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奇譚5_天橋溝.jpg  

 

      阿土是獵戶出身,家就住在東北長白山老嶺下。

      他自小就聽老一輩說,這裡是風水寶地,不僅是古代皇族長眠之地,更是後來建立三百年清朝的滿族龍興之地。這一帶除了林海外,還有幾座山勢高聳入雲、險峻崎嶇的奇峰怪石。其中,蓮花峰跟玉泉峰中間的山壑即是天橋溝。這裡流傳著一個夢幻的傳說:有個樵夫救了一位落難神仙,神仙恢復法力之後,決定世代庇護山民以報答樵夫的恩情。只要誠心在玉泉頂上閉眼許願,睜眼的時候,就會出現通往仙界的天橋,只要能在那尋得寶物,那麼寶物就會幫你實現願望。故此,下方的山溝才因而得名天橋溝。

      弔詭的是,想上玉泉頂就必須自天橋溝入山,但天橋溝一帶從古至今都被視為是聖地,長輩們時常告誡平日裡不得肆意靠近,以免觸怒山神。除了得到山神允許得以在此養蔘的人家以外,其他人只有在每年祭祀山神時才能由此進山。但偏偏祭祀的時節裡,過了山腰以後就會起大霧,根本無從登頂。

      大家總笑著說,這神仙分明是拿了養蔘人家的好處,只讓他們家有機會走天橋。

      那養蔘的魯家雖個個都是彪形大漢,性情卻極好,知道大夥只是開玩笑也從不動氣。

 

      傳說歸傳說,對於大家而言,老嶺就是生活一切所需的泉源。不僅三餐溫飽得靠山神賞飯,房柱、刀斧、薪柴、獸皮...也都取自於老嶺。

      阿土在村中因打獵打得準,從小就是孩子王。跟養蔘那家的魯六更是一起啃著野兔長大的死黨。他倆常帶把斧頭、弓箭就領著大夥往熟悉的後山探險,天黑了也不知怕。

      阿土雖身型遠不如魯六那般高大威武,膽子卻生的特別大。有一會兒他請魯六帶他去看看蔘田、長長見識,卻被魯六拒絕了。

 

      「開什麼玩笑啊,」魯六說,「要是讓我爹知道我帶了個外人進溝,那腿還不給打斷啊!」

      「那我們就別讓他知道不就行了?」阿土央求道:「兄弟我求你啦!」

      「這...」魯六為難的說,「這真不是我不讓進,但進溝採蔘還得有時有令。其他時候就算是我們魯家也不敢亂闖啊!」

      「那你們還要多久才進溝啊?」

      「再等兩個月吧。」

      「這麼久啊!」

 

      在魯六的勸說之下,阿土也只得答應兩個月後再由魯六帶他進溝。

 

----------------------------------

 

      阿土每天都覺得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癡癡盼望的兩個月終於來了。

 

      原本阿土提議夜晚再進溝,怕被村民發現一狀告到魯父那,他兄弟恐得挨一頓打。

      沒想到魯六反倒笑著說:「我還寧願被打也不要天黑進溝!」

      「那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阿土追問。

      「天沒亮就出發不就得了,等月亮出來就抓不到人蔘啦!」

 

      阿土老早就聽村裡的人說過,蔘是萬草之王,是山神的恩惠;園蔘有靈性,野蔘則有人性!

      在深山老林中長大的蔘,吸收了天地靈氣與日月精華,不僅得人形,在月光下還能奔跑自如。一旦他跑起來,連狼都追不上。

      不過,還沒親眼見到之前,誰也說不準。阿土心想。

 

----------------------------------

     

      天才濛濛亮,兩人就已經走到天橋溝口了。

      狹窄峽谷兩旁雄偉壯麗的山壁便是蓮花峰跟玉泉峰。抬頭望去,天際只剩一道細長的藍玉帶。溝裡古木密林橫生,終年不見天日,雲霧繚繞。

      一入谷地便能感受到微濕的涼意。

      魯六遞給阿土一塊布,要他同自已一樣繫上掩住口鼻。

      「溝裡瘴氣多,吸多了可是會中毒的。」

      「中毒會怎樣?」阿土繫上布之後問道。

      「就醒不過來了。」

      「誰信你!快快!帶我去看棒槌!」阿土催促著。

 

