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特納_火山_爆發.png  

 

黑茜回到瑞士工作之後,還是不死心,一天到晚要吳常去歐洲跟她一起生活,彷彿他是三歲小孩、生活無法自理似的。

這半年來,吳常都以黑茜沒有完成當初答應他的條件為由拒絕。但現在看來是沒辦法再推拖了。

原來之前吳常要黑茜辦成兩件事,作為他跟她一起去法國的條件。其一是促成謝澤芳伏法,其二就是買下陳府的所有權。

第一項條件雖然在半年前就完成,但第二項卻卡在法律流程的關係,最近陳小環名下的陳家古宅才流入法拍市場,由黑茜遠端電話操作買下。

吳常認為黑茜的行為極為可疑。在美國長大的他,一開始也是在美國巡迴表演,後來因名氣漸增而轉為世界巡演。怎麼來到季青島表演以後,黑茜就一直以各種理由要他搬去歐洲?

茜是想就近監視我?她一定有事情瞞著我。吳常想。

然而,讓他沮喪的是,他秘密調查了半年,竟然一點頭緒都沒有!

於是他決定假裝遵守諾言,答應跟黑茜一起回法國,如此他也可以就近從她身上發掘線索。

黑茜為人城府極深,唯獨從沒懷疑過自己寶貝弟弟的心態。一聽到吳常答應,再次拋下一切,興沖沖地搭私人飛機來季青島,打算親自接他回法國,共享天倫之樂。

 

===================

 

金沙渡假村內,一座佔地不大,設備卻先進完備的私人機場上,一架白底帶黑色流線的私人飛機正緩緩降下登機梯。

黑茜和吳常的行李早早就已置艙,兩人方才在候機室只是在等待起飛前的例行性檢查。現在檢查完畢,可以登機了。

 

我原本以為今天只有我一個人要來送機。沒想到扛著大包小包來到機場,卻看見廖管家和翹班跑來送機的痞子志剛。他們兩個老神在在地跟黑茜和吳常走出候機室,看起來應該是早早就來話別了。

志剛一看到我就調侃:「喲,小妞,你這個時候來,是來幫忙收登機梯的啊?」

「關你屁事啊!」我瞪他一眼,再將手上的名產交給吳常:「這給你!」

吳常皺眉看了一下這幾個大袋子,視線掃到黑色長型布包時,眼睛突然為之一亮:「瑤鏡劍?」

他將黑布打開來,鏽跡斑斑的劍身隨即出現在陽光底下。果然如他所料!

「對啊,」我邊伸展一下緊繃發痠的手臂,邊回說,「瑤鏡劍對你一見鍾情,在老梅村的時候就改認你當主人,還跟著你一起殉情!我想還是交給你保管吧。啊對了,你將來要用的時候,還是要再用血開封一次就是了。」

就在這一刻,沉睡的瑤鏡劍竟突然閃了一下金光,像在對吳常拋媚眼似地,令我哭笑不得。

志剛好奇湊過來,看一眼便嫌棄地說:「呿,這算什麼?破銅爛鐵?」他吊兒郎當地甩了甩車鑰匙。「還是我的跑車好!」

「不識貨!」我鄙視地看著他。

「以後祢就跟著我吧。」吳常溫柔地對瑤鏡劍說。

瑤鏡劍又閃了一下金光,像是在回應似的。

「哇靠,」志剛跳開,「怎麼那麼邪門啊!」

「再見。」吳常對我說完,轉身就要登機。

「喂!」我當下真覺得自己快被他氣死,立即上前擋住他的去路。「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我千里迢迢買了一大堆吃的給你,你也不跟我說聲謝謝!」

吳常錯愕地盯著我兩秒,才開口說道:「謝謝。」

「還有呢?你就沒話對我說嗎?」我插腰問道。

「沒有。」吳常一臉無辜。

「什麼沒有!」我一聽腦子都炸開了,馬上逼問:「到底要選黑茜還是怎麼樣?你上飛機之前,一定要把話說清楚!」

「唉,小妞你很扯耶,你到現在還不知道黑茜是吳常的誰嗎?」志剛說。

「不就前女友嗎?你不會收了人家的車,就站在她那邊了吧?」

「我們臉長的這麼像,難道你看不出我們有血緣關係?」吳常納悶道。

「哪裡像啊?」我跟黑茜齊聲說道。不過我是出於詫異,黑茜是出於嫌棄。

「咦?所以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姊弟啦!唉,沒想到我在你心中是個見錢眼開的人。」志剛裝作痛心疾首的樣子。「我真的是很心痛、很失望!」

