冬天天黑得早,夕陽早已落下,僅剩餘暉斜斜暈染遠方的地平線。天空不知何時飄來一團烏雲,我們瞬間就被黑暗籠罩,光線變得非常微弱,前方四合院是黑摸摸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楚。

不祥的預感來得突然且強烈,我感到頭皮發麻,說什麼都不想再前進。朋友們也跟我一樣,我們不約而同地停在草叢中。

這時,我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正是從四合院的方向傳來!

「郎君啊——」閩南腔歌聲幽幽,唱的是道不盡的淒涼哀婉。

所有人下意識同時退後一大步,除了我。我也想後退,可是一時嚇得全身僵硬、動彈不得。

「甘係你啊——」院裡的聲音唱道。

我一回神,馬上轉身就跑,不顧一切、不顧方向地亂跑。我一跑所有人都反應過來、開始跟著跑,宥宥立刻帶著我們跑回她親戚家。

到家之後,我們立刻七嘴八舌地討論起剛才詭異的狀況,還有看到了什麼。所有人都看到院牆內有顆大樹!

那株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茄苳樹。

薇薇聽我們講到一半就哭了。等到她情緒稍微平復下來,才緩緩告訴我們:「我轉身的時候,餘光好像真的有瞄到樹上有紅紅的東西,可是我不敢回頭看……

 

=====故事結束線=====    

距離那次的旅行已經好多年了,不知道茄苳姐現在是不是還在那片竹林深處徘徊不去……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都市傳說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日本怪談    

軍中鬼話     海中迷藏    

科幻劇場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璇璣謎藏(連載中 

老梅謠外傳/番外篇(連載中)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