 

      須臾,兩人便走到了魯家世代養蔘的谷地。但阿土環顧一圈都沒看見村民謠傳的紅線田,便向魯六詢問。

      阿土是魯六的好兄弟,自然對他老實相告。

 

      這蔘只要重量多幾錢、長度多幾寸,價錢就能翻倍。前幾年,魯父突發奇想:若一家幾口忍個幾年不去採收,那麼蔘肯定能賣更好的價錢。橫豎他們家平時也會打獵加菜,就算不賣蔘也不至於三餐無著落。

      沒想到,三年過後再進溝,卻發現原本鎮住園蔘的紅線早已被扯的七零八落,田地四角的鎮石也已倒塌碎裂,而田裡也只剩下叢生雜草,連片蔘葉也沒瞧見。

      魯家這下才終於明白老祖宗的智慧。之所以須嚴格遵守節氣採園蔘、補田界,就是因為蔘養太大,陣法會鎮他不住,讓他們全逃光。

      可惜明白的時候已經太遲了,他們今年必須先採得足夠的野蔘,才能再重新園種。

 

 

      雖然魯六不過是十三、四歲的年紀,卻早已是挖蔘的老手。在舉目皆同的樹林裡,他就是能一眼瞧見滿谷翠綠中的蔘葉。

      兩枝樹枝插入土中,分別在野蔘的左、右,第三枝再橫架在那兩枝的分叉上。魯六將一頭繫大枚銅錢,一頭繫小枚的紅線綁在橫放的樹枝上。之後,才開始撥開地上的腐葉堆,熟練輕巧的挖起蔘葉四週的土壤,那野蔘紡錘狀的塊根隨之慢慢顯現。

      「哇!是棒槌!」阿土興奮的指著說。

      「噓!」魯六把他的手拍掉,悄悄地說:「別吵醒他!棒槌可不喜歡人指著他!」

      魯六先將紅線綁在人蔘根部,才又繼續慢慢挖出他的鬚根。即使是細如髮絲的鬚根也都值錢的。

 

      正當魯六挖得起勁,卻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叫喊。

      魯六驚覺是阿土的聲音,這才發現他早已不在自己身邊。這下魯六開始急了。

      過去魯家只會在蔘地採收,採完即離開天橋溝,不會再往他處探尋。而溝裡雖素來虎豹雜居,卻頗通靈性,不會靠近蔘地。是以他今日進溝也只敢在以前蔘地附近找野蔘採集。

      只不過現在阿土似乎離蔘地有段距離了。

 

      「阿六!救我啊!」

      魯六聽到阿土的呼救,再害怕也得硬著頭皮往雲霧深處奔去。

 

      果然如魯六所料,此刻阿土正縮在樹上怕的瑟瑟發抖,樹下一隻體型龐大的東北虎則前腳撲上樹幹,好奇的上下嗅聞人類的氣息,不肯離去。

      「吼!」老虎朝樹上的阿土低吼一聲,大如蒲扇的虎爪爬抓著樹木,長長的尾巴扭動著,像是十分期待他能下來陪他玩耍。

 

      阿土看到魯六時反而更緊張了,剛才一時情急不小心亂求救,萬一被老虎發現魯六,他未必來得及跑或是爬上樹。

      「阿六你快走啊!」阿土直勾勾地看著老虎,對魯六說:「趁他還沒發現你!快點!」

      老虎彷彿跟他有心電感應一般,突然轉頭一看,正巧與阿六對上眼。

      阿六下意識後退了兩步,不知該如何是好。

      阿土想轉移老虎注意,便當機立斷,直接朝牠開弓。

      不料,這麼一箭反而弄巧成拙,激怒了老虎。牠像背後長眼似的即時跳了開來,轉身對阿土嘶吼。當即三步併兩步的往樹上蹭。

 

      糟了!老虎會爬樹!阿土心想。

      他雖明白自己處境危險,但此時他更怕拖累了阿六。

      「阿六快跑!快點!」他喊道,彎弓又餵牠一箭。

      這次箭簇射入老虎的左肩,卻反讓牠更加激動、暴戾。牠長長的虎爪深入木幹裡,劃出一道道爪痕。離阿土越來越近了。

 

