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下.png  

 

      我叔公(阿公的弟弟)今年年初去世了,走時高齡八十三歲。

      退休前做的工作很妙,整天開著藍色發財車到處修理傢俱,車上的破喇叭還會不時播放「修理紗窗、修理玻璃、換玻璃」的叫賣聲,成為很多人童年記憶的一角。

      他們這種機動性工作不只是修理、更換傢俱、零件,也會幫忙回收傢俱、家電,工作內容比那句叫賣還多的多。

      叔公常幫客人把不要的傢俱、家電載去回收,有的時候賣的錢太多,還會不好意思拿,又回頭把錢交還給客人。直到現在談起往事,還是會被我阿公笑說不會做生意。幸運的是,他常常遇到好心的客人回包一些錢;有的很阿莎力,二話不說就拿一半的錢給叔公。那個時候的幣值比現在大的多,叔公就靠著這些賺來的十塊、百塊養家,一家四口日子也還過的去。

      也許是小時候受日本文化影響很深,叔公一直都有著「鞠躬盡瘁」的精神,一直都抱著「要做到站不起來為止」的心情工作。但是在他五十幾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不只不敢再做叫賣修理的工作,還突然舉家搬到馬來西亞投靠親戚,一住就定居在那快三十年。

      也許是有預感自己時日無多,直到最近幾年,叔公才有回來跟我們家一起過年。而他也在今年年假期間,在睡夢中安祥地走了。

      以前我阿公問叔公為什麼突然要搬去馬來西亞,叔公一直沒講原因,讓我阿公困惑了好多年。後來我們才知道,他當年不講、不回台灣是有苦衷的。

      以下就是他走前一晚,告訴我們當年發生的事。

 

===================

 

      「修理紗窗、修理玻璃、換玻璃~~~

      那天,我一如往常地早早開車出門,大街小巷地跑,四處找生意。到了下午,修完一戶人家的紗門,正要開車回家,在路上等紅燈的時候又被人叫住。

      我馬上停車,探頭出去張望兩下,看到旁邊一戶老舊平房的窗內,有個人正在對我招手。

      那人聲音沙啞,指著門口放著的冰箱說:「能不能幫我把冰箱載去回收?賣的錢都給你。」

      我當然點頭說好,就把車橋好位置,下車走到門口要搬冰箱。走近才發現,窗內的人戴著膚色的頭套,有點像是臉部燒傷需要戴的那種。雖然看不出五官,但從聲音、身型和穿著來看,應該是位年輕男人。

      那冰箱出奇的重,我一個人搬不上車,就對窗內的人說:「你能不能出來幫我推一下?」

      那男人說:「我行動不便。」

      我正在煩惱之際,稍早前幫忙修紗門的人家剛好騎腳踏車路過這裡。那屋主也是好心,就過來幫我把它搬上去。

      待冰箱固定好,我看看時間也快五點了,就趕緊開到就近的公共電話亭,打給回收場的老闆請他留個人讓我卸貨。那個時候還不流行什麼加班,普遍社會都是朝九晚五,時間一到就打卡下班,就連回收場也一樣。不事先打電話過去通知,晚點到那邊就只能碰壁了。

      回收場的人都跟我很熟,跟老闆又認識了幾十年,早就是老朋友了,他一口就答應會親自在那等我過去。

 

      冬天日落的早,蛋黃一樣的太陽眨眼就消失在遠方的地平線上,夜晚隨之到來。開往回收場的路有點堵塞,我邊聽著廣播哼歌,邊拍打著方向盤,心裡有點不耐煩,怕讓回收場老闆等太久。

      這時,我突然聽到一陣女人的啜泣聲!

      「嗚嗚嗚......」那聲音好像就在我耳邊。

      我心想不可能啊,窗戶都關起來的,怎麼會聽得到車外的聲音,而且這哭聲怎麼聽起來比車上喇叭還近?

      這時,我餘光瞄到後照鏡有個人影,立刻轉頭細看。居然是個半透明的白衣短髮女人飄在我車的斜後方!

      原本想說可能是車禍喪生之類的,所以才會出現在那個位置,但是後來車況變順、開離那裡以後,祂還是一路尾隨。雖然祂只是一直嗚嗚哭泣,好像也沒什麼惡意,但我還是開始有點發毛。

      我不停安慰自己,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祂可能是想搭順風車什麼的,應該沒什麼好怕的。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後,就繼續往回收場的方向開。

      一到回收場,拉起手煞車,再次看向後視鏡時,祂已經消失了。我心想祂大概離開了,也就安心下車,跟老闆一起卸貨,將要回收的家電、傢俱堆放在一旁。

      老闆察看這些家電時,發現當中有一台冰箱插電以後還有運轉聲,應該還可以用,但是冰箱門好像卡住了,打不開。他就想說,明早再找人來看看,就先拿了兩百多塊給我,跟我說光是這個冰箱就值一百五。

      當時的兩百塊是很多的,我盯著手上的鈔票,笑的甜滋滋的、心裡樂的很。可是轉念又想:光那個冰箱就賣一百五,自己全拿好像拿太多了,這一百五還是拿回去給客人好了。那個人好像臉燒傷,行動又不便,生活搞不好很辛苦。

      於是我又開回剛才那戶人家家門口,想把賣冰箱的錢給他。

      可是我在門外按門鈴、敲門都沒人理,就跑到窗邊去看。室內沒開燈,但是透過路燈,我看到裡頭有人在拖地,好像是打翻了什麼東西。看他穿著應該就是剛才那位託我回收冰箱的人沒錯。

      我輕敲玻璃,對他喊道:「先生,剛才那台冰箱回收賣了一百五,錢在這裡。你開門還是開窗,我拿給你。」

      那男人嚇了一跳,馬上轉身背對我,低頭說不用,那些錢全都給我。可是我覺得不太好,就堅持要拿給他。

      他又說:「我行動不方便,你把錢塞進門下就好。」

      我當下真的覺得很怪,雖然只有一瞥,但那人的臉明顯看起來沒有受傷,那剛才為什麼要戴頭套?而且行動不便怎麼還有辦法拖地?

