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6_搖搖椅.jpg  

 

「小姨早!」

「早,要吃什麼?」珠珠阿姨臉上掛著一貫的燦笑。

 

她是我小阿姨,跟姨丈在巷口開了家古早味早餐店,一開就三十幾年。鄰居彼此都很熟,都叫她阿珠,他們的孩子都叫她珠珠阿姨。早餐店生意一直都不錯,是那一帶老人家喜歡聚集聊天的地方。熱心的姨丈總是開到傍晚才打烊,好讓他們在接小孩、煮晚餐之前可以有地方打發時間。

 

我曾經問姨丈和小姨,為什麼店開到下午,招牌還是寫早餐店。

「還要再想別的名字好麻煩啊~」姨丈苦惱的說。

「我怕換了名字,鄰居他們就找不到了。」小姨憂心的說。

「沒那麼愚蠢吧!」我說。

「而且還要再重新花錢做招牌...」姨丈又接著說。

「萬一換招牌的時候,不小心掉下來砸傷人怎麼辦?」小姨補充說著。

 

其實我當時只是隨口問問,問完就拋在腦後了,沒想到他們卻因此苦惱了好幾個禮拜。雖然最後還是沒換店名,卻讓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就算吃膩了也還是常常去買早餐捧場。

 

早餐店的隔壁是一般住家。屋主是養著一條老狗的王爺爺。只要沒下雨,他就會獨自坐在家門口一張藤編的搖搖椅上曬太陽,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聽著老舊的收音機,發發呆、打打盹的渡過一整天。

 

聽媽媽說,他的三餐都是吃小姨店的。看來雖然是獨居,經濟應該還算寬裕。

他的狗叫大牙。年輕的時候是威風八面的看門狗,那雙巨大醒目的利牙看了讓人心驚。一開始小孩放學的時候都會刻意繞路,不敢經過王爺爺家門口。後來發現牠性情溫馴乖巧,只是面惡心善,反而一下子就成了鄰里間最受歡迎的狗。我也常常在等早餐的時候,蹲在地上跟他玩。

 

只不過,歲月不饒人,隨著時間的推移,王爺爺和大牙雖如往常一般坐在家門口,卻越來越顯蒼老。尤其是老狗大牙,比王爺爺的身體狀況糟太多了。以前活蹦亂跳的,遠遠看到熟人就會搖著尾巴衝過來討拍拍。現在整天都病懨懨的,每次看到牠都是懶懶的趴在地上。原本黑、充滿光澤的毛髮,如今不僅雜亂蓬鬆,甚至漸漸光禿。那雙晶亮的眼睛也變成暗淡無光,還帶點血絲。

 

與大牙相依為命的王爺爺自然很擔心,有時會拄著枴杖打聽動物醫院,到處帶牠去看,可是卻都查不出什麼病因。到後來,大牙變得很抗拒進醫院做檢查,大家也只好作罷,只能說是牠年紀大了,身體大不如前。

小姨擔心胃口不好的牠營養不良,有時候會買些狗罐頭和肉乾給牠吃,但牠卻總是聞聞又低頭垂在地上,一點興趣也沒有。

有一次,我帶狗骨頭來看牠,沒想到牠竟然抓起來就開始咬。後來,小姨會把罐頭的肉琳在狗骨頭上,讓牠啃的時候可以吃進去一些。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有天傍晚,打烊的姨丈送飯過去給王爺爺時,他看到大牙的肚子有一處鼓鼓的。他跟王爺爺把牠翻了過來,發現鼓起來的地方硬硬的!

王爺爺很著急,姨丈就趕快載他跟大牙去動物醫院。這一檢查才發現狗長了胃結石!這結石長的很大,醫生建議要開刀。不過,大牙是老狗,開刀會有一定的風險,身體可能無法負荷。

王爺爺一聽要開刀,就慌著喊不要,他好怕大牙離開他。如果大牙有什麼閃失,那他也沒法活了。

醫生不放棄,勸著說:「先生啊,牠健康狀況真的不好,再不開刀治療就來不及了!」

原本這麼說無可厚非,偏偏他不知道是腦子抽筋了還是怎樣,又突然了句:「而且切下來的結石是狗寶啊!是很值錢的中藥,賣了還有好幾十萬耶!」

「我不要錢!餓死也不要!」王爺爺聽了當場大發脾氣,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單手抱著大牙就氣沖沖的離開。

 

接下來,日子與往常一樣,只不過,王爺爺變得很常對大牙道歉。

「對不起啊」王爺爺老愛摸著大牙的頭,帶著濃重的鄉音說:「讓你等太久了...我盡快吧...