      魯六知道如果他就這樣一走了之,那阿土鐵定活不成了。

      「不行!」魯六抓起地上的幾顆石頭往老虎身上丟。

      果然成功轉移了老虎的注意力,但這下阿六自己卻也在劫難逃了。

      他見老虎跳下了樹,俯低身軀,慢慢往自己的方向邁開步伐,任憑樹上的阿土再怎麼喊也無法動搖老虎的專注。

 

      來吧。阿六心想。

      他再往老虎丟石頭,趁牠閃躲時,趁機轉頭狂奔。

      樹上的阿土不停朝追上去的老虎射箭,卻未能阻擋牠半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倆消失在瘴霧之中。

 

----------------------------------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瘴氣的關係,阿土漸漸感到身體不適。他搖搖晃晃的爬下了樹,想加快腳步走出天橋溝,腦袋卻暈頭轉向,讓他難以邁步前進。

      阿六...不行,不能暈!得去找阿六!山神啊請庇佑阿六!

 

      滿心期盼的阿土,卻在蔘地不遠處發現了一隻腿,一隻人的小腿!

      他驚慌的加快腳步,卻沒辦法直線往前方移動,最後癱倒在另一頭的枯葉堆時,卻恰巧瞥見倒臥在地的人。他的身軀已被扯到快散架,腸子已被拉出體外,腰部更是空出一大窟窿;就算是不經世事的阿土也知道這人不可能活了。

      阿土爬到他身邊,雙手顫抖地的將臉扳過來看,心裡默默祈求山神不要那麼殘忍。

      只是,映入眼瞼的卻是阿六他那毫無生氣的眼神。

      阿土的眼淚很快滑過他的臉龐,他輕輕將阿六臉上的腐葉和黑土撥開。當他撫過阿六的眼睛,發現他闔不上眼時,阿土心智就此崩潰,在林中嚎啕大哭了起來。

 

----------------------------------

 

      頑強的意念驅使隨時會不支倒地的阿土一步一步往玉泉峰移動。當他離開瘴氣充斥的天橋溝時,雖然胸口依舊莫名發疼,但他已不再感到暈眩,神智也恢復了以往的清明。

      只不過,他的決心仍未改變。

 

      就算觸怒山神也無所謂,只要阿六能安然無恙...我願意拿一切來換。

     

      不懼林內的猛獸、毒蛇,他一人在夕陽下踽踽獨行。

 

      直到月亮高升,阿土才總算攀至山巔。山上空氣稀薄,讓他幾乎喘不過氣。要不是耳邊不停呼嘯的強風,單看著眼前飄渺的蓮花峰,他還以為時間已經靜止。

      他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真心祈求神能讓阿六回來。

 

      當阿土再度張開眼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眼前真的出現了天橋!

      橋的另一頭消失在蓮花峰的樹林裡。在月光的照耀下,僅一人寬的橋身薄透又閃閃發光。

      他倒抽了一口氣,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既怕自己在做夢,又怕不快點走上橋,它會稍縱即逝。

      阿土一咬牙,便往前試探性的踏出步履。腳尖在橋上點了點,發現它猶如結了冰的河面,堅實如冬季的欒川。當他提心吊膽的將重心移向前腳時,有那麼一刻,他有種即將踩破冰面而墜入河裡的錯覺。一步、兩步、三步,漸漸地,如履薄冰的驚悚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驚奇。山嵐輕撫他的手腳,帶來絲絲涼意;陣陣強風不時往上升騰,吹得他頭髮漫天飛舞,掩口布被吹落了也渾然不覺。他未曾從這個角度低頭俯瞰天橋溝那雄偉的樹海,懷疑自己是這世上唯一一個走過天橋的人。他要回去跟爹娘、兄弟說,要跟阿六說,要帶他們一起走天橋,一起欣賞眼前如此壯闊的奇景。

      正當他感到興奮、刺激時,腳下的橋面瞬間化成霧,散了開來。

      他倏地感到腳底懸空,接著猛然下墜。耳邊的風聲大到震耳欲聾,他再度感到天旋地轉,離溝底的樹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他還來不及思考、來不及驚恐,就在墜落地面的剎那失去了意識。

 

----------------------------------

 

      耳邊傳來沙沙聲響,阿土醒了過來。他坐起身,發現自己已在舉目皆同的老林裡。四週瀰漫的霧氣提醒著他這裡正是天橋溝。

      他眨了眨眼,意識逐漸恢復。

      「沙沙沙!」森林深處傳來一陣快速在草叢中奔竄的聲音。阿土馬上想到那隻兇猛的惡虎。立刻站起身,慌忙要找地方藏身,卻剛好被迎面衝出來的人給撞倒在地。

      「啊!」阿土大喊一聲。

      「啊!」看到眼前的人竟沒有五官,他又嚇得大叫。

 

      不對啊!這個...

