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_Flo.png  

🌸 老梅謠四部曲

     🔴 版本差異      爆雷,慎入!

      1. 初版(一版) 相較於 草稿版

  ► 將第一人稱觀點改為全知觀點,避免視角切換的混亂。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對啊,我們是不是一直在同個地方打轉?這地下空間有這麼大嗎?」庫卡前面的雷歐也問。

「的確是進了迷宮,但不是在同個地方打轉。」隊伍最前方的吳常倏地停下腳步,「出現岔路了。」

      前方分岔成三條地道,看來都一模一樣,不過地上多了門檻。

「哎羅盤又失靈了。」阿凌有些慌張道,「進觀裡後,它就常常這樣亂轉。」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吳常忙將燭台卸下,潔弟接過庫卡扔過來的火輪遞給他。

他將火輪套上銅管後,思索道:北斗七星的斗杓隨著春夏秋冬指向東南西北。既然如此,火輪轉向也是順時針?

他邊想邊轉。果然,銅管如輪軸,火輪這頭一轉,另一頭也帶動了機關,牆壁裡馬上發出滾珠「咔啦咔啦」的聲音。接著,地底金屬齒鍊鏗鏗作響,整層地板都為之微微震動。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梅謠033無形的手.png

每個人一生中都躲不過的場合就是醫院和喪禮。

有些喪禮是辦在殯儀館內。聽說有些縣市的殯儀館從早上開門到下午關門,都是整天客滿。

不管是活人、死人還是鬼。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_貼窗戶_window.png 

      我是在外面租屋的普通上班族。

台北的冬天還是很潮濕,房子壁癌越來越嚴重,睡覺睡到一半常會有油漆剝落掉到我臉上,超噁心的!

跟房東反應過好幾次,他每次都找各種理由不處理,讓我越來越住不下去。反正租約只到三月,乾脆開始找別的房子吧。這樣過完年、回到台北就可以開始搬了。

利用午休時間在租屋網找了幾個合適的套房,就打電話過去約看房。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bed.png

      我跟妹妹雖然念不同間大學,但兩校離得近,所以一起租了間房,有自己的臥室,公共空間共用。

天氣越來越熱,趁著週末好天氣,我們打算把衣櫃裡的薄被拿出來曬太陽,結果兩條被子居然都發霉了!

沒辦法,只好買新的了。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椒圖.png

阿凌解釋道,龍生九子之一,各有所好。傳說中,椒圖形如螺獅,性格好閉、好僻靜,最厭惡巢穴遭入,故其形象常用於門上的鋪首銜環來鎮宅。

他講到一半忽然指著潔弟的手腕說:「妳、妳把藏星觿戴上了?」

「對啊,方便嘛。」潔弟一臉無辜地看著他。「幹嘛?不能戴啊?」邊說就邊把它摘下。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奇萊黑水_blog用.png

 

阿凌反射性雙手護頭,轉身就往大門跑;外頭的庫卡見樓要塌了,不顧危險又衝進廳內救人。

一聲轟然巨響,整棟歸真堂猛然垮下!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v_電視.png

=====以下人名皆為化名=====

大學的時候因為沒抽中宿舍,打算跟班上好友—宜娟一起合租,所以在學校附近看房。

學區內招租的房子大致能分三種。第一種是離學校超近的黃金戰區,但大多為頂樓加蓋,房子又老又舊、問題一堆,但永遠會是學生心中的首選。第二種是離學校較遠,但是屋況可能較好的中古屋。第三種就不用想了,就是我們這種窮學生租不起的房子。

我很有自知之明地知道自己愛賴床,就跟朋友專找第一種,也就是離學校走路不到十五分鐘路程的租屋看。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奇萊黑水_blog用.png

      凱下意識反手摸背包,心想:管他們是活死人還是什麼,找到潔弟就用炸藥把整棟樓炸了,就不信翻不出鑰匙。

道士們皮肉雖已腐爛,眼珠卻出奇完好,瞧見闖入的吳常手持瑤鏡劍,初時懼其威力而不敢靠近。隨即想起臨終前的畫面,誤將吳常認作陳德丹,昔日血海深仇全化為滿腔憤恨,立即一擁而上,定要將他碎屍萬段、啃吞入腹才能罷休。

有了先前對付屍猿的經驗,凱和金對他們連開幾槍都沒用,就與跳進來的庫卡衝上前一同揮刀迎敵。

吳常當然是很想抓幾隻蔭鬼回去研究,可眼下救人要緊,便毫不留情地將這些擋路的全部斬除。這是他第一次用瑤鏡劍,使起來卻奇異地行雲流水、得心應手。劍刃連帶劍氣都有殺傷力,他振臂一揮,就將半圈蔭鬼攔腰斬斷。

文章標籤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