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05龍隱.jpg  

 

      忘憂隨杜鵑回府上後雖止住了淚,卻是滿面憂愁,她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出來也不吭聲,杜鵑在門外說到舌頭打結也無動於衷。

杜鵑當然看得出來忘憂傷心,可是就是百思不得其解她為什麼這麼傷心。忘憂自從進了王家以後就一向表現的溫柔賢靜,但杜鵑知道,好姐妹骨子裡其實有股倔強和無比的堅毅,就算受再多委屈、吃再多苦,也鮮少掉眼淚。

這樣的她,剛才居然在大街上哭了!杜鵑現在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也不知該怎麼安慰她才好。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天的街道2from_taringanet.gif  

 

      下雨的時候,你能確定傘下只有自己嗎?

 

     終於來到期待已久的大阪玩,晚上就想到熱鬧的道頓堀、心齋橋一帶逛逛,想說逛完街還可以順便在那吃晚餐。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圓通寺.png  

 

葉德卿是陳山河一手拉拔長大的,兩個人亦師亦友,又何嘗不像父子?他知道德卿為情所苦,心裡也跟著難受,但是今非昔比,眼下東方山區尚有大患潛伏、蠢蠢欲動,他怎麼能讓德卿像小時候一樣花好幾個月的時間慢慢重新振作?

幾番思來想去,陳山河還是敲了敲隔壁房門,與葉德卿促膝懇談。勸他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請他暫時以大局為重,待大患除去,再來好好平復心情。葉德卿明白事情輕重,更不想陳山河擔心,便勉強裝出已經沒事的樣子。

陳山河回到房裡,在床上翻來覆去,竟鮮罕地睡不著覺。他感到莫名的心慌,總覺得接下來還會再出什麼亂子,而且恐怕還是出在自己徒弟身上!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鹿港老街.png  

 

「恩公的意思是說,」江大少爺猜測道,「有人存心讓三娘復活?」

「這還無法斷定。但我認為,她的墓應該有被動過。」陳山河對江家人說:「這樣吧,擇日不如撞日,明天一早就安排下葬。還有,府上是否能另派些人,隨我們一同去察探三娘的墓?」

江家人見高人竟願意再次出手幫忙,自然連聲答應,同時吩咐下人準備好客房讓兩人過夜,還豪氣地派人端出一疊大鈔和古董來答謝。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12迷霧.jpg  

 

不只葉德卿,陳山河也是一晚都沒闔眼,不過他不像葉一樣為兒女情長所苦,而是在思索三娘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清早,村民得知和美村裡大患已除,昨晚落荒而逃的人大都接連返家。

陳山河與葉德卿就在招待二人留宿的村民陪同下,再次前往江家。路上陳山河又向幾位村民探聽些事情,這些人聽說他與葉昨晚制服了飛殭,對他們既感激又崇拜,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將所知全告訴了他們,也讓陳對於自己的推敲結果有了更多的把握。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23陳府.jpg  

 

懸在半空中的三娘一臉怒容,杏眼圓睜地瞪著陳山河:「臭道士!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師父,你剛才確實講得太過份了。」葉德卿小聲地說。

「對不起、對不起,」陳山河嘻皮笑臉地說,「怎麼能說是熱臉貼冷屁股呢?祢臉早就涼到長草了吧?」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樓梯_階梯.png  

 

      傳說,晚上走樓梯的時候,千萬不能數樓梯,否則少算了一階,就會拿數的人去補!

 

      我以前念的國中是一所非常古老的小學校,聽說從日治時期就存在了,說它是古蹟都不為過。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殺5.png  

 

就在這個時候,村頭方向忽然傳來好幾個人倉皇的喊叫,聲音有男有女,但聽不清是在說什麼。從他們的腳步聽起來,應是朝村尾,也就是陳、葉的方向急奔而來。

負責帶陳、葉進村的男人阿旺聞聲,全身立即緊繃起來:「怎麼回事?」

「怕是有什麼變故。德卿,我們先去看看!」陳山河一說完,抬腿就已是十步之遙。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13逢.jpg  

 

江家老爺、老夫人原不想認這門婚事,一口咬定還沒拜堂,新娘就不算真的過門。但江三少爺是個信守承諾的男人,死活都要周三娘當妻子,受江家後人的香火祭祀。

其他江家人無奈之下,只得又趕緊安排冥婚再安葬,所以三娘的墳才會在江家墓一帶,墓碑上寫的也是江氏。

      陳山河心想:這些村民真是老實,村大夫李有財說周三娘是暴斃死的,他們就全信了,竟沒人懷疑李有財的話是真是假。但如果妖氣來源就是三娘,為何妖氣出現這麼多天,直到昨夜才暴起傷人?再說,不過是死了幾日,怎麼能有此等妖氣?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殺4.png  

 

深夜,一陣尿意來的又兇又猛,酒醉趴在桌上的李有財突然驚醒。

「不行了、不行了,要憋不住了!」他端起燭台就直奔茅房。

屋外,月光皎潔而清冷,田野間傳來規律的蟲鳴蛙噪,偶有幾隻野貓喵喵亂叫。晚風吹過,帶來草芳與稻香。這是鄉間再尋常不過的夜晚。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