 

      他定晴一看,才赫然驚覺這不是人,而是身型與他相仿的野蔘!

      聽村裡老一輩的說過,蔘的根部要是大過蘿蔔,那多半是修煉百年,成精了。

 

      那這大的跟人一樣的山蔘,豈不是千年老妖了!

 

      阿土這麼一想,初時還有些驚懼,但當他發現對方抖的身上的土都嘶嘶掉光時,他才意識到蔘精比自己還害怕。

      「你別怕,我不是壞人,我是來找阿六的。」阿土邊解釋邊難過的哽咽了起來:「他...他被我害死了...

      蔘精彷彿真有靈性,聽得懂人話,慢慢就平靜了下來。祂晃動了一下頂部,上方的蔘葉也跟著搖擺了起來,好像在思考著什麼。

      突然,祂挺起胸,通體瞬時發出如月暈般的微光。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狂奔了起來。阿土在祂身後追逐,不一會兒就同祂一塊尋得阿六。祂毫不猶豫的俯在遺體上,伸出一條條如麻繩般粗細的老鬚分別纏繞住他全身,就連斷了的小腿,也被祂捲回來接在膝蓋下方。蔘精長鬚上一節節粟米般的顆粒一明一滅閃爍著。

      阿土突然想到以前曾經聽過「孝子尋蔘」的故事。

欲來見我,誠心相求。

 

      難道是神仙應允了我的祈求,讓蔘精救阿六嗎?阿土邊想又忍不住熱淚盈眶。

 

      半晌,蔘精翻了身倒在阿六身邊,一動也不動,彷彿累得虛脫的樣子。

      阿土發現阿六的身軀竟完好如初,已不見絲毫傷口,當即感動的破涕為笑,緊緊抱著蔘精直道謝。

       這時週圍出現了螢火蟲,在他們身邊緩緩飛舞。不知何故,阿土看著看著,竟就這麼臥倒在蔘精身上睡著了...

 

--------------------------------------

---------------喜劇結束線---------------

--------------------------------------

 

      待阿土再次悠悠醒轉,蔘精早已不見蹤影。他記得自己從天橋下摔落、蔘精出手相救阿六的細節,卻不記得自己是怎麼睡著的。

      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轉頭看見眼前的阿六,胸膛正因呼吸吐納而緩緩起伏著。

      此時日出的陽光隨著遠方的雞啼來到了天橋溝裡,大地彷彿再次甦醒。

 

      「呼」阿土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正當他想伸手搖阿六肩膀,喚醒他時,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他突然明白那美麗的天橋溝傳說其實還有下半段不只是許願者須以命相抵,更是要轉生為...

 

      不過,無所謂了...只要他能平安...  阿土不改初衷的想。

 

      他再看身旁的阿六最後一次,便心滿意足的闔上眼...

--------------------------------------

 

      感到身子一陣震動,張開雙眼的阿六頓時感受到清晨的陽光。喚醒他的正是眼前的父親。

      大哥和二哥合力將他扶起身,年幼的九弟則在他腳邊爬來爬去。

      「奇囉!」魯父搔著頭說道:「居然在溝裡過了一宿!」

      「是啊,」三哥說,「沒遇到豹子啊?」

      正當阿六打算回話時,九弟突然指著阿六身旁一撮青草說:「棒!」

      「是棒槌!」五哥俐落的將那株小野蔘刨挖了出來。

      阿六接了過來,看了看蔘,說:「爹,我要送給阿土!」

      「隨你!」魯父豪邁的說:「撿回了個兒子,說什麼都行!」

      一家人開心的相視而笑了。

 

 

===================   

=====正文結束線=====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捷運百鬼夜行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