      但是我當時趕著回家,又想說他大概怕我是壞人,所以不敢開門,就隨口說了句「好」,把錢塞到門下以後就離開了。

 

      隔天早上,我才剛發動車子暖車、準備上工,就馬上被人叫住。我往車窗外一看,是警察!

      我立刻跳下車,問他有什麼事。

      那警察問我,還記不記得昨晚要我幫忙回收冰箱的人長什麼樣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當時才剛睡醒,想了半天就是沒想起來,只回說:「沒什麼印象耶,男的吧好像。嗯,應該是男的。」

     警察好像以為我有所隱瞞,又問了我好多問題,但是我都沒能回答他。

      「好,那我知道了。」那警察沒再多說什麼,就轉身離開。

      雖然當下有點納悶,但是我很快就把這件事拋在腦後。可是到了晚上,我一回到家,老婆就要我馬上去警局一趟。

      她說,早上我出門沒多久,就有警察找上門,請她轉告我,一回來就去警局一趟,配合案件調查。老婆問警察發生什麼事,警察什麼都沒說。而且回收場的老闆也一直打來找我,又不肯跟她講找我幹嘛,害她焦急了一整天,還以為我開車撞到人什麼的。

      我也不知道警察和回收場老闆找我幹嘛,但猜測應該又跟昨晚那台冰箱有關係。果然到了警局,一位老警察又問我,記不記得昨晚要我幫忙回收冰箱的人長什麼樣子。

      我心裡覺得奇怪,就說:「不記得啊,只知道是男的。你們不是早上就問過了嗎?」

      那老警察很詫異地說:「哪有?我們早上去你家找你的時候,你已經出門了。」

      「不可能啊!」我一邊形容那警察的樣子給他聽,一邊環顧旁邊的警察,就是沒看到早上那位。

      「你在做夢吧!我們局裡哪有年輕的啦!」老警察揮揮手,認為我在胡說八道,又警告我:「你再亂講,我就把你抓起來關喔。」

      我覺得很冤,想再繼續解釋又怕真的被關,所以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後來老警察又問了我一些關於那位託我回收冰箱的人的問題,可是我除了收冰箱的地點以外都答不上來。最後要離開的時候,我忍不住又問那老警察,為什麼要一直問我那個人,那冰箱有怎麼樣嗎?

      老警察沒有告訴我,三兩句就把我打發走。我心裡很好奇,就到附近的公共電話亭打電話到回收場老闆的家裡,問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老闆還先支開他老婆、小孩,才摀著話筒告訴我,他早上請人來看冰箱的時候,一打開就看到一個女人的屍體,嚇的他馬上報警。警察追問他這冰箱哪來的,才知道是我載過去回收的,所以他跟警察才會一整天都在找我。

      我一聽到女人屍體,直覺就想到昨晚跟著車的女鬼,馬上問老闆那女屍長什麼樣。他的描述跟我昨晚看到的八九不離十!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那個託我回收冰箱的人長什麼樣子了!現在整件事回想起來,他跟早上找上門的年輕警察根本就長得一樣啊!不知道是我當時還沒睡醒,還是因為警察戴了眼鏡、講話聲音又不一樣,我當下完全沒有認出他來。

      「怎麼了?你怎麼問我那女的長什麼樣子?你知道她是誰嗎?」回收場老闆問我。

      現在越想越可怕,我拿著話筒的手有些微微顫抖,正想著要怎麼跟他講我昨天發生的事時,隱約覺得有個人在看我。我沒有直接轉頭過去看,透過電話亭的玻璃反光,我發現真的有個人站在斜對面的轉角看著我。

      就是昨天託我賣冰箱的那個人!

      「怎麼了?」回收場老闆又問了我一次。

      原本到了嘴邊的話,又再次被我嚥了下去。我頓了頓,回老闆說:「沒,沒什麼。只是在想說,會不會以前看路邊貼著的失蹤人口海報時,有看過那個女人。」

      我又隨口敷衍了他幾句,就掛上話筒。當下只想趕快回家,逃離那個人的視線。

      等到我把車停在家門口時,才又想到那個假扮警察的人不只已經知道我住哪,搞不好也知道我老婆、小孩長什麼樣子了!

      我越想越慌,總覺得那個男人會再來找麻煩,這個地方恐怕是沒辦法再待下去了。於是我當晚就趕緊聯絡馬來西亞的親戚,開始張羅搬家的事,沒幾天我就帶著一家大小搬過去。

      到了馬來西亞,我又託人把那個男人的長相畫下來,再寫下當時的所有狀況,匿名寄到家鄉的分局,希望能幫上些忙......

 

===================

 

      叔公告訴我們,後來那個男人果然如他所料,沒多久就被通緝了。可是叔公等來等去,三十年過去了,警察還是沒抓到他,當年的案子也還是沒破。

      我叔公總覺得是因為當時自己沒有即時提供線索給警方,所以警察才沒能在第一時間抓到人,也因而內心一直對那死者有著虧欠。

      他猜當年那個兇手沒被抓到的原因,是因為早就已經死了。

     至少,他希望是如此。

      他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為他當年在電話亭裡看到那個人的時候,那白衣女鬼就在對方的身後,惡狠狠地盯著對方看......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捷運百鬼夜行  

校園鬼話】   軍中鬼話 

異國怪談     日本怪談

軍中鬼話】   海中迷藏

科幻劇場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佛殺(老梅謠外傳)(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