「姊弟!所以只是不同姓嗎?」我腦子自動忽略他後面一長串廢話,轉頭問吳常:「那,那那你說,你覺得我怎麼樣?可以當你女朋友嗎?」

「不是已經是愛人了嗎?」吳常一臉困惑。

「已經!」我睜大眼睛,驚喜地說:「那你也不早說!我都不知道!你怎麼都不表示點什麼?」

「表示?你是說結婚嗎?也是可以啦。」吳常聳聳肩。

「結婚!是不是真的啊?那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唬爛我?要不然你送我個戒指怎麼樣?一、兩百塊的也好啊!」

「我從以前就覺得奇怪,結不結婚、愛不愛一個人,跟戒指有什麼關係?」

「那是定情信物好不好!通常都要很稀有的、很貴重的,才顯得有誠意!我是看你要上飛機了,這裡隨便能買到一個戒指就偷笑了,才勉為其難這麼說的。」

我見機不可失,便誆他說:「按照傳統啊,戒指都是要送鑽戒或是純金的!」

「為什麼?如果大家都是送鑽戒或金戒,那不就都一樣了嗎?哪裡還稀有了?而且鑽石和黃金平常也不實用啊。」吳常居然接著說:「不如送你惰性氣體吧!」

      「啊?」我聽了當場傻眼。

吳常完全沒察覺我的錯愕,又說:「惰性氣體又叫『稀有』氣體和『貴重』氣體。這不就是你要的嗎?像是氦氣可以拿來幫氣球打氣、還可以變聲。氖氣可以做霓虹燈。還有很多用途、很實用的。我表演魔術的時候常會用到它們。」

他越講越起勁,講的滔滔不絕、沒完沒了。

為什麼我剛才要說稀有、貴重呢?我後悔萬分地想。

 

一旁的志剛問黑茜會不會干涉吳常和我在一起。我立刻豎起耳朵偷聽。

黑茜一臉漠然:「只要他喜歡,就算他娶後宮三千隻豬,我都不會有意見。」

「人獸啊!看不出來你口味這麼重!」志剛訕笑道。

「是非輕重都是比較出來的。我的標準就是吳常。如果這個世界的價值觀跟他不一樣,那就是這個世界錯了。」

「真的假的啊?」志剛又強調了一次:「豬耶?」

「反正丟的也是吳家的臉,又不是黑家的。」黑茜聳聳肩道。其姿勢與吳常如出一轍。

志剛痞痞一笑,轉移話題:「對了,我聽說你不只是買下陳小環的土地,連整個老梅村都買下了?」

「對,以防萬一而已。未來有可能會打造成臨海的 Galaxy Studio。」她知道志剛不擅英文,又補充了句:「銀河影城。」

「原來是為了投資啊。」志剛茅塞頓開。

「黑家從不做賠本生意。」黑茜竟有些惆悵地說:「但願這塊地真有用到的一天吧。」

我注意到,當黑茜提到「以防萬一」和「但願」這幾個字的時候,吳常的臉色微微變了。但我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正要問他,空中突然有隻小黑隼朝吳常疾速飛來!

我尖叫閃開的同時,吳常卻處變不驚地順勢伸手讓祂停在臂上。

黑隼頭一偏,金黃色的銳利雙眼仔細地打量著他的臉。倏地點了點頭,仰首鳴叫了一聲。

      一個皮膚黝黑,身穿黑色無袖背心、七分牛仔褲的彪形大漢不顧地勤、警衛的阻攔,朝我們衝了過來。他身高與小智差不多,卻更加魁梧,跑起步來都像坦克壓輾過來一樣!

「喂,就是你!」他指著我們,中氣十足地喊道。後面還有說些什麼,但距離太遠,聽不太清楚。

距離我們較近的警衛一個箭步,打算將他攔下。

「不要囉唆啦!」他手隨性一揮,竟把警衛給打飛了出去!

「啊對不起啦!」他連忙又把人扶起來,說道:「我有重要的事,你別攔我啦!」他說話帶有濃厚可愛的山地口音,一聽就知道是原住民。

小黑隼立即振翅又飛到他肩上,朝警衛「嘰嘎嘰嘎」亂叫,像是在威嚇一般。

吳常見他似乎是小黑隼的主人,便示意警衛都退下。

那大漢看來性情隨和爽朗,朝吳常說聲:「嘿謝啦!喂,我問你,你是璇璣吳的子孫?」

吳常原本面無表情,但當他留意到黑茜倒抽一口氣,立即心念一轉,對那大漢說:「對,你是?」

「我是庫卡。塔瑪拉的後人!」他隨即又抱怨道:「我們等你等了好久,怎麼都沒來?是不是找不到我們啊?」

我跟志剛、廖管家三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你們?」吳常又問。

「我在這!」上官凌手拿羅盤,從虎背熊腰的庫卡身後探出頭來。

「阿凌!」我驚道:「該不會那時候老師父說的『有緣』什麼『時機』的就是—」

「聽不懂、聽不懂啦!」庫卡揮揮手打斷我的話,對吳常兇巴巴地說:「喂!你身為吳家後人,身負使命,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落跑咧!」