他總覺得是自己活太久,讓捨不得早一步離開自己的大牙硬撐著。

 

每次聽到他這樣講,大家都會覺得很傷感。

如果哪天,王爺爺和大牙有一位先走了,那另一位該怎麼辦?

雖然鄰居一直都很照顧他們,但晚上一個人或一隻狗的時候又該怎麼辦?應該會害怕吧?總覺得一個人無依無靠很心酸。

小姨說,王爺爺原本有兩個兒子,但他們大學畢業後,就出國工作。結果一去就住了下來,孫子、孫女也都在國外出生,只有農曆過年才會回來看王爺爺。

 

小姨說完,看我皺著眉頭,便拍拍我,說道:「其實他家人也不是壞人,只是國外住習慣了。而且人家也是有請王爺爺過去住,只是他畢竟年紀大了,所以寧願自己住也不過去。」

「這樣啊」我說。

「而且...搞不好再過幾年我跟你姨丈也會這樣吧...」小姨面露哀愁。

「小姨...」我的眉頭皺的更深了。「妳不要擔心,我跟弟都會照顧你們的。」

小姨和姨丈膝下無子,我原本以為她擔心的是,將來他們老了,也會像王爺爺一樣孤單。

可是我猜錯了。

「從某一天開始,就只活在過去了...」向來講話中氣十足的小姨,此刻聲音很飄渺。

 

就是在那天下午,小姨跟我講起了王爺爺的身世。

 

--------------------------------------------------

 

王爺爺本籍長沙,出身商賈之家,年輕時滿腔熱血因而投筆從戎。當年是先遣兵,比國民政府早一步來台。

臨別時,他的妻子曾給他一個祖傳寶貝作為信物,是一只鑲了寶玉和美貝的鳳凰金釵。確切的來歷已經說不清了,只知道是前清滅亡時,從宮中流出來的。

 

來台後,他盼啊盼,終於在一個月後盼得了一點音訊。

一封家書捎來了思念和希望!

王爺爺的家人們即將在幾天後搭船離開故鄉。

從信封上的日期和搭船的時間來看,應該是這幾天就會到港。

原本欣喜不已的王爺爺突然開始擔心起來,因為他剛好奉命調到別的營區。

 

他們人生地不熟,如果上岸之後又找不到我該怎麼辦?他們只會說湖南話啊!

 

於是,他在港口等了整整兩天,餓了就啃饅頭,吃完了就任肚子發餓,一步也不敢走開。每當又有船靠岸,他眼睛就直盯盯的看著每個下船的人。一刻也不敢轉頭,再累都不敢闔眼。深怕一晃眼,就會錯過妻兒,從此再也見不著他們。

 

等啊等,這不一會兒,又有一艘船靠岸了。上百位逃難的乘客一個個魚貫下船,人們的臉上寫著緊張、不安和好奇。這時,他突然在人群中認出了老鄉!他開心的往他們奔去,果然又看到了那兩個寶貝兒子。

甫重逢時,既欣慰又激動的大家都抱在一起相擁而泣,久久不能言語。

 

但是...老婆呢?爸媽呢?

 

他邊往船上張望,邊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揣出那支用手帕慎重包好的金釵,彷彿那是一束紅玫瑰,要與妻子相見時表達愛意。老鄉見狀,不禁悲從中來,有的女人甚至淚灑遍地。

 

原來船隻過黑水溝時海象一度兇險,不僅遇到了暴風雨,海浪也十分洶湧。船上本就人滿為患,擠在甲板上的家人,除了緊抱著週邊的欄杆,就只能祈求老天保佑。沒想到一個大浪打來,船幾近翻覆,許多人被打下海裡,包括了王爺爺的爸媽。識水性的妻子慌著救人,竟也奮不顧身的跳入怒濤之中。緊接著,幾個超過十米高的大浪相繼打來,將船推的老遠。狂風暴雨的海面上,再也見不著摔落海裡的人們。

 

王爺爺一聽之下悲痛不已。這兩天來,他腦海中一直幻想著各種溫馨重逢的情景,但絕不是這樣啊。

原本以為是短暫的離別,沒想到他這一走,卻成了永別。

 