「什麼啊?」我越聽越茫然。

「你別插嘴,」志剛對我說,「我等著看好戲咧!」

他很不要臉把我送給吳常的袋子翻開,毫不客氣地吃起大腸包小腸來。

「看什麼好戲啊!我都沒心情喝酒唱歌啦!」庫卡暴跳如雷地說。

「你提到我祖輩,又提到使命,到底指的是什麼?」吳常冷靜地說。

「不會吧?」庫卡瞪大牛鈴般的大眼。「你你不知道你們吳家的使命?瞎耶!我跟你說啊,簡單來說就是這個­—」

「閉嘴!」黑茜喝止庫卡。她的臉色居然緊張到發白。

她轉頭對吳常說:「不管是什麼使命,都跟你沒有關係!你已經不是季青人了!」

「到底是什麼啊好好奇喔」我小小聲地說。

沒想到上官凌耳朵很靈,這樣都聽得到我講話。

他呵呵一笑,不疾不徐地對我說:「其實說起來也很單純。就是火山要爆發了,如果不想全島覆滅的話,吳家跟我們上官家、塔瑪拉家就得攜手完成家族使命,才能即時開啟火山岩漿的引流道到海底,降低災難影響的規模。」

黑茜無力地閉上眼,深深嘆了口氣。

「什麼!」我驚訝地叫道。「這不會是真的吧!」

志剛下巴立即垮了下來,嘴裡那口大腸包小腸也「啪嗒」一聲落地。

「哭夭啊,」志剛露出欲哭無淚的臉,「這是什麼鬼島啊!我才剛拿到跑車耶!」

吳常一聽,炯炯有神的雙眼再次閃爍瘋狂而危險的火焰,他興奮地說:「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 

      後記

======================================== 

 

      一切都要從一個古怪的夢說起。

 

      每個人心中應該都有件難以忘懷的事吧?

      玄就玄在,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很可能在當時是件稀鬆平常的事,但在事情發生的當下,心裡頭或多或少就知道,自己會記得這件事很久很久。

      也許是國小老師打的一下掌心,也許是與暗戀的人不經意眼神交會的一刻,也許是放學哼著歌走回家的一天,也許是媽媽隨手做的一碗蛋花湯。

      又也許,只是一場夢。

 

      我是一個很常做夢的人,醒來還會記得夢裡發生的事。我常常會把故事(大綱)寫下來,所以總有很多題材可以寫哈哈。

 

      好幾年前,我曾經做過一個夢。很長很長的夢。在夢裡活了一輩子。不過,不如莊生夢蝶那般美好自在,我夢裡過的那一生非常慘。

      我,就是小環。

 

      夢裡,時空背景還是白色恐怖時期,我是大戶人家的私生女,從小到大被當作丫鬟使喚,吃了很多很多的苦,還被捲入豪門恩怨。後來陳府被滅門的時候,我被叫去鎮上買鞭炮而僥倖逃過一劫。

      可是,對我最好的若梅卻被抓去做替代羔羊,被槍斃了!

 

      大概是夢太長、太真,醒來之後,淚流滿面的我,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感受到窗外陽光的那一刻,我就決定,這輩子無論如何都得把這個夢寫出來。

      我一定要主角為若梅還有那些冤死的人討回公道!

      《老梅謠》就此孕育而生。

 

      曾經,夢裡面那種深深的無能為力,以及許許多多的遺憾和痛苦,終於在文字裡得到另一種結局。

      寫完以後,真的有種「心願已了」的感覺。

 

      十個月的時間倏忽即逝,不知不覺竟也寫了四十五萬字。

      所以,朋友們,看到這裡,請為自己鼓掌喝采吧。

      你們這幾個月已經看了五本小說囉!

 

      《老梅謠》雖然已經完結,但故事還在繼續。

      我自己也很期待「番外篇」、下一季的「玄幻冒險故事」和這系列的「外傳」。

      但是不會再有《老梅謠》這麼長的故事了,就算是「長篇」故事,篇幅大概都會抓50-60集左右。

 

      除了《老梅謠》系列,想寫的故事類型和題材還有很多,未來十年都不愁沒東西寫了哈。

      也許你們有天會看膩,但在此之前,陪伴你們渡過無數煩悶無聊的夜晚,都會是我的小幸運。

 

      那麼,話就說到這吧。

      大家晚安,下次見!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131

芳草

  

132

大赦九泉

  

 133

正氣長流 

完結篇

134

風雲再起

片尾彩蛋 & 後記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