幸好,當年的眷村生活十分樸實、融洽。與其說是王爺爺獨自將兩個兒子帶大,倒不如說是整個眷村一起養大所有的孩子。而事過境遷,如今的眷村早沒了,而王爺爺則搬來市區一戶兒子為其添購的房子居住。

 

--------------------------------------------------

 

聽完這段故事,我不知該驚愕還是感嘆。沒想到平凡的老爺爺也曾經歷如此死生契闊的遭遇。只能說戰爭的年代是悲慘的,大時代的巨輪下,輾出了太多的悲歡離合。

 

「可是厚...最近他兒子都沒有匯款過來耶...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小姨講歸講,手邊工作沒停過。

 

這時,有個陌生的年輕男子往早餐店的方向走來。

「珠珠阿姨!好久不見!」他舉起手,對小姨打招呼。

「哇!好久不見!怎麼突然回台灣?最近過的好嗎?」

「嗯,想說暑假很閒,就過來看看阿公。」說完,就轉身走進王爺爺家裡。

 

「他是誰啊?」我問小姨。

「他喔,就是王爺爺的孫子啊。」

 

當天晚上,住早餐店樓上的小姨就被樓下一陣陣淒厲的狗叫聲吵醒,是狗吹螺!

小姨擔心是王爺爺家裡出了什麼事,趕緊叫姨丈起來跟她一起下樓查看。

 

沒想到,一到樓下就發現王爺爺家門敞開。姨丈急著跑進去看狀況,小姨則是在門外打電話報警。派出所離的很近,沒幾分鐘就趕到了。

 

「偷偷偷......」姨丈一臉驚慌的抱著大牙走出來,連話都說不清楚。

「你在說什麼啦!他怎麼樣了啊?怎麼只抱大牙出來,人咧?」

他瞪著大眼,對小姨搖搖頭。兩個警察一看狀況不對,馬上一起進去屋內查看。小姨也跟在警察後面走進去。

 

屋內滿地凌亂,傢俱東倒西歪,東西更被翻得到處都是。王爺爺瘦弱的身軀倒在玻璃茶几旁,沒戴假牙的臉凹陷下去,嘴巴微張。可怕的是那雙眼睛,一隻灰中帶藍的瞳孔無神的望著地面,另一隻則深深撞進茶几的玻璃邊緣!

 

接下來情況很混亂,救護車先是將王爺爺送走,小姨和姨丈則是去派出所做筆錄。而我,則是被叫去送大牙去動物醫院掛急診。

 

大牙傷的很重,全身多處挫傷和瘀青,現在光是行走都有困難。醫生以為我是牠的主人,跟我說牠現在還能活著簡直就是奇蹟,以牠的年紀來說根本就是狗界人瑞,要我隨時做好心理準備。

大牙躺在我懷裡一直嗚嗚咽咽的,流了好多眼淚。現在拿狗骨頭哄牠也不管用了。我知道牠掛念著王爺爺。如果王爺爺還在世,這時肯定也很擔心大牙的安危。

 

最擔心的那天終究還是來了,只是誰也沒想到王爺爺的生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那天晚上以後,大牙就再也沒吃東西了,但精神反而很好,彷彿在等待著什麼的。

姨丈說那是迴光返照,被小姨聽到又被唸了一頓。

根據警察的調查,說是當晚遭小偷入侵,但這老舊社區也沒什麼監視器,屋內採集的跡證要等鑑識報告出來才知道。小姨請警察幫忙聯絡王爺爺的家人,尤其是他現在在台灣的孫子,但警察暫時都還沒聯絡上。

 

又過了兩天,我在小姨家打牌的時候,突然樓下響起一陣響亮又激烈的狗吠。我們一聽到就馬上衝下去,看到大牙死咬著王爺爺孫子的手臂,甩不開狗的他,恨的牙癢癢的揍起牠的肚子。姨丈立刻跑過去制止他,並且把大牙抱開。要不是小姨攔我,我早就對他動手了。

 

本來已經傷重的大牙,連眼睛都張不開,現在卻硬是對他大聲的吠叫,不時露出白森森的尖牙威嚇他。我從小看大牙長大,牠從沒像現在這樣對誰兇過。同時,我都注意到王爺爺孫子的另一隻手臂上包裹著繃帶。

 

我跟姨丈馬上一起攔住他,並馬上請小姨打電話報警。

 

當晚,小姨就把大牙帶回家養,幫牠在玄關那準備了窩,那是牠在王爺爺家睡的紙箱。

 

 

接著,警方證實了我們的猜測,他就是當晚去住屋處行竊,不小心吵醒王爺爺,不僅把大牙打成重傷,還失手把爺爺給打死了!

 

聽說這個孫子因為賭博欠了很多錢。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想到王爺爺有支珍貴的金釵,索性就挺而走險來偷竊。

 

而在他被羈押的這段時間,警察也終於聯絡上王爺爺在美國的家人。原來兩個兒子合夥開的公司倒閉了,兩人負債累累,負擔不起原本的房子,就一直搬家躲債,所以很難聯絡上。只不過,兩人聲稱負擔不起機票錢和喪葬費,不願來台灣為王爺爺送終,只一直說要賣掉王爺爺的房子讓他們還債。

 

我們一家知道後都很生氣,決定自己幫王爺爺舉行葬禮。小姨突然拿出了王爺爺生偷偷交給她保管的金釵和遺書。信中寫道,希望自己的遺體可以火化,骨灰灑在看得到對岸的海邊。如果子孫不孝,千萬不要把金釵給他們。小姨可以保留下來,就當作是他答謝他們夫妻倆多年的照顧。

 

「太好了,把這個金釵賣了就有錢辦後事了!」姨丈說。

「不可以!」小姨生氣的說:「那是他老婆給他的傳家寶!怎麼可以賣!」

「可是現在王爺爺也不在了,他那些兒子和孫子又...」我也忍不住插嘴。

「不行!」

 

在一旁的大牙突然發出了嗚嗚聲,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小姨要走過去抱牠,牠卻又反常的對著我們吠,好像不希望我們接近牠。過一會兒,牠就又安靜下來,好像睡著了。

 

當晚姨丈在沙發上看電視看到睡著。睡到一半突然又聽到一陣嗚嗚聲,他張開眼睛往門口一看,紙箱裡的大牙正對著一個瘦窄、駝背的黑影搖著尾巴。

姨丈就像是被倒了一桶冰水,整個人瞬間就清醒了,嚇得不敢動彈。感到那有點像人形的黑影突然轉頭過來,他馬上閉著眼裝睡。雖然有一度覺得很冷,但沒多久就又睡著了。結果除了落枕以外,什麼事也沒發生。

 

倒是小姨,也在同一晚夢到王爺爺來找她。

祂說:「阿珠啊,真是麻煩你們啦!還是把金釵賣了吧,別破費啊!」

小姨在夢裡怎麼樣都不答應。醒來之後想跟姨丈說,發現他根本沒在床上。走出房間要到客廳叫他時,卻看到一道狹窄的黑影正貼在睡著的姨丈臉上!她當場嚇得兩眼一黑,就暈倒了。

 

隔天一早,被姨丈叫醒的小姨身體雖無大,但卻發現大牙的身軀竟莫名僵硬,急忙叫姨丈過來看。兩人這時才發現,牠斷氣了。幫牠清理軀體時,才發現從不在紙箱裡大小便的大牙,卻在裡面留了一堆排泄物。

喜愛中藥、奇石的姨丈,發現那裡面竟有顆狗寶!

 

小姨一聽到姨丈這麼說就哭了,她撫摸著大牙的頭,溫柔的對牠說:「大牙乖!我們會好好送你們上路!不要擔心錢的事!」

 

姨丈很識趣,沒提賣狗寶籌喪葬費的事,只是把它放在他店裡收藏奇石的迷你玻璃櫃裡,當作紀念。

 

後來,小姨和姨丈遵照他的遺願,挑了個日子,把王爺爺和大牙的骨灰灑進面朝廣東一帶的海邊。

「王爺爺!大牙!安心上路!」姨丈邊撒骨灰邊說。

多愁善感的小姨,拿著王爺爺的金釵,向天空喊著:「王爺爺,走好!大牙,別跟丟了啊!好好照顧自己啊!」

她邊說邊紅了眼眶,向來口拙的姨丈不知說什麼,只好摟著她,給她點安慰。

 

我望著眼前的茫茫大海,真心希望會有這麼一天,王爺爺還能再看到心愛的妻子和爸媽,與他們團聚...

 

 

===================   

=====正文結束線=====   

===================

  

想看更多  都市傳說

 

☢️ 推薦其他短篇💀 👻 

捷運百鬼夜行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